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问道忆武当

2019-12-23 10:53 作者:红叶香山  | 1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朱湘山/文

不知从何时起,只要回到老家,我就喜欢和亲友去看一些早已熟悉的名胜古迹。那些老旧的景致,如同一幅幅萧疏淡雅的风情画,滤除了嚣尘,充溢着宁馨,晕染了历史斑驳的风。在那些纡回折曲、仿佛没有尽头的芳草古道背后,是岁月在无声地昭示着世事悠长,情怀沧桑。

前年回湖北,荆门的朋友陪我去十堰和丹江口,就近再次拜访了闻名遐迩的武当山。

武当山是中国著名的道教圣地之一。景区面积古称“方圆八百里”,现有三百多平方公里,东接历史名城襄阳,西靠车城十堰,南依原始森林神农架,北临丹江口水库,常年香火不断,朝圣香客络绎不绝。从宋代开始,道家就将传说中的真武神与武当山联系起来,说武当山是真武大帝的出生地和升天之所。到了明代,武当山更是被皇室尊为至高无上的“皇室家庙”。从此,武当更以“四大名山皆拱揖,五方仙岳共朝宗”的五岳之冠的显赫地位闻名于世,真可谓“亘古无双胜境,天下第一仙山”。

早上,我们从丹江口出发,沿途风光绮丽,公路两边是立体的壁画,附近有不少商品住宅小区拔地而起,不到一个小时就到了武当山下。景区已经实行封闭管理,游客在山下停车,然后统一换乘景区的游览车上山,避免了高峰期的拥堵和诸多不安全的因素。(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凭着一张通行证,我们经过几道大门,走过新修的游客中心和商业街,坐缆车直达金顶下面的终点,再穿过一处碑廊,爬完一段石阶,就登上天柱顶峰,到达金殿。

金殿敕建于明永乐十四年,为铜铸鎏金重檐庑殿式仿木结构,总重90吨,耗金360公斤。它和北京太和殿同源同材,都是采用最高规格的重檐庑殿顶,整个金殿都在北京分件铸造,然后人工送上武当在金顶组装完成,榫铆拼焊,连接精密,浑然一体,毫无铸凿之痕,朱棣将“太和”二字用于武当山,名为“大岳太和山”,山顶金殿命名为“大岳太和宫”,意为天下太平之意。北京故宫太和殿原名“奉天殿”,即奉上天之意,北京奉天殿与武当山大岳太和宫同为一体,意味着朱棣坐镇的江山稳固。这些建筑的修建不仅达到了宣扬“君权神授”的政治目的,而且也符合道教所追求的“天人合一”的思想境界。殿内供奉真武大帝铜铸鎏金神像,金童玉女捧册端宝伺立左右,水火二将执旗捧剑拱卫两厢,神案下置“龟蛇二将”,上方高悬康熙皇帝御笔“金光妙相”金匾。

金殿前面有一对铜质的仙鹤,遇到风雨交加的天气,金殿偶会被雷电击中火光四射,“雷火炼殿”的奇景就会发生。六百多年间,“雷火炼殿”不知发生了多少次,但奇妙的是金殿安然无恙,每次都如淬火新生。

站在金顶远眺清雾缭绕,头顶再无高处,山峰观宇如漂似浮,上道下道曲折悬天,风景依旧,人流如潮,到处都是抢着拍照“到此一游”的红男绿女,更有大声喧哗,谈笑风生,没有人去体验武当山建筑依山就势的完美统一,天人合一的崇高境界,天地万物的和谐共生,少了往日的信男善女,多了游山观景的旅行团队,神圣的清静无为之地变成了城市公园,在这样的环境里,虔诚朝圣的感觉似乎已难于找回,我想,如果金顶的地方再大一些,会不会也变成跳广场舞的地方。

