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那一夜青梅遇煮酒

2020-05-20 18:29 作者:维扬之水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五月,一碟青梅,一壶煮酒。

烛影摇,色阑珊。

俯身回首,假意嗅青梅的娇羞少女,如今能暗恋谁呢?

早生几百年,或许最该暗恋的人是张岱。

富家公子,精诗书,喜交游,看戏观潮,河房画舫,烟柳香雾,最繁华热闹处有他;山寺禅院,精舍雅居,食其笋,品其泉,赏其石,观其花木,最冷落寂寥处也有他。(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豪富日聚友呼朋,听着红牙檀板,传食四方,金樽美酒的是他;举兵抗清失败,大江东去,浪花淘尽英雄,落魄时窜居山中,被两个老妾来往使役,担水挑粪的也是他。

当时有人暗恋张岱,那个烟视媚行的女戏子朱楚生发呆想他,问她,还不肯实说,胡乱几句应付过去

“楚生多坐驰,一往深情,摇飏无主。一日,同余在定香桥,日晡烟生,林木窅冥,楚生低头不语,泣如下,余问之,作饰语以对。劳心忡忡,终以情死。”

当时有钱人玩戏子是风气,楚生心气高傲,技艺精绝,沦落在下九流的位置,只能倾心于艺术的完美,尽心唱做,研究音律。拼尽能力,博张郎一顾。再怎么努力,却也无法与豪富公子张岱平等相。相知相识已难得,怅然愁闷之后,只能独自神伤。

楚生毕竟能亲眼得见张岱,我辈只能观其文,想其人,遥追其当年风采。这暗恋比她又落了一层。

不见,有不见的好处。

没有暗恋,就不会沉醉在思念编织的盘丝洞里,化身为难缠的蜘蛛精。

人有人的鬼主意,妖有妖的小秘密。

幸好,今生今世,没有张岱那样的人。多少痴情女子,可以静下心,安稳做自己喜欢的事,努力完善,争取活得像一颗圆润的珍珠,尽量做今生最完美的自己。

“啯啯啯咕,赶快布谷!啯啯啯咕,快快布谷!”

“唧唧,清米吉了!唧唧,清米吉了——唧!”

之交,树叶的绿与盛夏的不同,有一种淡淡的清新感。树下有人在卖黄中带点红的大酸杏。

杏与青梅,都是酸的。

文人笔下,杏帘招客饮,杏林济世长,杏花村在清明的疏淡雨滴里遥遥指望

青梅呢,最出名的都与曹操有关联。

东汉末年,曹操攻打张绣,那时路上没有卖糕和矿泉水的,士兵们估计随身带个大葫芦装水,走远路,水喝光,大毒日头晒的心慌慌,荒郊野岭的,士兵们口渴,走不动。

曹操那是谁?人精呀!脑子一转,编个理由,“小伙子们!前面有一大片梅林,里面结了许多青梅,又大又酸甜!”

听到的人想起青梅那个酸劲儿,不由的口中生津,脚下加快,一口气又赶出许多路。

再一个故事就是有名的曹操与刘备,俩人闲唠嗑,一壶煮酒,一盘青梅,说天下大势,最后曹操总结发言:“数天下英雄,就咱俩人!”

明末被暗恋的文人,除了张岱,还有一个,那就是冒襄。

据冒大才子亲自写的《影梅庵忆语》记述,他本来想娶陈圆圆,没打算纳董小宛,没想到圆圆被豪门夺走送京城了。董小宛呢,并无深交,还是三年匆匆见过一面,多年未见,此时小宛母死身病,被当地豪强客人欺负,欠了许多债,哭着喊着要嫁他,两次跟着他的船一走就是多少天,好言相劝也不走,撵也不走。

这事闹的,真是麻烦。还是钱谦益老头儿看不下去,后来出资帮董小宛还了债,据说那债券有一尺多厚,不知道欠的都是些什么钱。一个秦淮歌姬,日常花费如此之大,难怪小宛见到有名望有貌又有财的富家才郎冒襄会如此暗恋,这真是上天赐下的良缘救世主,不嫁他,又能嫁谁呢?

“试问闲情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想起古龙小说《楚留香》,身边常伴的三个美艳才女,苏蓉蓉擅长易容术,李红袖博闻广记,精通各派武功,宋甜儿厨艺高超,三人都不是吃白饭的,面对风流倜傥的楚香帅,依然是不自信还有点小嫉妒的,她们打闹时相互警告:

“不许一个人偷偷想念楚大哥噢!”

看来,能坐着发呆独自想念一个人,是极奢侈的行为,大多数人奔走劳碌,为最基本的衣食饱暖挣扎努力,暗恋属于精致的闲情,不是谁想做就能做到的。

活得如此黯淡辛酸,挣扎在基本生存的边缘,又有什么阳光灿烂能给别人呢?都只是简单的生物状物理性活着而已。于是,只剩下个暗恋,不打扰的悄悄想念。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iotbkqf.html

那一夜青梅遇煮酒的评论 (共 4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