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长寿在乡村

2020-09-13 18:02 作者:芙蓉莘莘学子+  | 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我老家有个活了115岁的老人,我们叫他“满满(方言,满满叔父之意)”。他有两儿两女,最大的女儿外嫁蒋家冲,四女外嫁千里之外,儿子都在本地。老人一生勤劳俭朴,生活幸福,是村里的典范!八十岁以上,一日三餐,洗衣服都是自己搞定,还坚持自己上山砍柴,儿孙们都劝不住。老人家每年都有政府给的老人补助,不愁吃、穿、用,只是自己生活习惯了,不想给孩子们添麻烦。

在他的心里,儿孙们的担心是多余的。六、七十年代,养活四个儿女,让他们衣食无忧,是很困难的,但他挺过来了,没事人一样,何况现在国家政策好了。他常说“你们管好自己的儿孙,不要气我就行!你们敬我,我懂,我吃好睡好你们就应该放心了。”淳朴的语言,子女们谨记,孝顺,顺着老人就好,老人安好,子女放心。

他的儿女都很孝顺,特别是两个儿子,都争着接他到家里,但一辈子劳动惯了的他,死活不答应。子女们觉得老人“顽固”,其实老人家是为孩子们着想。到儿子家里去,自己不自由,孩子们跟着受累。一个人想吃啥就做啥,想干啥就干啥,上山砍柴也不是累活,只是力所能及,挺好的。儿子们感受到了父亲执着,没办法,只能有好吃的时,给他用大碗装一点过去。听说,他的儿子们看到父亲没牙的嘴吃着肉,特别欣慰。后来还在乡里乡亲面前说,“我的老身体那叫一个好,一大碗肉不出一个小时,通通干完!”

老人年轻时候,在农村犁田,他是一把好手,从没听到他“耗赤耗赤”(方言,赶牛声)的声音,但牛儿总是很听话,一个劲儿的往前拉,一亩田,不出2个小时,弄得干净利落。大家都赞扬他能干!所以他在队里的总是满工分,十分。他做事麻利,不拖泥带水,在我们心中就是能干!也许,人都是那样,总会有些人看不惯他的作风,所以总在后面说他的坏话!说什么“称能干”之类。领导们不理时,多嘴的就把“莫须有”的事情说得像真的,领导没法,只能现场去看。记得有一次,他刚刚犁田回来,赶着牛儿回去,多舌的人就去组长那里告状,说他大清早不让牛吃草,就拉着牛犁田,想饿死牛……这一类话说了一大堆。结果组长去牛栏看时,牛栏里堆了好多青草,那是他五点多钟起床给牛准备的“早餐”,多嘴婆无语,被组长狠狠地骂了一顿,她很无趣,畏畏缩缩地走了。后来听他讲,牛在半饿的时候是最勤快的,我也不知真假,就是一听而已。但他犁田时,对牛脾气的了解是无人能及的,到今天我仞然感到奇怪!

他的妻子早逝,就靠他一人养活四个孩子,艰辛自然不用多说。后来分田到户,担子更重了,他一个人扛着五个人的活,每天只见他早出晚归,从不停歇。为了改善生活,他带领儿女们开荒种柑橘树。八、九十年代,柑橘还是比较值钱的,在他的带领下,就栽了几十亩冰糖橙,在那时,冰糖橙那时候都卖一块多钱一斤,几十亩地,年年都是几千斤冰糖橙,在八九十年代,绝对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看到他有收获了,我们沈家溪组,大家纷纷把荒山、油茶山改成柑橘园,那种开梯硰(方言,“shā”,梯形旱地。)的日子我是深有体会的,暑假里,有时半三更都在挖。我的父亲就是这么执拗,他总认为,比人家起的早就是好事,一辈子,毫无成就,没钱花,就是那样!我不想鄙视自己的父亲,但事实的确如此!其实,我的老娘一直在不自觉地做着很多事情,一切都是为了我和哥哥。我一直内疚着!(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由于我的班辈在村里是比较大的,虽然和“爱满满”相差几十年,我仍然叫他“满满”,他的勤劳是我无法忘怀的,都在记忆中!

在他最后的几年里,很多人都认为他稀里糊涂,他又栽种了很多优种茶树和板栗树,人家不认可,认为是败家!可结果他栽种的茶油树果粒粗大,是杂交品种,要施肥,出油率高,还年年挂果丰盛。板栗树年年丰收,人人眼红!但就是不知道板栗怎么储存,这对于他,还没来得及考虑,就已经仙逝,后辈无法得知,但他肯定有方法。他的眼光看得远,是我们沈家溪的模仿。

我的老娘就学着他那样,把我孝敬给她老人家的钱,全部买了油茶树、柚子树、板栗树、杉树。如今,能栽树的地方都栽了!她老人家总是为子孙后代考虑,如今柚子树每年都有几千块钱的收入,不用自己摘,老板自己安排人进柚子园摘。

杉树已经成林,今年才去看了,直径都有20公分左右粗了。附近几十年前的老杉树一人抱不来。我曾经劝老娘,自己卖了,有钱,可以安度晚年。但她却说:“这是留给你和你哥哥的!”其实我要什么呢,我只要母亲过得好,哥哥过得安!但我有什么能力接受母亲这份沉重的爱!但妈妈的话语有时候就是这么简单直接,总是对儿女那么信任!我爱母亲,绝对不是喊口号!母亲在那么不清楚的时候总是顾着我和哥哥,这是我一辈子的应该报的恩啊!母亲啊,我和哥哥都把您放在心里!

茶油树去年才栽种,还小,今年回家,老娘还一直念念不忘她栽种的茶油树,我心里担忧。总念叨施肥和除草,有时没法子,只能陪着她老人家去施肥,除草。我在现在不明白人老了是不是都是那样了?有时候我在想,老人家什么时候能为自己考虑一下?我的老娘辛苦一辈子,每次看到她,我都是眼泪不自觉地流!

在他去世前,板栗熟了时,半夜三更,打板栗还不回,儿孙担心,他老人家,没事一样,还把儿孙骂了个透,呵呵!

生活一辈子,也不是一切都那么完美,爱满满在老年时候,特别是超过90岁后,也糊涂了,有时候经常做错事情,那是没有办法的。偶尔把尿拉在床上,偶尔自己把饭烧糊了,这些都是常事。儿孙们心疼,又要接他,但他还是很固执。儿孙们没法,只能暗暗地照顾他!不求其他的,只愿他安度晚年!

也许回顾起来,老革命,就是硬朗,都那么大的人,依旧如此,我敬畏,我爱之,什么话都是多余的,只有不多见的语言“您太厉害了!”

太多的语言不想多说,人间真爱永在!我们从来不缺!但我知道,孝仍在,爱永远流传,默默地流传着,可能有人不信,但我相信,爱永远在!我愿意这种爱一直在人们心里,愿这份爱永在人间!

作者:冰鸿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hwdbkqf.html

长寿在乡村的评论 (共 2 条)

  • 浪子狐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散文网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