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杏花岛

2019-04-12 15:30 作者:童言  | 1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是古人情怀,想必这个“杏花村”一定“醉美”,有酒家,有牧童,有“村花”。毕竟我没有去过,无法想象得到,牧童所指的杏花村美到什么程度?而塔尔乡的杏花岛,我的确去过。说白了,一时半会找不到顶适宜的语句表达,只好借用范成大的诗消受:“蜡红枝上粉红云,日丽烟浓看不真。浩荡风光无畔岸,如何锁得杏园。 ”

四月初,我供职单位受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宣传部、文旅局邀请,拍摄一部记录片。于是,我和同事风尘仆仆,连人带设备到克州多地采风。经中巴公路而后进入莎塔古道,最后来到塔尔塔吉克民族乡。乡上有村,名巴格艾格孜村,这个村落的名字实在拗口,不知几何时,有好事者或者说有情趣腔调的人呼之曰“杏花岛”。

杏花岛一名倒也贴切,坐落在层层递进的帕米尔山脉与昆仑山脉一条狭窄的山谷之中,又有一条神秘而又美丽的塔什库尔干河流流经此处,与莎塔古道隔断,形成一座孤岛。先前有一架木板桥,结绳悬吊,晃晃悠悠。

杏花岛是塔什库尔干河谷底的古村落,人烟稀少。沿途多杏树,稀疏则三五成群,稠密则连片成林。尤以杏花岛为最,杏树枝干粗壮,树冠若盖,花开芳香馥郁,树龄大多逾百年之久。

莎塔古道,是帕米尔高原通往杏花岛上的唯一路径,距离最近的阿克陶县也要144公里。陪同我的塔尔乡干部库尔班江说,杏仁、核桃、风干肉是这里的地方特产。其实,在我看来,这里最有地方特色的是山风,虽然山风不能卖钱,但给杏花岛带来了春天杏花如一样的美白。

山谷上空的风和山谷外面的风,经过无数次的交合,河谷便开始返青,于是有了盎然的新意。春天的山风,融化了帕米尔高原上的冰雪,悠悠的流入塔什库尔干河,待流转到杏花岛这头,吹开一树一树的杏花。(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整个山谷有着大山的伟岸、河水的柔情、山花的温馨。

山风成就了旅游探险者的天堂,也是我一生所要达到的想变得更加接近,让人无法挑剔塔什库尔干河与昆仑山的馈赠。

莎塔古道依傍着塔什库尔干河谷,看的见一条如此安静的蓝色绸带。那些蜿蜒的蓝色傍边,一树一树白花像涂抹了早晨霞光的火焰,又像袭一身霓裳的女子,风情百种,仪态万方。

春色方盈野,枝枝绽翠英。依稀映村坞,烂漫开山城。好折待宾客,金盘衬红琼。”

整个河谷遍布着杏树、核桃树、桑树、红柳,与一条河流缓慢的流动前行,相生相伴,仿佛这才是时间和光阴的节奏。

试想一下,在这个漫天杏花盛开的时节,霞光云烟之下,村坞影影绰绰。河水如靓似蓝,弯弯绕绕,徜徉在杏花的诗意中,感到内心的纯净和安然。如何不让人为之动容呢!

路上偶有车辆驶过,莎塔古道旋即恢复了平静。走过铁板桥,古老的村落掩映在树丛中。树丛依然是杏树,开满了杏花,有一种忘情的花香和让人眼花缭乱的景致。

古村落紧贴大山,大山的苍茫与凛冽有一股冲天豪气,而山脚下的杏花似乎又新添了一份秀丽。

“色勒库尔栏杆”房,是古老的塔吉克人居住的房屋,由土木结构组成,内部比较宽大,屋内不分间室,全家男女老少饮食起居都集于一室。四周筑有土台,上铺毡毯,以供坐卧。屋墙不设窗户,头顶上方有一个大大的天窗,倒也通透,采光蛮好。

