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又见炊烟

2019-12-16 09:32 作者:蓝桥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袅袅炊烟,在屋檐一角升起,淡淡的,蓬松地在翠竹和树干间萦绕。若不细看,容易被忽略,但炊烟还是悄无声息地融进了初懒洋洋的光和影中。

炊烟升起的底部,是很久很久自己不使用的老家的炉灶了。从柴房里取了积压多年的干燥的木柴,也取了易燃的蓝桉外壳。用火机点火几次,只冒起几缕浓烟,却难以做到火苗四串。比划一阵子,始终记忆不起旧时是怎样点燃灶火的。但碍于面子,还是弯着腰继续折腾。母亲似乎看到我的难处,马上过来,端掉灶上的锅,把我放入灶口的棵棵取出,直接隆在灶炉内,手中也多了点火用的“明子”(我立即明白过来)。母亲点燃明子,深入棵棵内部,灶内炉火升腾,又把锅放在灶上,于是就见到室外炊烟的升起。

这久违的袅袅炊烟,看着它,我心里愧疚;看着它,我深感亲切;看着它,我倍感温暖。母亲默默的举动,弥补了我三十多年离开老家,具体使用炉灶的空白。想到常年在外,都使用电器,干净便捷。而周末回老家,也习惯用电器烧水做饭,几乎淡漠了一侧依然存在的灶台。虽心存“又见炊烟起”的妙语,事实上多是一种意念中的想象,家里本质上难以触及这样的场景了。

看着炉火熊熊燃烧,没有烟尘向外窜出,静静地自己不断加薪,锅内的冷水已经沸腾。我估计妹妹及母亲所需蒸的饺子快熟了。这时,弟媳来了,她见锅内冒着热腾腾的水蒸气,就移开锅盖,笑着说“阿哥,你……”我站起身,见到沸腾的水面,什么都没有,晕了。我在做什么?估计大家不让我再出洋相,母亲和弟媳马上加筛子、放饺子,放完后,盖了盖。

我悄悄地从屋内溜走,坐在客厅外与父亲一道烤太阳。思绪忐忑,那炊烟的升起,那饺子的蒸熟,仿佛自己就是一个白痴。遗忘不该遗忘的,做事应该周全而难以周全的。是属于心态,还是什么?随后看着一家人围桌而坐,吃着可口的饺子,我慢慢地咀嚼“别忘故乡人”的字义,内心多出几分凝噎的滋味。不敢想,若干年后,生我养我的老屋子,还能让我点燃灶火,见到炊烟袅袅吗?还能让我蒸熟饺子,亲人围桌品尝佳肴吗?

柔和的阳光温暖,习习的晚风清凉。老屋子,不舍离开的巢!(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higbkqf.html

又见炊烟的评论 (共 6 条)

  • 残影
  • 浪子狐
  • 淡泊明痣
  • 从余东风
  • 淡了红颜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散文网不断发展和壮大的坚硬基石和有力保障,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