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我是骄傲的野草

2019-09-24 14:13 作者:闲话少说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风过处,我闻见了自己的体味,那是一股青草的味道,是泥土、腐叶和露水混合发酵又经太阳烘烤后形成的味道。苦涩中带一丝微甜,土腥气中掺杂着树叶的清香。

我是一株小草,是只要有一撮泥土和一丝露气就能生存的野草,是世上最卑最贱的生物。

当我刚露出地面时,我渴望长成一株参天大树。我知道只有参天大树才能最近地触摸到高远的天空,看到更远的风景,喜雀、苍鹰乃至凤凰等百才会在上面筑巢和起落。同时,按庄子的说法,如果是一株有用的大树,则可以成为栋梁或者被雕琢成精美的物品,假如因果实而“有用”,还将得到精心的培育和丰厚的养料。即使毫无用处吧,也将因“无用”而长生不老。

野草却没有这种幸运。人们只在意大树和鲜花,谁也不会在意野草,他们不知轻重的践踏着它,从不会对它产生一丝怜惜,更不会给它一点点照料。牛羊啃噬它的叶,鼴鼠损毁它的根,只有蝴蝶和蜻蜒偶尔会来给它一声问候,只有野兔和蟋蟀把它当作朋友。烈日下它寻不到一点荫凉,暴中它得不到一片遮挡。秋风一起,它便开始枯黄,等待它的要么是镰刀,要么是野火。它顽强而卑微的生存着,无声无息,无欲无求,但当狂风来临时,人们却要求它如大树和岩石般坚挺,否则就是“风吹二面倒”的投机和动摇,遭到谴责和嘲笑。花儿呢,是美人的大笑。文人不是将美人笑得恣肆笑得失态比喻为杨柳拂风花枝乱颤?树叶在微风中摇曵则是壮士的柔情,在狂风中摇摆更是英雄愤怒的呐喊。

但我最终却长成了一株野草,我的基因决定了我只能长成野草,命运安排我只能成为一株野草。

我长成了野草,我便明白了自己是一株野草,我不能和花比美,也不能和树比高,更不能奢望得到诗人的赞美和园丁的照料。但我不甘心就这样被忽略,不甘心被牛羊和鼴鼠毁掉。我要用我卑微的方式昭示我的存在,要让人们明白,总有一个时候,我比鲜花和大树更加重要。(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于是,我从不嫌恶和挑剔任何可以落脚生根的地方。我向往肥沃的土壤,在大树下,在花园中,在田埂上,我见缝插针的生长,蓬蓬勃勃,神采飞扬。在荒山野岭,悬崖峭壁,在岩石缝中,茫茫戈壁,在蝇蚊糜聚臭气熏天的沼泽地烂泥塘,我也无怨无悔的扎下深深的根,长出瘦削苍劲的叶,发出营养不良的暗绿色的光。

我也不放过任何一点可以汲取的营养。假如有幸能依傍大树和花丛,我便贪婪地仰头承接它们叶缝中漏下的雨水和阳光,长得根深叶壮。假如生长在瘠地穷壤,我就象蝉一样餐风饮露,靠着土地中那点稀薄的养分,依然能给大地披上一层暗青色的绿装,虽然不象精心侍弄的庄稼那样青翠碧绿,也没有大树那样挺拔雄壮,但我自有我的风骨,犹如农夫黑红的脸膛和手背上暴露的青筋,质朴,糙砺,甚至丑陋,却充满力量。

于是,第一缕风刚刚拂过,寒冷的季节还没完全过去,除少得可怜的常绿树木外,所有的树枝还光秃秃的时候,我便露出了星星点点的青涩面庞,小心翼翼地装饰着荒凉的地面。一位细心的诗人在一个初春细雨的日子,发现了我的存在,“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一句欣喜的吟哦,让我第一次抢走了大树和鲜花的荣光。而当树枝开始发芽的时候,我早已如水漫地,悄悄地洇绿了原野,洇绿了山冈,洇绿了所有容许我生存的地方。我可以是长在岩石缝中的孤零零一丛,也可以形成浩瀚的草原,我可以是只能刚好没过马蹄的浅草,也可以深密得将所有生物隐藏。当成为无垠的草原时,尽管我依然保持着内心的卑微,无意中却形成了震慑人心的力量。我向大风弯腰致意,天地间便起伏涌动着无边的绿浪,在绿浪上象泡沫般漂浮着的是成群的牛羊。此时,百花只是我们的点缀,莽莽森林也开始谦逊,不再对我趾高气扬。

我是卑微的野草,所以无处不在;因为无处不再,我便自卑得从不敢大声宣示我的存在。直到一场持久的伏旱,一场不期而至的狂风暴雨,我才猛然觉醒:我是一株野草,但是是值得高傲的野草!

