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黄梅戏团胡老团长

2019-07-02 09:32 作者:鄱湖小草  | 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黄梅戏团胡绍坤老团长

去年吧,县城又组合了个黄梅戏小班子,配合时政宣传,也演点古装戏。虽然,那个负责人工作热忱万分,也很有时下“领导艺术”(安排领导讲话都是按职位大小排顺序,即是时下的权力分配。呵,不这样,有鸡汤喝吗?);但总觉得没有原先那个味,不光是临时凑合,还有世俗的缘故吧。

说起黄梅戏,儿时的印象很自然地浮现出来了•••••一个中年丑角,一条涂了白色的舌头吐出半截,猥琐的身子,佝偻吊肩,嬉皮笑脸地抓蛤蟆,引得观众捧腹大笑——他,胡绍坤团长,一个大家熟悉喜欢的笑星演员,也是创建都昌黄梅戏团的老团长师傅。

胡绍坤是安徽人,11岁开始从艺生涯。说起来,还有个传奇的故事。他家很穷,9岁跟人学裁缝。11岁时在一个大户人家做衣服,隔壁有个戏班子,在教徒弟排演一出戏段子,徒弟学了半天,没学会,他却学会了,就随口哼唱了起来。隔壁的戏班主一听,为之一震,循声而来,见是一个做衣服的孩子在唱,于是就问:

“你怎么知道唱这戏?”

“我是刚刚学隔壁唱的呀。”胡回答说。(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戏班主听了,更是惊奇,心想,这是个学戏的料,好有天赋。于是对胡提出:

“你跟我学戏吧,保管比做裁缝好!”喜欢唱戏的他,当然愿意。就这样,胡绍坤在这个叫花门楼的戏班里唱戏了。他的记性好,艺术天赋高,很快,他就成了戏班里的名角,特别是在安微、湖北、江西三省交界一带很有名气。一直到解放,演了二十好几年的戏。他的肚子里尽是戏文,脑海里满是台词,连细胞里都是艺术分子吧,真是名副其实的老戏骨了。

新社会,县、市、省都组织戏团班子,他像宝贝一样,成了抢手货,争相来聘请其为师傅组建戏团。1950年被彭泽县请去教黄梅戏。几年后,在彭泽县培养了一批文艺骨干;接着又被湖口县请去教戏,同样也培养了一批文艺骨干;1960年吧,我们都昌县也请他来组建戏团,几年后也培训出了一批文艺人才,在全县各地巡回演出,深受群众欢迎。

黄梅戏调优美动听,韵味足,如行云流水,委婉清新,特别是怀宁县的白文,质朴易懂,是大家喜的地方戏。大概是我读三年级的时候吧,黄梅戏团下乡来了。十来岁的孩子,看戏是瞧热闹,叫做看红的进,绿的出,看不明白什么,只是觉得好玩而已。有点印象就是县衙役都是红帽子,穿红短打衣,手里拿着大板子,或者是抬着县老爷,屁股摆颠着走着扭步。啊,还有个《访白袍》,对,说唐中的一折。两大将比试武功,那个黑花脸的用三鞭换来红花脸的两锏,黑脸的年轻点,赢了,当元帅。但是打不过白花脸的高丽大将。在危急时,是白袍小将救驾。所以引出了黑花脸尉迟恭夜访白袍小将。呵,那个张士贵是个奸臣,想篡权,就是不让白袍小将出来为朝廷效力,在黑脸元帅点兵时,茶中加酒,黑脸喝醉了酒,仍然没有查出白袍小将薛仁贵。哈哈,这个有些印象,但不知是县戏团,还是别戏班演的。反正县戏团下乡,很有气派,布景好,演员多,乐队齐全。

1963年,我正是小学毕业阶段,黄梅戏又下乡了。这次做了十多天,老师不准我们看戏,我们偷偷地去看。记得,叫什么来着,什么打豆腐吧,胡团长扮演一个不务正业的丈夫在钓蛤蟆,布袋里的蛤蟆跳出来了,他伸出个白舌头,一扑一抓,捉住了蛤蟆,那种喜形于色的样子,真的好可爱呀。台下好多观众认识他,都说,“那是胡团长!”还有《杨八姐救兄》印象较深,扮演杨八姐的,台下有人说,‘那是湖口县来的演员(其真是胡团长叫来的湖口女徒弟来都昌助演的)’,圆润的脸蛋,年轻漂亮,武打功夫好,唱功更是一绝,不用说,那女演员一定是胡团长的得意门生吧。

1966年秋季,我正在九江师范读书。一天傍晚,在市文化宫门口,看见我县的黄梅戏团几个女演员,里面有台柱子袁金枝。当然啰,我这个小观众肯定会认识演员的嘛。可能是全市的文艺汇演吧。

尽管我那时是个不懂戏的小观众,但是县戏团,做的好不好,演技高不高,那扮相,那台风,那唱腔,那念白,那武打技巧,也还是能够看出一些吧。我感觉好像与现在电视里的古装戏也没什么区别吧;特别是给穷乡僻壤的农民们带来了不少欢乐,丰富了他们的文艺生活啊。

胡团长有个儿子叫胡跃进,是1958年出生的,胡团长当时已是四十五岁的人了。我是在晨练中认识胡跃进的,他的陈氏太极拳打得很好,传统少林拳也很精通,特别是笛子吹得特棒,县里算是顶尖笛子手吧,真的是胡团长的艺术基因的缘故呀。胡跃进说父亲文革时被迫改行了,当时江青不是搞了三个样板戏吗,古装戏是四旧的东西,不能演。演员们觉得没意思,都不愿意再演戏了,戏团也就萧条了。演员们都各寻出路,胡团长也就万般无奈地离开戏团,去了西山粮食部门。是因文革,离开了他45年文艺生涯的舞台,那时的胡团长心里,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不过,他还是算幸运的,没受冲击;著名演员严凤英,文革时可惨了,唉••••••

胡团长虽然离开了舞台,现也早已作古,但他为社会作的贡献是有口皆碑的。他在都、湖、彭三县撒下的种子还在,他的敬业精神还在。这不,前些年,他的徒弟黄友和、陈庆夫妇在我大屋圈村教戏,最后还在我村演了一场示范戏,陈庆夫妇也演了他师傅的拿手戏《打豆腐》,陈庆的老婆,那舞台身段好有范儿呀,尽管已不再年轻了。据说,这些老戏骨还经常组织小戏班下乡演戏呢。

胡绍坤老师傅——这位都昌观众的忠实朋友,人民艺术家,人们还是会时常忆起的••••••

2019年6月27日初稿

7月2日修改稿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gwspkqf.html

黄梅戏团胡老团长的评论 (共 3 条)

  • 早岁那知世事艰
  • 王东强
  • 心静如水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