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老榕头

2020-03-26 10:14 作者:河马  | 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我的朋友老榕头,之所以冠以老字,是一种犹豫,也是一种尊重吧。他很孤单。身边没有小朋友,也没有配偶。只有我这样一个没有根的过客,时不时探望,默默对话,尽管我们彼此都没有动作表情?声音是有的,鸣和摇曳,弯曲和落叶。有时,我会走到他的身后,猜测他身前的光荣,和移动的步骤。但更多的时候,我一个人跑到四层高的天空,与之平等相待。寂寞是微不足道的,就像一阵微风,摇曳一下意树,和它的空枝。疼痛也微不足道,经年累月,伤痕像年轮一样强壮。有时语言更像是空气,透明胶般复制一下绿色的忧郁?噢,老榕头,百岁尤有盼头!他的怀抱,不仅仅是一个鸟巢。他的朋友,却只有一个小老头?我,作为朋友,不能分享他的烦忧,也不会给他的不朽加油。有时惭愧,父亲是侠—无人乎树下—我的却很夹。

2020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htebkqf.html

老榕头的评论 (共 2 条)

  • 浪子狐
  • 烟雨流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