很久很久没有下雨了!肆虐的烈日烤干了小溪,河流变成了病态美女的细腰,那些娇生惯养的庄稼变成了秋天的枯草,花儿们大树们低下了高贵的头颅,耷拉着曾经嚣张的枝条,如风烛残年的老人,随时都可能枯萎和死掉。只有我!野草,尽管风尘满面,依然傲然挺立,在滚滚热浪中展示生命的蓬勃和高调。不管烈日多么的张狂,一微薄的露气,就又能让我在第二天冲着它露出轻蔑的微笑。

当狂风裹胁着暴雨泼天而降时,陆地仿佛沉陷,大地尽成泽国。滔滔浊流如自地心喷薄而出,从山上,从干涸的溪沟,从四面八方汹涌而来。在没有我严密覆盖的地方,瞬间天塌地陷,遭到灭顶之殃!花儿们被狂风连根拔起,大树被拦腰斩断,那些被人们精心呵护的奇珍异卉转眼玉殒香消,精耕细作的良田变成了掩埋农作物的坟场。此时,只有我!野草,和我的兄弟们一起,手牵着手,根连着根,紧紧地将脚下的土地牢牢抓住,不挪动一寸地方!虽然狂风将我们扑倒在地,虽然暴雨和洪水将我们一度埋藏,但暴风雨稍一停歇,我们轻轻一抖就甩掉了身上的污泥浊水,昂然而起,重新站直了脊梁!

望着那些曾经的千娇百媚变成遍地狼籍的尸骸,听着那些曾经的伟岸挺拔轰然倒塌,我放声大笑!我挺着柔弱的脊梁,舞动纤细的手臂,向世界宣告:我是野草,我骄傲!

我骄傲!我也是天地精华的凝聚,而且只需要清风玉露,只要有一撮泥土,就能成就生命的强悍和妖娆。

我骄傲!蓝天之下都有我落脚的地方,我既不羞怯于进入城市的园林,也不耻于流落到秃岭山冈;我不骄傲于站立在高高的峰顶,也不哀叹没落到深峡低谷;我不羡慕那些被精心照料的生物,也不与他们对立故作清高。我既能孤独地生长在戈壁,在旷野,也愿意在田埂上大树下,冷眼旁观他们的优越,甚至借得他们的一丝荣光,听鸟儿们在高高的树枝上歌唱或者聒噪。

我骄傲!虽然我没有七彩的艳丽,没有阿娜的身姿和伟岸的体魄,但我通身充盈着生命的原色,世界正因为这原色而存在和美好。蜻蜓、蝴蝶在我肩上偶一停歇,画家和摄影家就为之倾倒,而清晨一颗露珠在我的叶尖滚动,人们就感到了静美的世界原来如此美妙,而那颗滚动的露珠里竟然包含着整个太阳,于是宇宙就在我的指尖上跳跃。

我骄傲!尽管我的身躯如此柔弱,一只蜂儿也能让我禁不住的晃动,一丝微风也会让我左右飘摇,但牛羊吃不完我,烈日晒不死我,狂风拔不掉我,野火烧不尽我,那些娇气的生物十分惧怕的害虫似乎也不惹我,我只是随着季节枯荣和轮回,我与天地同在,与山川大地同老!

于是,我站在山冈上,站在乡间的小路旁,站在戈壁,站在草原,站在世界的东方,对着太阳,对着月亮,对着大海,对着四面八方,我以朗诵诗歌的音调,以母亲唱催眠曲的柔情,以狂风暴雨般的山呼海啸,向世界宣告:

我是一株野草,是不死的野草!

作者:刘成友,重庆国企职工,工作之余,码字以为乐,文字散见于多个微信公众平台。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iacpkqf.html

我是骄傲的野草的评论 (共 9 条)

  • 紫色的云
  • 宋文甫
  • 淡了红颜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我也不放过任何一点可以汲取的营养。假如有幸能依傍大树和花丛,我便贪婪地仰头承接它们叶缝中漏下的雨水和阳光,长得根深叶壮。假如生长在瘠地穷壤,我就象蝉一样餐风饮露,靠着土地中那点稀薄的养分,依然能给大地披上一层暗青色的绿装,虽然不象精心侍弄的庄稼那样青翠碧绿,也没有大树那样挺拔雄壮,但我自有我的风骨,犹如农夫黑红的脸膛和手背上暴露的青筋,质朴,糙砺,甚至丑陋,却充满力量。
  • 雪儿
    雪儿 推荐阅读并说 推荐
  • 浪子狐
    浪子狐 推荐阅读并说 欣赏新作,点赞、荐读!
  • 闲话少说

    闲话少说谢谢各位老师关注,望不吝赐教!

    赞(0)回复
  • 闲话少说

    闲话少说谢谢各位老师关注,望不吝赐教!

    赞(0)回复
  • 闲话少说

    闲话少说谢谢各位老师关注,望不吝赐教!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