整个游览过程大约两个小时,过去需要花两天时间游览的时间,如今有了交通的便利,上天入地,须臾直达,变得如此轻松快捷,慨叹旅游业高速发展的同时,内心也变得若有所失。

再风雅的景区,也随着加快的节奏变得日益城市化,在购物街购物,乘缆车登顶,刷二维码购票,游客在转身之间阅天地万物,于俯仰之时观千沟万壑,有一种轻松洒脱的畅快和迅捷,遗憾的是只是冷落了那两条登山的千年古道,想必现在已是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了。山风依旧,香客杳然,唯独缺少了武当问道的深度接触和体验,缺少了登山朝拜的仪式感、神圣感,倒有点一日看尽长安花的肤浅。过去武当朝拜,是把武当放在心上,追求的是灵魂的寄托和情感的释放,现在的武当旅游,是把武当留在照片的背景里,追求的是观赏景点的数量,凑热闹而已,人心本已浮躁,加上管理者的急功近利,过度开发,“旅游搭台,经济唱戏”,淡化了文化主题,失去了历史内涵,剩下的只有空洞的形式,为消费刺激推波助澜。

告别武当,汽车载着我们向山下驶去,蜿蜒曲折的旅游公路上,不时可见乘车上山的旅游团队,“山红涧碧纷烂漫,时见松枥皆十围”,四周苍山的颜色,是刚刚浸染过的绿,苍翠的山岭上,清新的山林,在明净的天空下,连叶子都透着新生的青嫩。山风依旧,物换景移,悠悠寂寥之中,记忆悄然轮回,三十年前初登武当的艰难、月问道的虔诚,又一一浮现在我的眼前,历历在目,弥久难忘。

那是1991年10月的一天,我和几个同事乘坐一辆金杯面包车中午从襄阳出发,当时武当山还保持着开发前的原始风貌,砂石土路异常崎岖。前面如果有车,便会扬起漫天的灰尘,后面的车只能远远地跟着,否则连路都看不清。路是最古老的的盘山公路,极其狭窄,最多只有两车道宽,加上旁边就是悬崖,没有栏杆,经常是 180度的大转弯,更恐怖的是,本地的司机在这样的路上居然还敢超车。

公路靠山崖的一侧,不时见到一些步行上山的朝拜者,一个个背着包袱,步履蹒跚,一看就知是经过长途跋涉的远行之人,更看到几个装束奇特的香客,人人背上的背篓里放着个真武的圣像虔诚地走在路旁,全然不顾汽车带起的灰尘,下午的阳光软软地洒在他们的身上,如同祥云一样笼罩着他们,小在林中鸣唱,山风在耳边呼啸。据说这些人都是当晚住在太和宫里,明天凌晨上金顶进香朝拜的信徒。

我们下午三点到达景区的停车场,既没有收停车费,也没有售门票,整个景区都完美保留着原先的风貌,人类数千年的中华史页,铺满了历史风霜,展现着沧桑变幻,“俯仰之间,已成陈迹”,但在武当,却似乎停下了时代的脚步,甚至连这条山路,也带着千年的风霜。秋水寒烟,楼宇参差,山野落尽铅华,红叶点缀其间,萧索中透出清瘦的仙风道骨,恰如古诗里写的那样:“五里一庵十里宫,丹墙翠瓦望玲珑。楼台隐映金银气,林岫回环画境中。”

此时太阳已经西斜,远方的天际线疏朗而淡泊,为了赶时间,我们立即走上那条登山的明代神道。据说全程有10多公里的山路,单程要攀爬6560步台阶。一路上不断碰到下山的朝圣者,有带着小孩的母亲,也有白发苍苍的老人,甚至还有残疾人,在路上,我们又一次看到几个刚刚在路上见过那样背着真武大帝圣像的香客,一问才知是从台湾回来烧香还愿的台胞,看来海外人士心中也很崇尚武当的道教文化。

