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刨玉米根的老思

2020-09-26 17:09 作者:文生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羑河纪实二0三

刨玉米根的老思

文生

老思在地里用镢头起劲刨玉米根,年纪大了,力气不足了,玉米根经常刨二三下才能刨下来。

老思先是对玉米的根部来一镢头,然后下一镢对准前一镢头刨下的坑刨,接下来掀起镢头把,让镢头把玉米根起上来,这样才能刨下一根玉米根,有时还需要刨三下。玉米根刨出来后,用镢头砸几下,把附在根上面的土磕掉,方便以后收拢,放在田边,以前呢,是把刨下的玉米根拉回家,放在门口的路上,任来往的车辆碾压,然后收拢起来和其它的草伴了,上了泥封成堆,沤成农家肥,现在很少有人这样做了,都上化肥了,化肥便土地板结,土地也就一年比一年硬,玉米根也就一年比一年难刨。

这块玉米地又小又不规则,农机手说要加钱才能干,老思不愿意,就决定自己动手干,反正地不多,用不了多长时间,劳累半天才省下十几块钱。他如果还能打工的话,根本就看不上这几个钱,但是现在不同,疫情到现在还没有结束,天已经变冷了,很难保证疫情不会因天气原因加重。因疫情回来的一些人,留在村里不出去了,就在村子附近打工,他们想,来回路费、加上找工作的成本,干不了多长时间就天冷了,还不如就近打工,这更加剧了老思他们打工的难度,他们的体力没法和这些相对年轻的人比,因此和许多年纪大的人一样,老思把钱看着更重了,地里的小活,能自己干就自己干。(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老思在地里寂寞地干,不远处也有人在干活,但大家都在默默的干活,一些人开着机械在地里干,不过机子的声音更显示了人们的沉默。老思不由想起以前,那会儿人们在地里一字排开,镢头有规律的在地里“朴吭”、“朴吭”的,人们的力气有大有小,有的一下就行,有的象他现在一样,得二三下,但是,力气大的并不使全劲,不愿一马当先,他们有力气,能一边干活一边说笑,偶尔也越过界帮别人刨几下,这样,人们干一样的话,挣一样的工分,表面上平安无事,私下里的意见大的很,力气大的认为工分挣的少,力气小的认为有人磨洋工……

他也在生产队里这样干过,那会儿他没有考上学,又没有谋到民办老师的位子,感到人生绝望,在家躺了好长时间,老逼着他出工,他没办法只好上地。当他和好多人一块儿在玉米地时里刨玉米根时,手法不熟,二三下也刨不出来,受到人们善意的讥笑,有人的也越界帮他刨几棵,他感到的是屈辱,加上两手都是潦泡,有的出血了,后来,手不出血了,茧子厚厚的,每日阴着脸,老娘小心看他的脸色。

回到家里他对爹发脾气,没能让他当兵、进工厂,那怕在教室里当孩子王也好。

爹沉默,有一日没好气的对他说:爹是没本事,可你的本事在那里?人家能考出去,你为啥不能?人家回学校复读了,你还在家混日子。人家在学校好好学习,你到处找闲书看,那些书上讲的东西,能当饭碗吃?

娘说:让孩子回学校吧?

爹说:他念书也没念出啥来,家里被淘空了,看看人家,小小年纪就上地挣工分,家里都拉了盖房的砖了,咱家有啥?

都说现在谁家有学生谁家穷,其实很早以来就是这样了。那时学校食堂的饭看起来很便宜,吃的是自家带来的干粮,早晚饭是一分钱的咸菜和一分钱的稀饭,不过两分钱,合起来四分,有时二分,因为许多学生,吃的是从家里带来的咸菜,加上中午吃上一碗面,一天下来一毛多,可就这一毛钱,对于很多人家来说,也是不小的负担。要知道,在很多生产队里,一个好劳力干上一天,才相当于三四毛钱。

在娘的支持下,老思又回到学校。

经过一年的苦读,老思连预考也没有通过,那会儿学校为了升学率,社会为了减轻高考带来的压力,采取了预考的办法,没有通过预考的,就不能参加高考了。他预考失利后,心里依旧有不平衡感。那时农村学校一个班里能考出三五个学生就是了不得的事儿。现在来看,那时的中专生就想当于现在二本中名列茅的大学生了。今年的高考大专线才一百八十分,就这很多学校还录不到人,降分到一百六,还招不满人。老思想,如果他现在高考的话,大本是考不上了,但大专肯定没问题,只是,他现在考上又如何呢?早就不包分配了。那会儿,初中毕业生考上小中专都让人眼红的不行,录取分数线远远在重点高中之上。现在谁还上小中专?录取线远远低于普通高中线了,现在能考上普高的,只在学习不太差,考上大学没有问题。以前是考上重点高中的,是半个脚进了大学门,现在就是考上普高的,是一个半脚进了大学的门了。

他又回到村里了,这时,村里终于把地分了,地里的一切都要自己操心了,同样是刨玉米地,年轻气盛的他,很快就比爹刨的快了,这时也到了谈婚娶的年龄,没文化的姑娘他看不上,有文化的姑娘看不上他,他也急,蹉跎了几年,经历了一段功亏一篑的恋情,也就失望了,反倒不急的了。可老爹依旧心里为他急,种地之余,就在砖窑里干活,为的是给他盖上房子,给他娶媳妇,等房子盖好后,爹的身子也累坏了,重活干不了了,经过治疗,有所好转,但也只能在家里帮着种地,进不得砖窑,上不得工地了。

接下来是农村各种税费水涨船高,光凭地里收入不行了,老思只好出去打工,在打工的城里,他接触到了许多书。现实依然很严酷,他和伙伴们屡次经历艰难才要回工资的事,对于现实他很失望,更多的看那些他爹认为是闲书的书。考学、婚恋、打工的经历,使他认为这些书说的对,我们就是黄土文明,应该拥抱西洋文明……

家里老人身体不好,老思只好呆在农村照顾老人。在农村,他感到人们实在世俗,不关心那些事关人类发展的大问题,比如民主、自由、博、社会契约、天赋人权、三权分立等等,关心的是菜米油盐,谈的是东家长西家短。这里搞养殖的不少,人们关心是啥饲养合算?比如说,买小鸡苗养好,还是买架子鸡养好?出去打工,干什么挣钱多?地是租出去合算,还是自己种合算?种地种啥合算?

