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雨夹雪(原创)

2018-04-26 21:51 作者:沈家农民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半空中的雪”,这是一句俗语,意思是事情仅有那么点点说法,或者氛围,尚属虚无缥缈的影子,结果如何实难料定,大多最终不过冷雨敲窗,空欢喜一场。想来此俗语仅限于流行浙西一带。燕山雪花大如席,北方对于雪花不稀罕,每年大概如约而至,无需期盼。而更南边的地区,所谓“暖国的雨,向来没有变过冰冷的坚硬的灿烂的雪花”。从不见踪影,自然没了什么遐想。

浙西这块地方,恰处雪花南行界限,又加之北边一道千里岗山脉的屏障——这道山脉东北西南走向,形似一个大大的“√”,所言浙西便是在这个√底南端。因此,每年隆的雪花,大多被轻轻的一勾,勾到了门外。即便省气象预报“我省大部地区有雪”,此地常常就成气象上列外的“局部地区”。见了附近欢天喜地的大雪纷飞,这里却是淅淅沥沥的似雪是雨,人们总是有股恨铁不成钢的心情。所以又引出了另句俗语——雨夹雪下不歇。

冷飕飕,湿漉漉,左右不是,上下不成,不痛不痒;远处高山顶上隐隐约约分明是白晃晃的雪,近前还是稀里哗啦的雨。这日子让人沮丧懊恼。所幸每当这时已近年关,人们忙碌于准备年货,雨夹雪里日渐飘荡浓郁的年味,聊以快慰。

杂七杂八的年货里,做豆腐算是农家一项不大不小的事。豆腐是过年不可或缺的,油泡不可少。这豆腐虽说是素菜,可在困难年代里平常百姓家的餐桌上是难得一见的,确乎是一道准荤菜了。做豆腐属于一门手艺,并非家家主妇都做得了的。农民小时候村里有个老婆婆是公认的好手,每年雨夹雪的日子里,东家西家都要好言好饭的请老婆婆,亲临指导把关。母亲磨豆常常要叫农民打下手,母亲推磨,农民蹲在凳子上,一勺一勺将和着水的豆子添于磨眼。这活不累,有点烦,加快加慢加多加少,要紧随着磨盘转速而调节,尤其水量多少还要适中。否则不是稀了便是太稠。至于豆浆后来如何成了豆腐,农民至今不甚明了。因为这个过程似乎颇有些神圣的神秘。只见老婆婆烧柱香,口中煞有介事的念念有词,然后赶走嬉闹围观(其实是巴望着喝碗豆脑)的孩子们。而原本借着看热闹想学点技巧的女人们,见了赶孩子,也就知趣地悻悻然避开了。不知过了多少时辰,要掀开盖着纱布或围裙的大木桶察看究竟时,老婆婆是要好好净手,神情是格外肃穆,决不许孩子们在旁吵闹。远远看老婆婆拿跟筷子,往装满豆脑的木桶里轻轻的插------筷子直直的竖着,一圈人便如释重负的舒一口气,接着嘻嘻哈哈的说笑了。老婆婆自然光满面。倘若那筷子忽溜一下沉没豆浆,一圈人唰一下大惊失色,呆若木鸡。这时如果有哪个不识数的孩子惊叫啥的,必定是要成了她们众矢之的讨伐训斥的。

豆脑冻不成豆腐,便成了一桶“雨夹雪”。母亲是尤为伤心的了,这不仅仅吃不成豆腐,似乎也隐含着某种不吉与不祥。也因此一家人整个过年似乎都会有着一股隐隐的不快不安。实际上人们置办诸多年货,除了备足实用,还图个喜庆欢乐,更寓以吉祥如意的寄托。(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在老家,打小起如果哪家孩子惹祸或不用心做事,父母要说的一句口头禅便是:“盼你一碗冻,别是一桶水”。每每听了这话就情不自禁浮想起那桶“雨夹雪”。

邻村有个同学,严格说是学长的学长了,大农民许多岁。之所以同学,是因为他从恢复高考起就一直参加考试,屡屡不中,后来插到农民班里复习,直到有的同学去读大学了,有的转战别的行业,他还在复习。说他“屡屡不中”那也不准确,因为每次不是刚好分数线,就是少个一两分。如此成绩吊着胃口,以致磕磕碰碰拼了7、8年。一个时期乡亲提起他就称“半空雪”,或者引以为戒的教训孩子“雨夹雪下不歇”------记得高中毕业20年同学会时他还是参加了,相隔多年再见,一些没有上大学的也颇有成就,而他确实很是老年闰土了,让人不胜唏嘘。

欲雪还雨,最难将息!身处没完没了的“雨夹雪”,时常会有“心忧炭贱愿天寒”的纠结。

不管怎么说,一句俗语“半空中的雪”,是透示了这里的人们自古就是期盼着下雪,期盼痛痛快快下一场雪的,瑞雪兆丰年嘛。

1999年12月应邀去台湾。大约在圣诞的前两天,突然预报要下雨夹雪,这对于台北来说是十分稀有的事,可谓举城亢奋。果然,媒体连篇累牍报道阳明山的雪景,蜂拥而至的赏雪市民,完全堵塞了山路,许多人是连上山,彻夜“候雪”。当时大为感慨,觉得看个雪景要是这么个劲头,这在大陆那是连天都能看到。那天在台北故宫前的广场上,寒风凛冽,台北气温是极少有靠近0度的,由于措不及料,没有备冬装,有点寒意,但似乎热得有点出汗。因为彼时,正值澳门回归,台北故宫博物院搞了一个澳门香港历史文献文物专展,那真是人山人海,摩肩接踵,络绎不绝。在这个人堆里挤来挤去不由得大汗淋漓。尤其在相关历史条约原件的展厅,更是水泄不通。尽管参观者礼让有加,但偶然还有小孩被挤得大叫。走出故宫博物院才舒缓自如,所以就索性走在广场任由雨淋。被这一场“雨夹雪”淋得,那真叫酣畅淋漓了。

作客联合集团,记不清是竹园还是素园或什么园里,总裁王效兰女士(台湾报业巨头王惕吾女儿)侃侃而谈,滔滔不绝。具体说了什么,于今迷糊。但她抑或受了当日天气触动,幽幽说了句“东阳是要下雪的”。一时心惊。知道浙江东阳是王惕吾先生的故乡。晚上参加台湾东南八省老乡会宴请,农民一行去了五六个,迎接我们的却有百多人,而且基本都是七八十岁以上的老人。这些老人在风雨中赶来,说起故乡说起雪,无不泪光莹莹。在那个预报说“雨夹雪”的夜晚,他们喝着酒唱着歌……

此后的每个雪或雨夹雪的夜晚,偶尔就想起台北那个夜晚的一幕。不知汪将军、朱将军,还有已经忘了姓名的老人们,如今可好?只此一见一别,恍如隔世了。

近来气象早早预测,这回雪是肯定要下了。其实一入冬“朋友圈”隔三差五就下得“千里冰封,万里雪飘”了。偶然点点“朋友圈”,也偶然脑子里会一闪——这“朋友圈”似乎也有点“雨夹雪”的意味。觉得很奇怪,自己咋会有这样的念头呢?明明两者毫不搭界。

这哪跟哪啊?嘿嘿,反正闲扯。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inprkqf.html

雨夹雪(原创)的评论 (共 7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