玄武是北方之神,也造成武当的名声在北方几省比湖北还要响亮,在我老家河南更是家喻户晓。每年秋季开始,农事完毕,络绎不绝的人们就会相约朝拜武当,一直拜到季大封山。从我们老家唐河到武当山要走500多里,往返十天左右,我的父亲年轻时为了替我奶奶还愿就专门到过武当,还冒险烧过龙头香,我母亲凭着一双小脚也先后两次上武当山敬香。走在父母亲当年走过的路上,一种神圣感在内心涌动。

武当山在北京更是有名,这当然要归功于明成祖朱棣的推崇。明成祖一生雄才大略、文治武功、韬略权谋,文治武功绝不逊色于唐宗宋祖,他那彪炳秋的辉煌只因不大体面的皇权争夺而黯然失色,因为他头上的皇冠是攫取他侄儿朱允炆的,他本只是朱元璋封赐的燕王。

龙的传人总在寻找正宗,从鸡鸣寺到大明宫,从紫金山到北京城,心中的疾痼一直缠绕着这位气霸山河的雄主,噩时刻缠绕着他,担心后世的丹青史册不能给他留下丁点的残墨,冷酷的外表下裹着难以言表的脆弱,那是他心里最隐秘处极其柔软的痛。

王者也有无奈,他俯视天下,万物膜拜,但金銮丹墀却掩饰不了那隐隐的不安。于是这位大帝开始修筑巍峨的宫殿,让世人不敢轻视。“北建故宫,南修武当”,南北呼应,大明王朝的威仪在天地间气势恢宏地铺张开来。紫禁城、紫金城也就成了一对孪生兄弟,成了大明王朝君权神授的精神魂灵。

从此与帝皇攀上关系的武当山就成了五岳的老大,至少明朝是这样的。当然,“太岳”也不是随便能当的,一位建筑专家曾把武当同泰山认真比较:“我们若将武当山的建筑同五岳之首的泰山相比,泰山尽管历史悠久,建筑却非一气呵成,在总体上要先逊一筹。”

我曾徒步登过泰山,但泰山跟武当的登山之路相比确实要坦荡得多,台阶也没有武当山这么陡峭,武当山的台阶很多地方都是80度以上的石梯,当年明成祖朱棣调动20万士兵,通过铁钎一点一点凿成,才有了这天梯石栈相勾连,成就了一条登山的天梯。向上攀登的时候,我们只能是手足并用,步步叩首,虔诚向上。就这么难走的地方,却见背送建材和生活物资的当地人从我们身边超过,一个个健步如飞,汗水飞洒,如有神助,有时候,精神的力量远超人们的想象。

太阳即将落山,心中的意念催着我们紧走慢赶,每个人都是大汗淋漓,气喘吁吁,快到南天门的时候,见一道士从里面出来,准备锁门。我们急忙上前跟他说好话,说我们远道而来,能不能放我们进去拜拜真武大帝,道士回答得很干脆,说他已经下班,不能进去,好说歹说,那道士就是不肯通融。想想也是,辛苦了一天,那时又不兴付小费,发红包,道士自然是不愿再去爬那陡峭的台阶。

同行的魏处长血气方刚,顿时不悦,“我们大老远赶过来,为什么就不能通融一下?”说着,他就领着我们硬要往里面进,只见那道士轻轻一掌,魏处长倒退了好几步才站稳,算是领教了武当功夫的厉害。见我们几个不肯离去,道士就说:你们跟我一起下去找我们领导,要是领导同意,会派人带你们进去。我们跟那道士去到太和宫见了道长,果然是仙风道气,松形鹤骨,不同凡人,道长态度很是和善,听我们说完,满口答应,还亲自上山替我们打开了南天门,然后站在原处恭候我们。

