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乱云润生2020草稿版四十

2020-05-19 19:31 作者:小牮  | 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乱云润生 四十

   2020草稿版 (试发)

     赤诚众 (小牮)著

   第七章 融入赫图阿拉村中 第四十回

 

赤慎斌馆長叙述完今日接待外宾参观赫图阿拉滿族博物馆话题,悦悦接着長篇大论;主讲赫图阿拉四、五百年的沧桑历史变化。这旨是为我积蓄先祖溯源素材而阐述的;(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悦悦发言直奔主题;“史书考证,抚顺博物馆的老馆长,赫图阿拉旅游景区主任引经据典发文,清太祖武皇帝实录记载:“孟特木居于黑秃阿喇”。孟特木为努尔哈赤六世祖。此文白话大意是,公元十三世纪,努尔哈赤的先祖为孟特木,生活居住在黑秃阿喇一带,实际就是现在的赫图阿拉,无论以前名黑秃阿喇,还是现在称赫图阿拉,皆为满语“横岗”的意思。地点就在咱祖祖辈辈生活脚下的这片土地,抚顺市新宾县西老城村。”

 

 

悦悦说:“史书说,孟特木就是努尔哈赤的六世祖。世,三十年为一世。以每世30年计算,六世为180年。努尔哈赤生于明嘉靖三十八年,也就是1559年,上溯180年,为明太祖洪武十二年,即公元1379年,这就是孟特木生活的年代,也应是孟特木居于赫图阿拉的年代。那时即使孟特木居于此,赫图阿拉也就是个极为普通女真人的村寨“噶栅”而已,噶栅,是明代女真地缘组织。”

 

 

“不过,学术界也另有观点;说孟特木即猛哥帖木儿,他在明成祖永乐年间被朝廷任命为建州卫都指挥使,后来明廷在女真斡朵里部设建州左卫,猛哥帖木儿任建州左卫右都督。明宣德八年,1433年十月,猛哥帖木儿与长子阿谷在朝鲜阿木河,被从开原叛逃在此的女真头目杨木答兀勾结另部女真人杀死。猛哥帖木儿一生从未到过苏子河沿岸,更不可能在赫图阿拉居住。”

 

 

悦悦客观评价道:“但猛哥帖木儿作为建州女真的肇祖,率领早期建州女真部落东奔西闯寻找栖息之地,又在朝鲜与明朝两大势力之间斡旋发展,为建州女真最终找到宝贵生存空间与政治地位。猛哥帖木儿主要功绩再于为后代发展与壮大建州女真奠定了坚实根基。”

“猛哥帖木儿(新觉罗孟特穆)就是努尔哈赤的六世祖。持这种观点学者以清王朝把猛哥帖木儿视为清朝肇祖原皇帝加以尊奉为由。在诸多清史书中,均定论猛哥铁木尔(又称“孟特穆”)是清王朝的开山肇祖,被称为“大清肇祖原皇帝”加以尊奉。“肇祖原皇帝”的谥号,不是史官们随便封的,而是清朝顺治皇帝“根据”猛哥铁木尔卓著贡献尊谥为清王朝的“肇祖原皇帝”。看来,猛哥铁木尔确立的“肇祖原皇帝”的地位,无可动摇。”

 

 

悦悦说:“当下世面流传一部小说名为:猛哥帖木儿。描写猛哥帖木儿身为明朝建州左卫首任右都督、东陲女真人颇具声望最高的大首领叱诧一生。清称孟特穆,是努尔哈赤的六世祖。其实后人讨论猛哥帖木儿是不是努尔哈赤的六世祖並不很重要,但猛哥帖木儿做为女真部落的功臣首领,又是爱新觉罗家族成员,清王朝把猛哥铁木尔确立“肇祖原皇帝”地位也顺理成章。”

 

悦悦又摆出另一学术观点供大伙儿讨论:“但学者王芳指出,讫今没有任何记载考证,猛哥帖木儿就是孟特木。他发表论文:"孟特木非猛哥帖木儿考"中表述,努尔哈赤只是用建州左卫的敕书与李氏朝鲜打交道,所以被误认为是猛哥帖木儿的后代。感兴趣关注者,可细阅探讨。”

