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博客自传】星团以外的暗物质在吟唱

2019-07-15 06:40 作者:博客自传第一人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星团以外的暗物质在吟唱

———— 许多事情不在笔记里记载就都在心里挥之不去而记下来的玩意儿,却是忘的一塌糊涂 ···

陈抟一睡八百年 —— 那天我特地问明白父亲他说是这个名字。这是我们兄弟小时候的玩具经常把它浸在盆里灌水再尿出来玩,至少是清代文房四宝的配件是研墨写字需要滴水的小泥壶,却是陈抟的造型很安详不睁眼歪在一块石头上而且睡衣很宽松因此现在想来算是件文物,当然也算家产却都被老二趁早下手偷偷转移到自己家里还摆在书柜里装腔作势包括我的牛津英汉大词典,这里我特别气氛的是在老大把“祖业”翻建霸占成自己财产之后老二还一番吃亏折本的样子好像不公平,其实家里的古玩字画都被老二非法侵占也是霸占的盗窃但他还以为大家都不知道就也是把全家人当半昏,赚便宜还卖乖最令人气愤因为至少老大还有协议还自愿签字还投资完成也算在明处虽然一样很龌龊 ··· 其实像我们贫下中农家庭有点玩意儿也是祖上的赠送却,分不明白就亏了我狗逼没捞着。

赞助学金:这个事件我不太清楚再问父亲也不敢承认。因为母亲生前承诺我女儿考上大学就会给学费而且是每年都给因为,母亲知道我经济条件差许多这事父亲也知道因此,女儿被录取后我是专门来跟父亲印证过没有任何问题。过些日子我记得跟女儿说你爷爷答应赞助你两千块学费,这事最好与你妈妈一起亲自去拿。随后我妻子与女儿回老家拿钱并看望告别我就没去,意想不到的意外父亲一下子变成“资本”方面的出资人身份,表情语言一下子严肃起来还有苛刻条件而且,依照现在父亲的口才那会儿更会巧舌如簧就一路追杀我是如何在老大公司的劣迹斑斑罄竹难书,就全是大哥的一面之词而且记忆深刻不可改变但最后更加奇葩的天外伤害老昏头的不明智是,你说你当着我老婆孩子的面大讲特讲你儿子她们丈夫父亲的不是本来就有失公平自降身份,却到最后还不过瘾的兴头上耍光棍还当面指责儿媳妇不去工作就如大哥的疯话他养着我们全家人的概念 ··· 你说我老婆孩子就为两千块钱被老公公当面数落还要忍气吞声还要给他面子 ··· 这事多年后我妻子女儿才跟我说明白我女儿还记忆犹新这是多大的伤害?难怪父亲在孙子辈里也被瞧不起的为人虽然父亲在武功方面做了很多义工被惦记但,我当时要知道这事我一定会把钱悉数给摔回去,你个为老不尊偏听偏信不公道其实后来我也很佩服妻子的做法没有把事情闹大也算顾全大局。(这事想起来我就一肚子火就算前文有提也要再次澄清)

萝卜大盐:这事更有意思大哥的热处理公司还跟贩私盐的有勾结我就见过深来一车私盐像做贼小心,因为淬火池需要还有盐炉单看外观就跟小时候的食用盐一模一样大哥也说是但,不知为何被现在强行宣传成工业用盐是不是纯商业目的因为,现代盐业公司还在精制盐里添加防凝结剂却是剧毒而且谁晓得你过不过量。我记得大哥新公司被我建成搬迁过来的第一个天,大哥主动建议我买些青萝卜回来咱有大咸菜缸一层萝卜一层咸盐这些人习惯吃咸菜,到了冬天你不给他们准备咸菜就吃不下饭去就没劲不愿意干活。其实我感觉这算额外福利的一部分开支对公司职工算好事当然马上行动因此,买回两大编织袋萝卜大哥一看就上前凑就盯着我嫌弃动作按部就班不解恨因此,看到我洗萝卜就很烦就快了萝卜不洗泥呼啦倒进去一袋子,看到我放进缸里萝卜才小半一勺一勺撒盐不过瘾就亲自抱起这大半袋子盐呼啦全部投进去而且,把我朝边上一别拉再一袋子几乎全部投进咸菜缸不用摆排而且又叫职工从后车间抬来一袋子大咸盐,我看的那个视角就如盐的泥石流就如溃坝的盐粒子洪水一下子让到缸口边没了青萝卜的踪迹,就直看得我口干舌燥极力想想那些萝卜的感觉以及好像在我心上撒盐的滋味 ··· 既然你是好心给职工的福利,又为何如此不解心头之恨?你想齁死他们啊?你买盐不花钱吗? ··· 最后我记得大哥还说:先杀杀,杀杀水,过几天把其余的盐再加上 ··· 后来的印证果不其然,大哥就是你越害渴他就越是给你盐吃的人物。药不死你也要齁死你,羞辱死你。