登上金顶,太阳已经落山,整个金顶静寂无声,只见茫茫云海上还有一丝霞光,把金殿映得金碧辉煌。此时的武当天柱峰,祥云缭绕,状如波涛。极目四方,八百里武当秀丽风光尽收眼底,群峰起伏犹如大海的波涛奔涌在静止的瞬间,众峰拱拥,八方朝拜的景观神奇地渲染着神权的威严和皇权的至高无上。站在金顶,一种无形的震撼使人惊心动魄,崇敬虔诚之心油然而生。

在武当山的紫金城,明代永乐年间的建筑逶迤於山间,依然壮观而感人。金光闪闪的宫殿,森林、祠堂、雅居、小桥流水,天梯石径,如此和谐的融合在这古老的大山深处,远方寺庙传来悠长的钟声,带来一缕神秘和神圣,心灵顿时感到与上天拉近了距离,靠的那么近。

天色向晚,山顶迅速暗淡下来,近前的山脉把云海围成一个小小的港湾,如丝绸流过山头,波涛拍岸却泛起轻柔的云潮。栏杆外便是幽深的山谷,星光开始璀璨,深秋的银河在南方的峰峦幽谷间垂直而上,跨越天顶,天柱峰就沉浸在漆黑的夜色中。

下山的路在后山,是清代神道,我们走下金殿,问那道长选择哪条路下山,道长微微一笑,说:问道之道,贵在虔诚。施主远道而来,心诚则灵,自有神灵护佑,一生平安,后山神道稍远但平缓,顺着路标,即可平安到达,若有不便,可在道观小住,品尝一下斋饭素果,明早再行下山。

我们谢过道长,按照他指引的方向,向山下走去。此时,暮色苍茫,天地四合,只有风声和山下潺潺的水声陪着我们。想到了韩愈《山石》的诗句:“山石荦确行径微,黄昏到寺蝙蝠飞”,“夜深静卧百虫绝,清月出岭光入扉……”

借着星光,走在山势崎岖的下山小路,心中充满了虔诚。山路更暗,又没有带手电筒,只能顺着那道长刚才指的方向深一脚浅一脚往前挪动,走到树林深处,以手抚摸路旁的树木,那树像通了人性,靠在树杆上,人就有了感觉,身上便有了力量,心中的恐惧也慢慢消散。

正在此时,从远方的树林中传来了人声,有人高声唱到:“走一道岭来翻过架山,山沟里空气好实在新鲜……”嘹亮的河南豫剧驱赶了山野的寂静,大概是先前下山的人休息过后又重新上路了,我们赶紧跟上,循着那声音往前方走去,远处,琼台的灯光在夜空里闪烁,仿佛在召唤着我们,山风阵阵,吹散了下山时的疲惫,脚下,潺潺的流水如暖暖的叮咛在耳畔交错。

上山下山,在这条艰险曲折的山路上,我们经受了心灵的顿悟和灵魂的洗礼,走出了一条连接历史与现实、梦想与存在的多彩之路。

两次登临武当,感受却完全不同,由此,我想到很多朋友的旅游方式和对待旅行的态度,每年都出去旅游,但大多是走马观花,浮光掠影。前几年参团去了一趟台湾,绕整个台湾岛转了一圈,但所获甚少,常常一个景点拍照留念,还没有尽兴,就得抓紧时间再去下一个景点拍照,照完相就结束旅游,整个行程都是“上车睡觉,下车拍照”,为旅游而旅游,似乎只要看完所有的景点,跑遍全部的名胜,就算达到了目的,完成了任务。不肯按迹寻踪,叩问一个究竟,更谈不到从中捕捉一些灵感,实现某些妙悟了。只是习惯于遇到一个景观,就拍照留影,再遇到一个景观,还是拍照留影,带回一张张照片发发朋友圈,就算大功告成,至于旅游有什么收获,景点有什么特色,却是一头雾水。

