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初夏的雨

2018-05-16 20:23 作者:江北乔木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时令刚刚进入季,就铺天盖地地下了一场大,这是入夏以来的第一场大雨。听雨、观雨后我在想,夏雨,是诗人心中的情,是画家手中的笔,淋漓尽致,挥洒自如。夏雨也牵动了我的思绪,我的思绪便随夏雨前行,在沙沙咆哮的雨声中,我独享这份美丽,一会儿倾盆,一会儿淅沥,飘荡在字里行间里。

夏雨,没有雨的温柔,但不会粗野;没有秋雨的缠绵,但不是没有情趣;没有雨的忧郁,但不会矜持。夏雨总有自己丰富的内涵,兴致勃勃,气势滂沱,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在你来不及想的时候,它就来了,在你刚返回家的时候,它又走了。真是这样,楼下的一对夫妻出去晨练,刚走出小区不远,就被密集的大雨点赶了回来,他俩刚赶进楼道,雨就停了,雨停得简直连一个雨点都感受不到,这就是夏雨的特点。

我躺在床上隔帘听夏雨,窗外的雨声“哗哗”的,雨声掩去了许多嘈杂喧嚣,平添了许多诗情画意。雨点敲打着地面、敲打着外墙、敲打着窗玻璃。或急或徐,或刚或柔,调节着我的心绪。倾盆瓢泼哗哗响,山呼海啸雷声鸣,使我心潮澎湃。我边听雨便想,我悠闲地躺在床上听雨,这不正是一种精神享受?听到的是一种雨声,品味的是一种意境,享受的是一种心情。我此时仿佛听到的是冥冥的天籁之声,一如上帝发出的阵阵回声,又像是天地间美丽雄壮的交响乐,弹奏着的是一曲曲生命的壮歌,热情而奔放,此时的我已身不由己,我感悟到了静听夏雨之妙处,陶醉之情,溢于言表,我沉醉在床上隔帘听雨里。

从沉醉中猛醒,一骨碌爬起,匆匆穿衣,仿佛带着使命似地走到楼梯口,楼梯口上方不时飘来滴滴夏雨,亲临现场,感受生命的真谛,在楼梯口边观边听,乃另一种听雨的方式,别有一番情趣,更能听出毫无遮拦的来自大自然的雨意。我听到了猛烈的雨点敲打在电动车上盖着的雨衣“啪啪”声,这是用来接送孩子的电动车,雨声仿佛在说:“盖好了,别淋湿了电动车,耽误接孩子。”;我听到了雨点打在电动三轮车上发出“砰砰”的声响,这是帮做生意的儿子拉货的三轮车,猛烈的雨水洗却了昨日的征尘,夏雨让三轮车焕发了新姿;我还听到了雨水“哗哗”地落到地面的声响,这是夏雨带着使命,冲走了往日的污垢,给小区的人们带来一个清新美丽的夏天

我凭栏窗前观夏雨,这雨确实来得猛,来得及,来得酣畅淋漓。只一会儿工夫,见楼下的地面就湿漉漉的了;再一会儿工夫,低洼处就有一个个水湾了。目之所及,小区里摆放着的几十辆车都被这场雨冲洗的异常清新,原来有灰土的,被冲洗掉了,原来就很干净的,被雨水冲洗的更干净了。再看对面楼上的太阳能热水器、空调外机、窗玻璃、墙体,都被这场夏雨洗了个“澡”,一切都是崭新的。正在观雨,只见一辆灰白色轿车在倒车,忽听“哧”的一声,冲过小水湾,驶出院外,这大概是冒雨外出办急事的,其它都是静悄悄的,不,还有“哗哗”的雨声,正是这“哗哗”的大雨把人们挡在了家里,冒着这样的大雨能出去干什么呢?

据我所看到的,夏雨所带来的大多都是有益的,也有极少不利的,前几天院西边的栅栏上才开出的一朵朵鲜红娇艳的花,就被这场夏雨打得不正气了,失去了一道小风景,只是给极少数人带来怅然若失之感,而比起夏雨给人类所带来的大利、大益来,这又是何等的微不足道?夏雨对人类是有恩的。(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雨哗哗,情切切,百姓心里有话说。前几天到丈母娘家去的时候,听大舅哥说:“现在天挺旱的,我浇地的时候,浇着、浇着没有水了,我也不愿再等了,还剩一点不浇了。”我听后便说:“老天爷已经知道了,这两天打个喷嚏就行了,不用你再操心了。”这不,老天爷确实打了个大喷嚏,就来了一场大雨,不只是大舅哥不用担心那一点没浇着的地头的事了,周遭的庄稼都不再旱了。

躺在床上隔帘听夏雨、走向楼梯口听夏雨、凭栏窗前观夏雨,都不如我儿时的听夏雨、观夏雨,我的思绪又随窗外的雨声飞回到儿时的屋檐下、田野里……每每夏天来临的时候,我喜欢站在屋檐下听雨,因为夏天的雨能给人带来酣畅之感,似乎还有那么一点闲情逸致,我沉浸在雨中,很悠闲地听雨,动感的雨点“噼噼啪啪”地敲打着院里的葡萄树、苹果树叶子,发出的是“沙沙”的声音,还不时地敲打着倒扣着的铁水桶底部,发出“砰砰”的清脆悦耳之音,置身于夏雨中的我,听着雨点敲打盆盆罐罐的声音,不禁联想到了“大珠小珠落玉盘”的诗句。

我还喜欢站在屋檐下观夏雨,雨下大了的时候,从屋檐上流下了一道道晶莹剔透的雨水,流成了一条条雨帘,一如一条条玉的门帘,煞是好看,再看地上的雨水,已流淌起来,天空飘落下的雨滴敲击着地上流淌的雨水,如同一只只小船,大自然演绎出这么美妙的景致,儿时曾冒雨追逐着飘摇的“小船”玩过,那是何等的奇妙有趣。我还站在屋檐下看着我家被雨水淋的湿漉漉的黑狗往家赶,我看着一只只淋湿了鸡毛的公鸡、母鸡往窝里蹿,好一幅灵动的乡村鸡狗归家图。

偶尔在乡间田野听雨,儿时的夏天,我和小伙伴们常常到老家一个叫“割长沟”的地方割草、拾草,每遇下雨的时候,就躲到一个小石桥下,听着周遭的田野里雨打玉米叶、高粱叶、杨树叶的声响,雨大的时候,听起来“唰唰”的声音,感觉很畅快惬意。偶尔还能听到大雨落到周遭水库里的声音,那是一种震撼之声,现在想来,令人回味无穷。

窗外的雨还在下着,我的思绪随雨飘飞着,我仍在遐想着夏天的雨……

乔显德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igmrkqf.html

初夏的雨的评论 (共 8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