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电视剧《生存之民工》(下)

2020-03-27 09:41 作者:独自行走  | 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陆长友是另一个有些悲催的人物。

老陆是扬州人,一提到扬州,人们都会想到“瘦西湖”,想到“烟花三月下扬州”,想到隋炀帝的行宫,想到富甲天下的盐商,想到连同南北的大运河,想到扬州的蟹黄包,想到扬州的茶馆和澡堂,总之,扬州风光旖旎,景物柔和,人文地理俱佳,让人神往。

老陆身材粗短,心思活泛,有着南方人特有的精明,一口扬州话更是说的莺声燕语,抑扬顿挫,在一众粗粝的河南话,山东话为主的农民工里格外突出。当其他农民工都回老家麦收时,老陆因为怕谢老大拿到工钱卷款而逃留了下来,名义上是帮忙,实际是监督。

当然,存了此心的不是一个人,留下来的还有好几个工友,随着工钱迟迟拿不到手,他们的生活也陷入了困境。但这难不倒老陆,他是扬州人,扬州推拿天下闻名,老陆就是其中翘楚。就在其他工友找不到活干,穷困潦倒时,老陆凭借这一手绝活,很快在洗浴中心成为头牌。

老陆的不幸在于他有一个温婉贤淑,秀丽可人的女人,这女人不像是个农民工的老婆,倒像个大学教授的妻子。为了给儿子挣学费,老陆和老婆同时来到这座北方城市打工,老陆去了社会最底层的工地,老婆则去了一户有钱人家里当保姆,而这位有钱人偏偏是个情种,很快便上了她,并打算将她明媒正娶。

老陆的悲剧就此拉开序幕。(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当老陆无意中发现,经常来按摩的一个客户居然是她老婆的主顾,而且还给他戴了绿帽子时,老陆,这位因为讨要工钱处处碰壁,经常被保安连推带搡,连踢带打,尊严被践踏到尘埃里的老实人起了杀心。他从工地找来一条钢丝,想趁他再次来按摩时勒死他。

机会来了,但老陆却下不去手了,那一刻,他手哆嗦着,眼神呆滞,泪流满面,心如死灰,并不是所有人都敢杀人的,老陆知道自己这辈子完了。

工钱要不回来,老婆又被别人睡了,现实如此操蛋,还让一个老实人活不,老陆大醉一场,忽然想喝药死了算了。

剧中有一个情节很让人伤感,大倾盆之,老陆爬到工棚前一铁架的最上端,旁若无人的唱起了家乡小调,围观的民工都目瞪口呆,那一刻,老陆疯了。

谢老大是另一类人,他就像犄角旮旯里的一颗小草,被人践踏,被牛羊啃食,被火焚烧,但只要一场雨过后,总能又顽强的伸展腰肢,浮出地面。

谢老大原名谢富贵,河南人,小个子,好动,精力旺盛,一双小眼睛滴溜溜乱转,本分中带着狡黠,憨厚里透着精明,是农村里的能人,按他自己的说法,走过南,闯过北,去过新疆,上海和北京,如今又来到了东北。

谢富贵既不富,也不贵,天生一劳碌命,老婆离婚,儿子铁蛋得了肾病,几天不透析就没命,谢富贵自己经常自言自语,生下来就是为儿子打工的,偿命的。

谢老大带了家乡二百多号人出来打工,活干完了却拿不到工钱,工友们和他讨要,他和工地老板要,老板张彪是个烂人,地痞,只是负责工地监工,上面还有大老板,大老板没钱,他也只好能赖就赖。

为了要回工钱,谢老大一遍遍去找张彪,甚至不惜陪他打麻将,输钱给他,但结局是注定的。一无所获的谢老大在工友们的催促和铁蛋病危的两面加攻下,急火攻心,崩溃了。一个晚上,他一人独自喝了两瓶白酒,回到工棚耍开酒疯,这一段是整部剧里最精彩的。

晚上的工棚,是工友们一天里最放松的时候,洗漱完毕,都躺在床上休憩,谢老大瞪着被酒精刺激的通红的双眼,踉踉跄跄的走了进来。工友们戏谑的问他,谢老大,喝了几瓶了?谢老大攥着还剩一半的酒瓶子,兴奋的笑着说,两瓶,工友们一下起哄开了,两瓶,还八瓶哪!谢老大看他们不信,用地道的河南话,开始了自己的内心独白, “火车不是推的,牛皮不是吹的,我谢老大当这个工长,是全世界第一,要当好这个工长,首先,要学,要学会被人踹,被人打,被人骂,————像我,喊张彪爷爷,我说,爷爷,你给我钱吧,我那铁蛋都快死了,张彪,他不管,他们,心狠着哪”,说到最后,笑腔变成了哭腔,一屋子民工都沉默了。

