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庚子年阳春三月卖菜记

2020-04-06 15:15 作者:维扬之水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九儿打来电话,问中午吃啥饭。怯生生的说,“不是有包子吗?拿两个就行。”

我也不知道送啥给这可怜的人吃。电饭锅里有点儿剩米饭,配个蛋,炒炒。上午给他送塑料袋时,拿回来一个鲜嫩嫩的大西葫芦,足足有2斤多,切一半,打薄片,搁点油盐生抽酱油,随便咕嘟一下。

盛个豆绿色的泡面盆里,搁俩小卷心菜包子,盖上透明盖儿。

九儿娃看见这简单的饭菜,有点愤愤不平,“给爸切几块肉,这太不顶饱了!”

“行了,在街上吃饭够好了,别人还没的吃呢!”

噔噔噔下楼,顺着街一路骑行。(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风呼呼,带着哨音儿。

都回家吃饭午休呢,街上没几个人。

电话也不用打,随便拿眼一瞅,就看见九儿爸在招手。过去递了饭,把保温杯的热水倒他水瓶里。

“咳,算错账了。”公斤秤,人家错当市斤卖了几笔菜,这下没得赚了。看看车上盖着旧门帘,下面还有一多半。心里感觉轻松些,“慢慢卖吧!开头难,以后就好了。”

地上有块干干净净的复合板,九儿爸铺了块厚厚的毛线椅垫,端着盆儿盘腿儿坐下开饭。旁边两个卖菜的老头儿巴着眼看,见盆里米白菜绿蛋花儿黄,青枝绿叶的,大声喊喊起来,“饭不错,大米饭炒鸡蛋!”

“咳,闲着也是闲着,第一次出来卖菜,也没啥好饭送。”想想人家一个电气工程师,干了大半辈子,竟然沦落到跟老头儿们同街卖菜的地步,不禁有几分难过。

想起当年娃一周岁的时候,我蹬个三轮车,车上放个泡沫箱子,在附近村子里转悠,在八月灼热的大太阳下串街走巷卖月饼,成半天才卖掉几斤。娃饿了,伸着手要,没舍得拿整个的,掰着半块供人品尝的哄孩子

少年了,看到进入体制的那些工作稳定的同龄人,生活光鲜体面,再看看自己这些漂泊在外工资低微,经常迫不得已辞职换岗到处找活儿干的,总会心酸一会儿,眼里泛着泪光。

同是树上结的苹果,有砸到牛顿头上,引申出高深科学理论的;有摘下打蜡抹油搁超市里卖大价钱的;有被虫咬风吹落,丢在地上,化作泥的。俺就是那个化作春泥更护花的,掉进海里还能叼着条鱼爬海滩上的。

嚼着咸菜,心忧天下,担心这担心那儿,生怕哨儿吹的不响,别人听不见。可听见又能怎么样呢?正如铁马老哥说的,自己的日子过的一团糟,还天天操闲心。

疫情如此,逃无可逃,但愿能蜷缩着,压低所有欲望,像小刺猬眠一样,安全活下去。“时代的一粒灰,落到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

“够好了,挣钱不挣钱,生活搞的不错!”卖菜老头儿语气神态里居然是满满的羡慕。

路上,桃花已残,金银花正盛。柳絮翩翩漫天飞舞,一团团逐队成球,轻白虚蓬,漂泊亦如人命薄,匍匐在靠墙根的花坛里,厚厚如积,只是颜色黯淡,缺少冰莹的反光。扭头看见医院发热门诊新涂的白墙,有一个穿着防护服的小护士露着头脸在街上溜达。

明知道本地没有,可心里忽然怯怯的,赶紧回家。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hewbkqf.html

庚子年阳春三月卖菜记的评论 (共 5 条)

  • 雪
  • 雾掩清衫客——张良
  • 暗雪
  • 东湖柳
  • 浪子狐
    浪子狐 推荐阅读并说 欣赏。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