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童伴儿(散文)

2020-06-22 17:09 作者:倚石老人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童年时代是无忧无虑时代,很多拉尿和泥的事儿虽不值得一提,但回想起来总觉得特别有趣,这些刻在记忆深处的“趣事”怎么都挥之不去。“老虎抓羊”是我们哪个年代玩得最多的游戏,听老人讲《熊娘家婆》也是百听不厌、最开心、最难忘的事儿。

七十年代的山区农村,十分闭塞,连收音机都很少见到,我们漫长的童年,男孩子多数都喜欢追鱼捉鱼。

记得我九岁的时候,与邻居张新臣逃学追鱼的事儿,好玩又好笑。他家与我家相距不足半里,他比我小两个月,个头比我矮,说话挺斯文,从不大说说话。我们都开始读小学三年级,可以说,每天都是他邀我一起去上学。学校搞“半工半读,勤工俭学”,上半年几乎天天的是劳动课,我们嫌累经常一起逃学。

张新臣家庭成分不好,到张家玩儿童伴多,都欺负他老实。他父亲是民间最有名的骨科医生,在接受管制,偷偷上门求医治病的人很多,口袋里零花钱不愁,生活方面比其他人家庭好很多。我家父母没有一技之长,只能靠工分吃饭,比他家差得远。

张新臣读书特别笨,打开课本就来瞌睡,因此不喜欢读书。他对书“保管”得很好,到放假时书本新得像刚领回来的样子,我怀疑他从来就没有打开过。我们兄弟感情好,在一起从不打架,玩得很开心,他总是粘着我“哥哥、哥哥”地叫。我为了“保持”感情不褪色,也和他同流合污逃避劳动课。

那天,我刚吃完早饭他就来我家,等我去上学。“今天我们不去读书!”他拍着鼓鼓的书包,悄悄地对我说:“我带来一些米,我们去野炊!”说野炊嘛,我们叫“打平伙”,就是他出一点东西,我出一点东西,做出来一起吃。这样“打平伙”我们不止一次,他家庭富裕,我家庭困难,他不从计较“平均”,每次都是他出大米、油盐什么的,我想办法弄菜。我想啊:读书也是去开荒种地,实在太累了,算是休息一天吧,就答应了。我对他说道:“野炊没有好菜吃没有什么意思,干脆等太阳出来了到溪边去野炊,你负责做饭,我负责捉鱼。”(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张新臣钓鱼技术不错,追鱼捉鱼同他读书一样笨,他只能搞后勤工作。我到水碾坝潭边,脱下衣服,穿着小裤衩去捉鱼,他在岸上找柴、垒灶、做饭,各司其职。水碾坝上的水很平静,像面大镜子,小杂鱼多得数不清。“红翅膀”个体不大,最大没有超过二两。致命的弱点就是胆子小,不善于逃跑,受到惊吓时随便找个地方藏起来。这种鱼不喜欢单独觅食,总是成群结队地游来游去,只要我发起攻击,小石头下面到处都是吓得半死的鱼,头钻在石缝里,身子露在外面。这时,我可以不慌不忙地捉,捉到一个用“鱼串子”穿起来,再捉另一个。我凭一根小竹竿,在水里插来插去,不消一个钟,很快就能追得一斤多“红翅膀”。我通常喜欢追“清一色”的“红翅膀”,这鱼很漂亮,骨头酥脆,味道鲜美。我觉得够吃了,坐在水里,靠着大石头,用手指掐破鱼肚,挤出内脏洗干净,齐齐码在石板上。然后,端着石板到岸上做饭的地方,把一只大瓷缸放进他带来的油,烧到冒烟,再将鱼一个个的放进去,再放几个干辣椒,加上水、盐一起煮。

我把小裤衩脱下来搓几把,铺在石头上凉晒,光着屁股守着瓷缸里的鱼。张新臣找来几个圆石板清洗干净做“饭碗”,石板极像蒸熟了的“甜荞粑粑”,摆在石头“桌子”上。他又去田坎边折两根黄荆树细条,剥去表皮做筷子,再把米饭盛到圆石板做的“饭碗”里。瓷缸里的鱼煮得泛白,水泡几次冒出来把火浇得“呲呲”响,差点被淋熄灭。见鱼汤里有散开的鱼肉渣子“随波逐浪”,估计也煮好了,退掉柴火,将瓷缸摆在大块方石上面,我们就围着“桌子”坐下吃饭,用筷子从瓷缸里夹一条整鱼,一口一条。这样做的鱼非常鲜美好吃,鱼刺很脆,嚼几下就烂了,不用担心鱼刺卡喉。

在太阳底下吃饭,我们两个都汗流浃背,特别是我,背上晒得发红,像火焰烫得焦痛。他夹一条,我夹一条,最后剩下的就是鱼汤。见瓷缸不烫手,我端起来喝一口,再给他喝一口,抹抹嘴巴,拍拍肚皮,仰着头说:“太好吃了!什么时候再做一次啊?”

吃完了饭,我们又去捉鱼,准备晚上给家人们吃。他到岸边找两条“穿鱼柳”做鱼串子,负责提鱼穿鱼,他跟在我身后,我抓到一条就给他串起来,他也控制不了激动,指指点点游来游去的鱼。我将深不过膝的水中石板摇动,黄刺骨、斑鱼受惊后逃出来,钻到另一块石头里,我就把手伸进石头缝里捕捉,不论鱼多大多小,我都能准确地抓到,从不失手。这样捉鱼没有追鱼那样幸苦,就是比较慢,耗费时间长。一直在浅潭里来回地找啊、翻啊、摇啊,大鱼小鱼、黄刺骨、斑鱼、桂鱼都有。等到学校放学前,我又抓到几斤鱼。为了公平起见,把这些杂牌鱼分类放在石板上,他拿一条,我拿一条,各自穿好,清洗干净,踢倒做饭的“灶”,各自回家做晚饭。

第二天,我们到学校读书,老师点名要我们站在黑板旁边听课,说道:“我们昨天上了两节新课,放学前你们谁背完就回去,否则,你们都陪我过。晚上我也没有菜吃,放学后给你们两个小时去追鱼,我们“打牙祭”!”

其实,我虽然没有去上学,在家只要有空就自学,早已学到前面去了,我记忆力也很好,课文读几遍就能流利地背诵,放学时照样同大家一起回家。他就麻烦了,追鱼没有本事,背书“难于上青天”,不论读多少遍还是一句都背不完整,留到天黑老师才放他回家。

正因为这样,他对读书没有一点信心,读完小学三年级就死活不愿读书,十二岁开始务农挣工分了。

2020年6月5日于珠海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inrbkqf.html

童伴儿(散文)的评论 (共 6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