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青石古道(散文)

2020-04-19 11:56 作者:东家人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青石古道

散文

赵华甫

在芳英的记忆中,老家的青瓦木房就在青石铺就的古道边。古道边上有三棵大香樟树,老家就叫三棵树。当年古道上终日行人不断,人困马乏时就在大树下歇息。

芳英听老人说,这条青石古道东联湖南长沙、宝庆、衡阳,西接贵阳、昆明,直通缅甸、泰国。

芳英十三岁的那年,她的父亲不幸染上疾病去世了。不久,她的母亲改嫁跟黄瓦匠走了。黄瓦匠是湖南人,他是沿着这条青石古道从东边来到芳英家的寨子附近烧瓦的。芳英的母亲跟了他后,就沿着青石古道往西边去了。丢下芳英和年迈的爷爷奶奶生活(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那年天的一个下午,青石古道上来了一支小队伍,有二三十个人左右。他们只有两支冲锋枪,其他的全是“狗屎刮刮”的老步枪(有点像旧时竹制捡狗屎刮)和土制的手留弹。队伍上的人讲话芳英不太听懂。只见他们衣服破烂,有伤兵,有人坐下来找虱子。他们在芳英家门前的古道边大树下歇脚,一个炊事兵来到芳英家买了一只鸡和粮食,要借芳英家煮饭吃。当时芳英家里的粮食只有包谷,兵们就七手八脚的用磨子堆、用碓对冲,然后用芳英家大锅煮吃。饭煮好没油炒菜,他们只有这只鸡煮,但是他们带有块盐,当时贵州缺盐。芳英的爷爷就送他们两勺油,当官的感谢说不要了,可是围在灶边的兵们还眼巴巴盯着看想要点,老人就把这小罐子猪油送他们了。当官的就留下一块盐给老人做交换。当官的边吃饭边和老人摆政事,他说他们是从江西来的,是中国工农红军,是穷人的队伍……

吃完饭太阳已经落山,老人跟当官的说,从清平往麻哈大路古驿道有国民党重兵把守,下司往鸡场古道也有重兵把守都不可走,只有走小路往马场坪方向。当官的犯愁了,这小路怎么走?有个向导就好了。芳英看出了当官的犯难了,就自告奋勇的说:“我给你们带路!”

当官的抬头一看眼前的这个小姑娘,有些诧异,问:“你多大了?”

“我十四岁了!”芳英说的是虚岁,乡下人都是这样子说年龄的。再说,过了这个年,芳英真的也是十四岁了。芳英说,“这条路,我和阿公赶马场坪走过。沿着青石古道走五里,改走小路,我记得。”

当官的还是摇摇头,不答应。芳英的爷爷说,芳英这孩子,记得路的,可以带路。

天黑之前,芳英就跟队伍沿着青石古道走了。走五里,改走小路,走了一晚,天亮前快到距马场坪有十来里路,前面探知,马场坪有黔军王家烈的部队重兵把守,西行去不得,队伍只有改走北边,避敌锋芒,寻找机会与北上瓮安的主力红军会合。

这时,当官的看天亮了,叫勤务兵给芳英一块银元,打发她回去。

芳英说,我不回去了,我要跟你们走,顺便找我的妈妈。任官兵怎么劝说,芳英死活都不愿回去,要跟着队伍走。

当官的心软,竟然答应了。芳英成了红军的一员,她跟着队伍走瓮安,北渡乌江,走遵义,过云南,进四川,爬山,过草地,一路风餐露宿,九死一生,来到了陕北窑洞。家乡的青瓦木房远了,大家挤在窑洞里,晚上睡觉翻身都要喊“一二三”一起翻身。

后来,她被编入红军西路军,队伍开进河西走廊,宿黄河边。再后来队伍被打散了,芳英被俘,受尽折磨,被卖到青海西宁当丫鬟,从此隐姓埋名,与组织失去联系……

光阴似箭,弹指一挥间,半个世纪过去了,当年红军西路军浴血奋战的悲壮历史最终得到了组织上的正确认定。组织上派人找到了芳英,承认了她的红军身份。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凭着对青石古道、青瓦木房,以及遵义、瓮安、马场坪、三根树的地名,上世纪八十年代,芳英在组织的帮助下,沿着青石古道,终于回到了阔别半个多世纪的老家。

(2020年4月19日初稿)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gzybkqf.html

青石古道(散文)的评论 (共 5 条)

  • 浪子狐
  • 海洋的宽容
  • 倪(蔡美军)
  • 稚藕弋
  • 东家人

    东家人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凭着对青石古道、青瓦木房,以及三根树、马场坪、瓮安的地名,上世纪八十年代,芳英在组织的帮助下,沿着青石古道,终于回到了渴别半个多世纪的老家。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