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绿之“生”

2020-03-31 15:02 作者:王小玲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窗外是满眼的绿,新建的小区靠近柏油路是一大片草地,其间矗立着尚未开枝散叶的香樟、梧桐等落叶树,路两旁是人工绿化带,路对面是一个叫“樊家庄”的小村庄,从五楼望去,只见农舍屋顶隐现在村庄浓密的绿里,以致我从未看清房屋的整体模样。

因着窗外这份绿,我便有了欣赏绿之变奏曲的幸运。万物肃杀的寒,灰头土脑间依然散落星星点点的青绿,总有些生命力极其顽强的青草,终年绿着,所以我的视线里从未有过彻底的荒芜。

二月,一场杏花过后,那新绿明显多了起来,大有将耷拉着的一片枯败侵占之趋势,但严寒负隅顽抗,枯败依然残留,间或还会卷土重来一场春,让人担心那鹅黄娇嫩的绿能否抗得过这突如其来的冰冷,会不会被击得粉身碎骨。但是,你看,这无比娇嫩的绿啊,在春寒料峭里绿得越发明媚,似乎连这雨,这雪都被她点亮,冬雨时的阴冷灰蒙早已散尽,天空湛蓝,空气清新,心情大悦,不由感叹着生命的力量。

等到三月乍来,不经意间,又发现窗外的绿越发温润。起初黄绿相间的地毯,几乎全是活泼泼的绿,鹅黄褪去,深绿未来,这该是怎样的绿啊,嫩嫩的,软软的,想着掐一把,该会流下多少绿的汁儿,可是谁又会忍心去掐一把呢?似婴儿娇嫩的肌肤,你只能轻轻抚摸,却不能有半点的用力。而一直以来按兵不动的梧桐树,早先枝头擎着的小小芽尖,居然已经长成了一个袖珍版的小手掌,许是太嫩的缘故吧,那叶子绿中带白,上面还有一层毛茸茸的绒毛。她早已积蓄一冬的力量,只等春风把他们唤醒,不久,我们这个叫做“梧桐苑”的小区,梧桐树定然是枝繁叶茂,绿荫蔽日。而终年常绿的香樟,枝头绿中带红的嫩芽已是密密麻麻,大有残叶落尽新叶争春之势。对面村树掩映的“樊家庄”,远远望去,柳色深绿,花光红艳,疫情解除,勤劳的留守老人是不是早已荷锄在田间了,因为他们的土地已是桃花红杏花白菜花黄。

春日到,万物生,家中老人每日里盘算着荷锄开荒播种,他们遵循节气,在生生不息的土地里撒下季节的菜蔬,待到他们破土拔节,那又该是一个怎样的肥红瘦绿呢?人,是该顺应自然,在季节轮回中坚守自然之道的。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hxebkqf.html

绿之“生”的评论 (共 7 条)

  • 浪子狐
  • 王小玲
  • 散漫山人
  • 倚石老人
  • 倪(蔡美军)
  • 一抹阳光
  • 魏兵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