北京小蜜:这话说的根本不是大哥公司来的北京小蜜却好像又是,前文该是也有提到却又不紧凑或一笔带过因此,我是感觉有必要系统下说明白。先说这位女主角是北京郊区的人物而且刚离婚分得男方财产几十万却,稀松平常的面部武大郎般的身高穿着打扮也不入时虽然整体看上去不很恶心但,我是没跟她搭过几腔的好像还被她看不起就有点北京味儿的声调。她是奔着网聊朋友来撒气的味道那会儿正处于所谓的“空床期”一个半口子老婆哪里受得了寂寞而这一边,就是前文提到跟我们老板讨要黄色网站的那位也是大哥的前跟班而且被大哥当成黑涩会来供养以便随叫随到而且,我最后在福能无能的日子他还被大哥密谋策划安插进我的传达室与我分床共眠好像与我摊牌的来个黑涩会,吓唬我要我知难而退要我落荒而逃要我一败涂地我就咨询老二他就给我打气说:你别拿个吊捏个当个屁,他算个吊啊。我记得那天夜里我还跟这位大哥的银样镴枪头有过交谈他也算混社会的老江湖我说:老大要你来跟我纠缠吓唬我,我跟你说,我现在什么都不怕,我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我什么都没有我怕谁 ··· 他就说:你说俺师傅叫我来,我能不来?其实他也没帮我什么忙,我就是跟他干的时候对我不错,你放心,犯法的事咱不办,你们是亲兄弟,我是外人,别看现在有仇,说和好也就一句话的事,有事还是亲兄弟啊 ··· 后来这事不了了之你说就这位社会渣滓地痞流氓但也算混点名堂有些手段那会儿,特别时兴私人网上聊天室的鬼混就不知如何与北京离婚女人勾搭在一起,这女人该是看见了这位小城市的土包子就高大威猛该是急眼了心焦腚痒痒就急速赶来相会解渴。这位山东大汉有老婆也管不了他也不在乎道德可以想象一顿狂操,不把这小骚娘们抽死几次而且直到把她操的服服帖帖不走了不走了就想在这里住下等着没事挨操玩而且,还把自己的私房钱拿出来五万块倒贴给这野汉子也不知真假他的吹,这事还把老板大哥给馋的长吁短叹你看看人家耍了娘们还心甘情愿倒贴钱我想再看看你,赔了夫人又折兵不说还把自家给弄得里外不是人更把大家弄得四分五裂 ··· 再后来那些冲动过去习惯了激情不再新鲜就被安排进来给大哥当打字员大哥也不敢有想法,所谓“朋友”妻不可欺但大哥却从心里根本没把他当朋友还跟他的时小姐争风吃醋的比较说:他的水平也就到我大腿这里 ··· 后来这女人被家人劝阻回去继续生活过日子再成家 ··· 市场开放的社会人很自由就像狗,走到哪里交配到哪里,无所谓!(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签到打架:这件事肯定是我因为不好意思没有被记录在案事件还要追溯到以前,也已临近我与大哥矛盾爆发点的位置但他的婆娘还没掺和进来虽然与她无关。事情源自于大哥要加强企业管理该是在一阵人员进出风波之后的报复心,他要求我监督夜班人员必须在零点以前签到上班晚一秒就算迟到扣钱我记得为此我问过他,他就死要面子继续强调夜班一共三五个人他就怕旗杆下面误了操虽然几乎都在院内宿舍住。这里不知道老板是想演戏给我看考验我还是我的执行力不灵活不会两面三刀欺上瞒下好操作,后来我的总结类似的体制下极其需要弄虚作假因为玩的习惯也可以完成工作还满意职工和领导但,我却不会如此操作还认为你不实在他签完到再去干其他你也是干瞪眼不是吗?而且我是极力主张人性化管理就一个屁大的公司而且本来就很不好找人干活你说你有必要吗? ··· 因此在后来一次具体执行中我也是憋着气(这里再强调下我的夜班睡觉时间,根本就是休息时间不能叫睡觉因为仅仅签到就要在零点完成,还要他们吃饭呢,还要入睡呢,还基本每天凌晨四点多起床呢 ··· 就每夜综合休息时间三小时多点?),我是瞅准了办公室内的时钟并为准在桌子上放着签到表,其中那夜有一位二十几岁的小年轻留着长发他出来的不晚,还路过看了看却没有在乎他以为晚不了签到但我却是就在干这个因此,零点刚过我就给他记上了迟到他一看当然不满意就开始跟我吵吵,我们开始争吵起来没有人来劝架但最后不知是感觉自己面子没有被记住或给足或一时兴起记起来想当年,上去抢先跟他动起手来但四十多岁的我哪里还是年轻有为小伙子的对手仅仅力气就不足而且,人家还是给了面子没有趁机下手揍我但我还不算完不泄气又随手抄起一把椅子并举过头顶,小伙子见状就跟我绕着桌子转圈我也撵不上干着急还嘴里骂骂咧咧其实我是生气,你说你早起来不先签到就早晚拖拉的完了一分钟不到还抱怨我不公平欺负你,其实我是最想替打工仔说话的人因为我本身也是这身份而在背后因为此事没少跟老板吵吵,而且许多矛盾都是因为我跟大哥意见不一致的公司管理他就想也只会拾掇职工 ··· 事情发展到很激烈的程度才有安排完工作的车间生产主任段师傅前来解围我心里那个气,许是段主任比我会操作就当着我的面说他的确是过了零点才来签到因为,这要依照办公室的时间为准他也不再坚持我也稍稍宽了点心 ··· 后来我就想许多这是何必,两边得罪人两边不讨好自己还生气而且,他要是认定我故意欺生或外地人万一他把我打了如何是好?幸亏小伙子还知道轻重没敢对我下手不然有我好果子吃而且,随后我还想过明天把这事告诉老板我的大哥要他替我做主不听话因为,打仗亲兄弟但后来又仔细想了很久还是不告诉的更好很多因为,大哥很可能要的就是这个结局这就是他设计的套路就等着给你们处理问题做思想工作因此,明天我去告状他就会都叫来分别谈心谈话然后再给我们王八四十鳖四十的中庸和稀泥因为,他是想作梗丛生给自己捞好处因此想要得到他偏袒我就要送礼因此,最后我决定没有把此事告诉大哥老板后来这小子在公司又干些日子就走掉了 ···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htppkqf.html

【博客自传】星团以外的暗物质在吟唱的评论 (共 5 条)

  • 心静如水
  • 从余东风
  • 雪儿
  • 诗心云卿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