关于种地,老思认为现在各种税费不用交了,种地虽然不赚钱,但也能让人生活下去了,但种地不要赶风头,什么都种点才安全。主要他心思不在这上里,他要象颜回那样,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看那些所谓的西洋文化……,

他也看出来了,人们明显对他所说的西洋文化不以为然,他认为这些人保守,读的书太少,没见过世面,虽说他们也关心大事,也谈历史,但是他认为这些人有大国思想。他认为,国家还是小国好,看那些西欧国家,都不大,但都是发达富裕的民主国家,这些事实还不能说明问题么?那个老文,说西洋国家起家不是他们所说的那样,就象一群强盗凭抢来的钱做了一点好事,就说他们凭做好事才有了钱一样。这,明明是人家的科技发达……;又说大一统才使中华文明得以延续下来。这不对嘛,大一统才使中国落后,专制才使中国腐败……,一切问题都是产生于大一统、产生于专制,当下就要反对专制,实行西方民主……

老思累了,坐在地头上喝水,这时,老文也扛着镢头过来,和他找招呼:忙呢?

老文和老思意见相左,年轻时不是你在外就是我在外,相处时间不多,见了面有时也争吵;年纪大了后,平时没多少来往,火气小了,见了也打招呼,不谈敏感话题了。

老思说:刨玉米根?

老文说:是,那些小块地,就得人工耕种,刨的差不多了吧?要犁地了吧?马上就要种小麦了。

老思说:差不多了。把玉米根收到地头就中了,可以让小旋耕机耕地了,接下来就是种小麦了,但愿到时地的墒情好。你呢?

老文说:刚才的拾缀好了,要收拾下块地呀。又望了望前面,说,你看,要是这些水利设施还好好的话,也就不用望天吃饭了。

老思本想说这是中国人的劣根性。想了一想,不要那么激烈。就说:人心散了。又问:你也人工刨地了?俺记着以前,用牛犁呢。

老文说:啥年头的事了?养牛只为种这么些地,太不合算了,不养了。

老思说:是的,现在种地有时候人工才合算。咱们念书时,都说农业的出路在于机械化,这么多年了,也没见机械化。

老文说:对的。还记着在北学校上学时,阅读课里有一个讲南斯拉夫现代化农场。

老思说:南斯拉夫现在四分五裂了。

老文说:可没见到他们都富起来。

老思说:不管咋说,还是比咱们好。

老文说:他们的原来比咱们好的多。其实,咱们农业机械化程度也相当高了。

老思说:没法子和发达国家比。

老文说:没办法,人多地少,太机械化了反而不经济。

老思说:这不是主要原因,地不是私人的才是原因,你看大家谁爱惜地?

老文说:多少个朝代,实行土地私有,也没解决吃饭问题。

老思说:这是专制导到致的。

老文说:归根到底还是人多地少的问题。

老思说:不对吧。咱们石林黑塔村自古以来就是这么多地,以前可没有那么多人。

老文说:很多地是引进了红薯、玉米才才开拓的。以前,山上是种小米为主,能浇上水的羑河边上种小麦。

老思说:反正在专制制度下,种地的人,到头来是没法生活下去的。

老文说:这是历史。现在,不管啥说,都有地。地,是农民的保障。孟子说了:田里不鬻,说的土地就要公有。

老思说:你看外国的农民,生活水平高多了。

老文说:现在一些种粮大户也和他们一样。

老思说:现在起码种三十亩才中。老话,三十亩地一头牛……

老文说:孟子说了,要种百亩地一家人才能过上小康生活。一人三十亩,一家人咋也得上百亩吧。

老思说:地就那么多,那能让一家农民种这么多地?

老文说:时间。

老思问:时间?

老文说:是的。

老思问:俺不明白。你说说。

老文说:咱们下一代人,有多少不在村里了?回来不回来了?

老思说:绝大部分,不回来了。留在村里的,就是咱们这一代及以上的。

老文说:下一代还有个别人在村里种地。土地是集体的,种地的人少了,将来他们平均分到的地就多了,可以达到规模生产。但是现在,只能通过土地流转,让地集中起来才能达到规模生产。说起来,这是增加了种地的成本,要是直接种这么多地多好,但也没办法,只能慢慢来。以后,象咱们这样的,种一点菜就行了。

老思若有所思,说:田里不鬻。时间成本。

老文说:很多事,不要争论,政策不变,踏踏实实解决问题,时间能回答一切疑问。别光眼热人家如何如何,说应该这样,应该咋样,得看自己的具体条件,别照搬照抄。

老思沉思。

老文走了。一会儿,老思继续刨玉米根。

羑河纪实系列均为原创

2020年9月26日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hkmbkqf.html

刨玉米根的老思的评论 (共 8 条)

  • 老夫子(熊自洲)
  • 浪子狐
  • 秋诚
  • 水墨残荷
  • 清淡如水
  • 烟雨流峡
  • 诗心云卿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散文网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