烟火熏渍乌黑的天窗横梁上,有斑斑白点,一道一道多达数十处。我正自纳闷,不知所以,库尔班江似乎看出我的疑虑,随告诉我说:“奇托奇迪尔艾托节,就是我们说的春节,时间在每年青草萌芽的3月21日左右。塔吉克族家家户户都要清洁房屋卫生,清理完毕后,便在梁柱上撒上一道面粉,年年如此。清晨,由小孩牵一黄牛到屋内绕行一圈,主人向牛背撒面粉,喂少许饼后牵出。接着,全家鱼贯而入。节日里,相互拜访祝贺,主妇会给来宾的左肩上撒些面粉,以示吉祥。”由此得知,面粉是塔吉克人神圣仪式上必须的圣物。

这样的房子在杏花岛上约有十余处,四周用石头砌成一圈圆形矮墙,设有木门,门上无锁,左右邻居大致相仿。

而“肃润哈纳”民俗房则不同,是现代塔吉克人创造推行的独特民居,整体由砖木结构组成,外墙砖雕严丝合缝,房内天窗高阔,雕梁画栋,民族文化气息浓郁。

塔吉克族语言分为色勒库尔语和瓦罕语两种,均属于印欧语系伊朗语族帕米尔语支。塔吉克人生就一副直鼻深目,颧骨凸显,面部棱角分明英朗。有人由此推测,塔吉克族是中国唯一伊朗族裔。

塔吉克人崇拜鹰,民间舞蹈名之曰“鹰舞”,其基本动作完全是模仿鹰的动作。最具塔吉克民族特色的乐器是鹰笛,由鹰骨制成。听说几日前“克州、阿克陶县昆仑大峡谷第一届杏花旅游文化节”《杏园情》歌舞有鹰舞和鹰笛展示,可惜我未能亲见。可以想见,一曲鹰笛,苍劲的音域盘旋于昆仑山巅。一出鹰舞,让人随风而动,自由翱翔于帕米尔高原。

塔吉克族民风淳朴、敦厚,连他们眼睛里透出来的光都那么和善。凡到过塔什库尔干的人,都会为这里的路不拾遗,不闭户,民族和睦,社会安定而惊叹不已。

水磨坊是古村落不多的机械设备,动力来源于塔什库尔干河水流,水流飘落着花瓣,冲动磨盘碾磨大豆、青稞、小麦和玉米。倘得塔吉克人食物享用,想必有高原阳光的味道和杏花的香气。

杏花岛隔邻的阿勒玛勒克村有一处哨楼,人道是建造于清末,约1864年的历史遗迹,当时用于军事防御,保存已然完整,同样掩映在杏花丛林之中。这一景观似乎不甚协调,如此的“世外桃源”,活生生的贴上战火余烟的标签,令人匪夷所思。然而,它早已完成了历史使命,曾经被当地人作为羊圈使用。今天,也只落得游人赏花之余偶尔凭吊军士的楼台。相信没有人愿意看到它的实际军事作用,甚至,即便是合影留念也会觉得它是“凶器”。在堡垒与玩具面前,宁可多一些玩具可以怡人。我这样想,也就这样写了,自忖,决计不会有人怪罪于我的见解。

我自从容地走在四月,走在杏花岛上,身体被杏花遮蔽,被花香缠绕,几欲被吞噬。身上有落下的轻盈花瓣,嗅一嗅,花香沁衣。突然想起塔吉克人的谚语:“如果被奶子烫过的嘴,见了酸奶也会吹一吹”。

明天,也许会离去。此刻,我能做的,将无人机从头顶再次升空,把美美的画面尽量摄入镜头。无疑,这杏花岛上,又多了一个痴人曾经的故事和浪漫的经历。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hhepkqf.html

杏花岛的评论 (共 10 条)

  • 雪儿
  • 草木白雪
  • 心静如水
  • 听雨轩儿
  • 漫舞洛城
  • 香袭布衣
  • 紫色的云
  • 山鹰
  • 花开为君颜
  • 魏兵

    魏兵欣赏佳作,推荐阅读,问好老师,创作愉快!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