不得不佩服老一辈艺术家的造诣,谢老大的扮演者马少骅,简直把一个无权无势,只能求人看脸的草根农民演绝了,嬉笑怒骂,皆是本色。

最早关注他,是在警匪剧《铁血警魂》里饰演的一个公安局副局长,性格有些懦弱,见了局长总是点头哈腰,惟命是从。衣着有些邋遢,,裤腰带总是不太管用,时常用手提提裤子。后来,他摇身一变,在《走向共和》里饰演孙中山,气度顿时升华,凛然正气,风度翩翩,英神俊朗,判若两人,一个好的演员,是能跨越阶层,跨越年龄,饰演截然不同的角色的,这需要天分,需要悟性,马少骅做到了。

杨志刚是剧中为数不多的年轻人,是新一代农民工的代表,他背上没有老一代农民工的负担,也没有他们的猥琐和懦弱,他生性不善言辞,但性格刚毅,不畏强势,敢爱敢恨。

杨志刚爱上了一个二人转女演员,女演员也喜欢上了他,本来是天作之美的好事,结果却被同样看上这个女演员的混混大飞所不容,多次惨遭他们的毒打。为了让杨志刚免遭毒手,那个二人转女演员忍痛割爱,断然离去,远走他乡。

没有了爱情滋润的杨志刚生活失去了目标,他茫然的生活着。

为爱情所困的还有薛六,他的悲剧在于爱上了一个不该爱上的人,王家才的妹妹家惠。这是一个长相俊美,身材苗条的女人,也是一个一心想脱离农村,过上城市生活的女人,她明知道薛六喜欢她,但却宁愿去卖淫也不理会他。她也有自己的苦衷,她想要的薛六一个也给不了她,薛六能给她的,她却不怎么稀罕。

一个农村里走出来的,没有文化,没有根基的女人,想在城市生活下去,又不想受苦受累,除了卖淫真想不出还能有多少出路。我记得上世纪九十年代末,祖国大地到处是洗头房,洗浴中心,夜总会啥的,不知道那些女孩子最终能去了哪里?现在想来,她们也有三四十岁了,到了为人母,为人妇的年龄,不知他们的命运如何?

黄渤演的薛六真是出彩,那一头有特点的长发,一笑露出牙床的槽牙,一口带着浓浓蛤蜊味的青岛话,一出场就自带光彩。

薛六他本性善良,性格外向,爱唱歌,爱和工友打闹,爱开玩笑,是一个很阳光的男孩,他碰见家惠时,家惠还挺着就要生产的大肚子,食宿都没着落,薛六一根筋的爱上了她,全身心的去帮助她,为此,不惜偷拿了哥哥薛五锁在木匣子里的叁佰元钱,帮她住宾馆,帮她住医院,并一次次去医院照料她。

薛六的哥哥薛五的演出同样精彩,这位光头,身高体壮的山东大汉,却有着一颗慈父一般的心,他对薛六发自内心的真情让人体会到了山东人的憨厚本分,都说长兄比父,长嫂比母,如是也。剧中有一段表演格外风趣,薛五为了平息不让薛六去看望家惠的怒气,一边给他做工作,一边拿腔作调的笑着说,咱们出来要讲普通话,你听哥这普通话说的怎么样?标准不标准?让人看了莞尔不止。

悲催的是,薛五因为一个风雨之夜不该有的加班,从脚手架摔了下来,全身瘫痪,一个精壮的汉子此后只能在床上度过余生。

整部剧色调是沉重的,每个民工都有着一摊子扯不断理还乱的家事心事,他们活得卑微,活的低贱,吃着最简陋的食物,干着最出力的重活,非但没有受到尊重,还总是被欺辱,被践踏,让人看了心里压抑,愤怒。

但也有亮色,比如为农民工鸣不平的报社编外记者,为农民工垫付医药费的派出所民警以及仗义执言的高中教师兼政协委员。他们代表了世道人心,守住了那个时代的道德底线,让人们在黑暗中看到一丝光明,寒冷中感受到一丝温暖。

电视剧最后给了一个光明的的结局,工钱终于要回了,坏人得到了惩罚,工友们也都各有不错的归宿,只是,这样的结局能是真实的吗?

好在,这是十几年前的往事了,随着国家有关法律的出台,农民工要不到工钱已成为历史,

这部电视剧就是对那段灰色历史最真实的反映,最深刻的纪念。

中国人是善于遗忘的民族,但有些事情是不能被遗忘的。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hrebkqf.html

电视剧《生存之民工》(下)的评论 (共 2 条)

  • 山鹰
  • 浪子狐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