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征文/农家喜饮幸福水

2018-07-30 21:30 作者:老夫子(熊自洲)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八年前,独居乡下的老母托人捎信,要我回家安装自来水。我二话没说,第二天早上急忙赶回家,把延伸到门前的分管接到家中。不久,老家和城里人一样吃上了自来水,清澈的自来水像山泉哔哗地流进百姓家,流淌在农民的心田里。

   我家住在市郊一个偏僻的小山村。古往今来,祖祖辈辈吃的是井水。所谓井,并非人们在影视剧中看到的老井、古井,而是在塘边挖的一口简陋的土井,大约一丈深,取水的地方用条石彻成台阶,周围用土筑成堤与塘水隔开。一遇干旱,村里人吃水就成了问题,乡亲们早早地起床排队,在几近干涸的井里一瓤一瓤地舀,大半天才能打上半桶水回家。下大时,上涨的塘水溢过土堤与井水融为一体,浑浊不堪,既不卫生又不安全,人们挑回家要用明矾沉淀二十四小时后才勉强能用,缸底可见厚厚一层黄褐色的沉淀物。

   水是生命之源,万物之本。日常生活中每天离不开水,如果没有水,人类将无法生存。那些年,人们为了吃水,吃尽了苦头,乡亲们不管是刮风下雨,还是冰天地,都要到离家几百米远的井里去挑水。记得儿时,父亲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挑水,每天早上要挑三、四担水,才能满足家里洗衣、做饭,烧开水,有时还要挑一担水备用。为减轻父母的负担,哥哥姐姐在很小的时候就接过父母的扁担为家里挑水,刚开始,他俩力气小,挑不动,就用水桶抬,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从未间断过。

哥哥姐姐长大后,在生产队干农活,挑水的重仼自然就落在我的肩上,我没有水桶系高,挑不够,就用脸盆端,用小水桶提,一盆盆、一桶桶地运回家,两只胳膊累得抬起来都费劲儿。后来,个头长高了一点儿,便用水桶半桶半桶地挑,沉重的水桶压得我步履满跚,像个醉汉似的一摇三晃,半桶水荡回家也就所剩无几了。虽然中途歇了几歇,但稚嫩的肩膀还是被磨出了红红的血印,有的地方破了皮,生疼!

   时光任苒,一晃凢十年过去了,儿时挑水的往事历历在目。长大后,我离开乡下,在集镇上安了家,再也没有挑水了。但乡亲们仍在为吃水发愁,尤其是年长的,像我母亲一样的独居老人,吃水就成了最大难题。我只好隔三差五地抽空回老家,帮母亲把水缸挑满,脸盆、脚盆乃至坛坛罐罐都盛满水才精疲力尽回到自已的小家。(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如今,村里人再也不用为吃水犯愁了,乡亲们只要在家里打开水龙头,白花花的自来水就喷涌而去,洗衣、做饭都很方便。村民吃上干净、卫生的自来水,幸福的日子越过越滋润,大家由衷地感谢改革开放给咱老百姓带来的实惠!

2018年12月10日《江报》四版副刊刊发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ifaskqf.html

征文/农家喜饮幸福水的评论 (共 6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