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李先生的大年初一

2020-02-18 19:21 作者:燕燕轻盈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李先生的大年初一

早上六点,李先生和平常一样准时起床。和平常又不一样,他今天起床后不是直奔楼下的药房,而是径直来到大门口点燃早就准备好的“大地红”,清脆的鞭炮声顿时响彻了整个山村。一会儿后,村里陆陆续续地响起了此起彼伏的鞭炮声,新年的第一天就这样正式开始了。这是所有村民一直坚守的传统,三十晚上团圆炮,初一早上迎新炮,家家如此,年年如此。

李先生是一名行医整整50年的老村医,出生在一个饱受传统文化熏陶的家庭,他爷爷的爷爷是清朝时期秀才,靠开私塾养家糊口,到他爷爷这一代时家里已是远近闻名的先生世家了。先生,是中国农村最受欢迎的一种职业,中国人的观念,生要排四柱,死要看风水,生可以将究,但死必须讲究!于是,从小就跟着爷爷学习诗书礼仪易经八卦的李先生自然成了“先生”。李先生十六岁挎上药箱当了赤脚医生,从此以医生的身份行走于乡间50年,大家还是习惯称呼他“李先生”。

放过鞭炮,李先生来到药房,打开电脑开始每天的第一项工作:完善村民的健康档案。李先生是村卫生室主任,也是卫生室里唯一的一名医生,六年前,当镇医院把这间废弃的乡医院作为村卫生室交给他后,他就和老伴住进了这里。在这间条件相对优越,设施相对完备的村卫生室里,李先生除了看病,还要负责村里三千多名村民的保健服务。高血压、糖尿病、精神障碍、结核病、孕产妇管理、0-6岁儿童管理等,都是他的工作。这位头发花白的老人每天用两个食指敲打完资料后就开始熟练地整理药房,准备接诊工作。通常天一亮,就有人陆陆续续赶来看病,每年节前后是胃肠道疾病和感冒的高发期,今年也不例外,只是今年受“冠状肺炎”的影响,看诊的过程显得格外严格一些。

八点过一点,一对夫妇抱着一个三四岁的孩子来了,孩子上吐下泻的一看就是吃坏了肚子。李先生拿出体温枪和血压计迅速给每个人测了体温和血压,然后给孩子把脉看病,打针喂药,整个过程麻利有序。临走时,他给每个人送了口罩,叮嘱他们回家后不能出门,注意卫生。就在这时,有个年轻人用摩托车载着一个妇女来了,还没停稳车就大叫起来:“李先生,我妈胃痛得不行了”,李先生赶紧跑出去,和年轻人一起把妇人扶进了治疗室,开始为她治疗。病人慢慢多起来了,他们很有礼貌地排队坐着,等李先生测体温、测血压、发口罩,按轻重缓急给他们治疗,只是库存的口罩不多了,到处都买不到,这让他十分焦虑。

中午十一点过,送走排队等候的最后一个病人,李先生赶紧去厨房扒拉了几口饭,饭菜是老伴准备的,已经热了几次了。吃过饭,他背上药箱,简单给家里交代几句,骑上摩托车出门了。村里回来了八个从湖北打工回来的村民,他要每天上门去测体温,督促他们居家隔离并宣传防疫知识,这几个人分住在村里不同的组,全部跑完至少需要两个小时,为了能有效的安排时间,他还要顺路给电话预约的、行动不方便的村民看病,所以每次出门,他都要背上满满一箱药物。(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今年的天气真是怪得出奇,在这个以“鲜花、碧水、阳光”著称的南方小城自武汉疫情爆发以来就没见过一天太阳,昨,居然还下起了大,此刻,山顶上还覆盖着皑皑白雪,天空中还飘着毛毛细。李先生骑着摩托车行走在湿漉漉的村道上,家家户户大门紧闭,路边的蒜薹田里也空无一人,他心里倍感欣慰也倍感忧伤。欣慰的是所有村民在这次疫情面前表现出了巨大的责任感和团结心,他们主动学习防疫知识,主动监督身边人隔离,主动捐款捐物送往疫区,主动申请当志愿者参与到封村封路工作中去,可以看出这几年的各种教育活动是落到了实处的,大家的素质是实实在在提高了的。忧心的是,本村人多地少,没有经济作物,更没有工厂企业,所有村民的收入全靠外出打工,这疫情后的影响会波及到每一个以打工为生的家庭,新的一年,如何是好?

思索着,车子来到四组小丁家,小丁是在腊月底到家的,在他离开湖北后两天,武汉就宣布封城了,在接到居家隔离的通知之前,他压根就不知道疫情已经扩散到全国了,为了让大家放心,他主动在大门口贴了字条:“家里有从湖北回来人员,谢绝大家来访”。李先生敲了门后,带着口罩的小丁马上打开了大门,热情地把他迎进了屋。和另外几家一样,小丁家里到处都打扫得干干净净,堂屋门上贴着宣传资料,屋里屋外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消毒水味道。李先生认真地给小丁和他们全家都测了体温和血压,讲解了防疫知识,嘱咐他们一定要隔离满十四天,期间有任何问题一定要上报,小丁全家感激不已。

两点以前,李先生给八位返乡人员测完了体温并上报到了镇医院。接下来,他要去五组的一位孤寡老人家里,老人患有严重的哮喘、风湿,生命已快走到尽头,李先生已帮他选好墓地,计划着等过完年找人帮他把坟修好。李先生曾当过十五年的村长,村里每家人的情况他都了如指掌,在移民搬迁调整土地时,他特意给村里几个孤寡老人预留了坟地。今天,他给老人检查了身体,开好了三天的药物,又烧好水照顾着吃了一道药,嘱咐他天气寒冷不要关电热毯,临走时,老人拉着他的手久久不愿松开,在这个老人的心里,没有比李先生更亲近的人了。数十年间,他医治过的病人无数,送走过的老人无数,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村里道路不通时,他甚至充当了村里接生婆的角色,村里有上百条生命在是他迎接下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总之,村里人的生老病死,都少不了这个老先生的帮忙。

李先生回到家里时已到下午饭时间,他没有和家里人一起吃饭。几十年来,李先生出门都是吃百家饭的,因为只要到饭点,村民们总要千方百计留他吃饭,今天也是如此,他又在途中吃了别人家的团圆饭。再说,卫生室里又坐满了等他的病人,他很快又投入到繁忙的工作中去了。

晚上八点,李先生终于送走完了今天的病人。老伴帮着开始打扫卫生。这间村卫生室上下两层,光楼下一层加上院子就三百多平米,每天晚上打扫卫生也是一间很重的工作。打扫完卫生,时间已过了十点,这时,他才记起该吃药了。就在两个月前,他半夜心肌梗塞被送到县医院,抢救了几个小时才捡回了一条命,后来在华西医院做了心脏支架手术,现在,仍在康复期。

这就是李先生新年的第一天,也是他50年职业生涯中极平凡的一天。我常常想,五十年的时间到底有多长?五十年的时间可以长到让一个国家从贫穷落后走向繁荣富强,也可以长到让一个民族摆脱愚昧无知走进现代文明,甚至可以长到让一个家庭从一代繁衍成三代。可是,在李先生身上,五十年的时间又似乎很短,短得让他来不及走出山村半步,来不及回忆人生就这样白了头发,垮了身体,一天又一天,把每个明天都重复成了昨天。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hrkbkqf.html

李先生的大年初一的评论 (共 4 条)

  • 程汝明
  • 淡了红颜
  • 浪子狐
  • 巴吾其仁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