自然风物、人文景观是不同于一般商品的。商品的特点是消耗,价值在于实用;而自然、人文景观的价值在于发现与欣赏,耐人反复寻味,游览的妙处在于亲历、尽兴,在于随缘随机发现物我之间的妙谛,在于暂避尘嚣、纷扰,从“相看两不厌,独坐敬亭山”的境界中做缥缈烟霞之想,吞风吻雨葬落日,欺山赶海践雪径,这才是我们的旅游之“道”,行而有道,景在心中,才能阅尽大千世界,走出逍遥人生

从容品味的境界,常常标志着心灵的平静与解脱,也显示出一个人的生存状态与心理倾向的细腻、复杂与深沉。德国著名文学家莱辛曾经说过:“我重视寻求真理的过程,甚于重视真理本身。”因斯坦更是把这句话作为终身的座右铭,从中汲取美感,寻求慰藉。人生本是旅行,来去匆匆,常常都是一生都在奔赴一个又一个遥远的目标。显然,从容品味的境界,必须具有一种披星戴月的探索,餐风露宿的磨砺,让这种从容的心境和求真的精神,产生于经过文学熏陶、哲学感悟的文化气质和亲历亲为的过程。

武当归来,那些历史传说和陈年旧事如同荒原上的暮色一般弥漫开来,然后化为一股惆怅,丝丝缕缕沉入了我的心底。如今时过境迁,物是人非,这座千百年的皇家宫观,究竟深藏着怎样的力量?它超然缄默,依然七十二峰接天青,二十四涧水长鸣;它厚重深沉,背负着一段段传奇的故事;它隽永温暖,默默守护着一代代香客的虔诚期许。物候有节,这座千百年的仙山流转在每个春与秋冬,静默如云烟,只待朝圣人。

天意怜幽草,人间重晚晴。有生之年,我定要重返武当,再踏进那高堂金殿,笑看云中之鹤。再望一望千岩万壑之间的茫茫绿颜,听西山的群莺婉转啼鸣,掬一捧清涧里的溪水,待岁月的霜花洒落双肩。武当永远不老,只有来路和归途,重叠出我心中永难忘却的画面,那是人类生命本真的回响……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hhgbkqf.html

问道忆武当的评论 (共 14 条)

  • 听雨轩儿
  • 残影
  • 今生依梦
  • 烟雨流峡
  • 清淡如水
  • 淡了红颜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散文网一枝独大,你也会名扬天下!俗话说的好: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只要你还心存一点梦想,再加上长期坚持不懈的埋头苦干和辛勤创作,那么就一定会迎来鲜花灿烂的美好明天!我在此衷心的祝愿中国散文网的兄弟姐妹们都能在新的一年里创作出更多脍炙人口的经典佳作来!同时也祝愿中国散文网的广大领导和同仁以及中国散文网的广大会员和热心读者个个都幸福安康、万寿无疆!漫舞洛城在此向大家拜年了:预祝各位新年快乐!最后还要特别祝福我们中国散文网越办越好,并在新的一年里取得更加优异的骄人业绩和硕果累累!
  • 浪子狐
    浪子狐 推荐阅读并说 欣赏,荐读!
  • 霓裳仙影

    霓裳仙影意境深远,韵味绵长,有种撼人心魄的力量。

    赞(0)回复
  • 浪子狐

    浪子狐厚重深沉而不失轻灵悠长,笔触收放恰到好处......新年即将来临,预祝师友佳作连连,心身安逸......如意!

    赞(0)回复
  • 月轻罗

    月轻罗沉稳中带着灵动飘逸的文字!

    赞(0)回复
  • 胡侃瞎周

    胡侃瞎周 学习了、赞!问好!

    赞(0)回复
  • 老夫子(熊自洲)

    老夫子(熊自洲)欣赏佳作,推荐阅读,敢问朱老师是湖北哪个县、市的人,我们是湖北老乡,日后请老师多多赐教,卑人是武汉市效区的。

    赞(0)回复
  • 红叶香山

    红叶香山回复@老夫子(熊自洲):荆州,湖北是第二故乡。谢谢关注。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