 

   

   悦悦讲述:“为什么爱新觉罗氏出现在赫图阿拉?《清太祖武皇帝实录》记载:于是范嗏得出,遂隐其身以终焉。满州后世子孙俱以鹊为祖故不加害。其孙都督孟特木,生有智略,将杀祖仇人之子孙四十余,计诱于苏苏河虎栏哈达山名下黑秃阿喇,黑秃华言横也,阿喇岗也,距鳌朵里两千五百余里,杀其半以仇,执其半以索眷族,既得,遂释之。于是孟特木居于黑秃阿喇。赫图阿拉是清太祖努尔哈赤祖居之地。1438年建州卫首领李满柱率部迁居这里,两年后努尔哈赤的六世叔祖凡察、五世祖董山也率建州全卫300余户由阿木河辗转来这里与李满柱汇合,从此这里便成女真人栖息地。努尔哈赤出生前,这里已成为其祖父觉昌安的山寨。1559年努尔哈赤生于该城。”

 

 

 悦悦继续讲述:“准确记载赫图阿拉建城历史的是皇太极崇德元年成书的《清太祖武皇帝实录》,书中写道:后太祖,指努尔哈赤,从虎拦哈达南岗,移于黑秃阿喇处,筑城居住,宰牛羊三次,犒劳夫役。”这一年是明万历三十一年,公元1603年。同书又记载:乙巳年,万历三十三年、公元1605年,于城外复筑大郭,在牛羊犒赏夫役五次。说明赫图阿拉内外城在万历三十三年才最后修建完竣,此时的努尔哈赤已是统领几万人马的明建州左卫“都督佥事”、“龙虎将军”了。”

 

悦悦描述:“赫图阿拉城分内外两城,方圆十里。内城建于1603年,明万历三十一年,外城建于1605年,万历三十三年。内城主要住着努尔哈赤的眷属、亲戚,外城住着他的精锐部队,全城居住两万余户,计十万多人。当年的赫图阿拉外城,建有点将台、校场、仓廒区和制造弓箭、铠甲的烘炉,这里主要是努尔哈赤演练兵马、囤积粮草、制造武器、驻扎部队的地方。内城则是政治、军事、文化的中心,建有尊号台、八旗衙门、驸马府、关帝庙、城隍庙、地藏寺和显佑宫。清王朝入关进京后,又在这里兴建了守尉衙门、理事通判衙门、启运书院、文庙、诸阁祠等。”

悦悦说:“当年的赫图阿拉内城,建筑辉煌,文化昌盛,十万金戈铁马穿行于此,十里商贾闹市热闹非凡,城中还有一口被人称为“千军万马饮不干”的启运井。 这些古迹在在本世纪初得以重建复原,昨天。赤老师与团队一起瞻仰亲睹。实际上,老城村这块地方四百余年地覆天翻。”

 

 

   回忆到此,悦悦语气有些沉重:“然而,这样一座由山岗孕育出惊天动地清王朝之辉煌古都,却毁于本世纪初在中国土地上爆发的日、俄战争。内城现存的“尊号台”遗址,是明万历44年,后金天命元年,也就是1616年,努尔哈赤称汗的地方。正白旗衙门在内城的东侧,保存得较为完好。关帝庙,位于南门内西侧,为努尔哈赤在位时所建,现又重新翻修过。皇寺也就是地藏寺已荒废,仅存满汉文碑刻、铜钟及础石。古井位于城内最低处,井水甘甜,长年不竭,是当年和现在内城唯一的一口水井,至今当地人仍在饮用。内外城的城墙、城门还在,仍可供旅游者登临怀古。”

 

    此时,悦悦爷爷赤诚真,听着议论起这块土地往事触景生情立马插话:

   “当年兴京,也就是咱赫图阿拉这块地儿,在日俄战争前一年,即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是管辖着通化、桓仁、浑江、集安四个县的兴京厅,隶属奉天府。宣统元年,1909年,升格为兴京府。民国初年,废府为县。民国十七年,改兴京县为新宾县。几起几落啊!”

 

                               (待续)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hatbkqf.html

乱云润生2020草稿版四十的评论 (共 0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