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山水罗田话今昔

2019-03-21 09:33 作者:卖热干面的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山水罗田话今昔

王建福

学历史时,知道了吴国和楚国。伍子胥从楚国逃往吴国,过不了昭关,一之间愁白了头。昭关是吴国与楚国之间的关卡,位于大别山脉的湖北与安徽交界处。大别山是吴头楚尾。

学地理时,知道了淮河流域是一条重要的地理分界线,也知道了长江流域是中国最大面积的江河流域。老师说,淮河流域与长江流域的分水岭,是大别山。

山分吴楚,水入江淮,大别山是个了不起的山。战国时期的两个国家,华版图上的两大水系,都是以它来划分。罗田县,就位于这了不起的大别山区。它自东北向西南倾斜,东北角的大别山主峰天堂寨海拔1729米,西南角的三里畈温泉海拔46米,南北相对高差1683米。境内群山环抱,重峦叠障,千米以上高山就有7座。罗田县境内有5大水系,有包括巴河、白莲河在内的大小河流501条。高山、险峰、奇松、怪石、云海、温泉、急流、银滩……奇山秀水,罗田占净!(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如此丰富的山水旅游资源,过去的罗田不懂,还要叹息:唉,八山一水一分田,穷。

过去的罗田确实穷。

1971年,我作为下放黄冈的武汉知青,到罗田参加响水潭水库建设,住在水库附近的一个小山村。那里的农民,一年有一半时间要吃红薯、包谷。遇到年成不好,还要饿点肚子。房屋也多为土砖或石头垒砌,非常简陋。农民们从日头出来忙到满天星斗,也就是基本能够糊一张嘴。我在那里每天拉着板车上工下工,也多半是为了能够端上食堂里的那半斤钵饭。响水潭的水,深沉安静,如同玉石翡翠。但在我眼里,搜寻捕捉的却是偶尔浮上头来换气的鱼儿。找爆破队搞点炸药雷管,扔到深潭里炸几条鱼,那就是享受。

1979年节,我们几个同事开了厂里的救护车,到罗田一座大山里接一位回家探亲生了急病的工友,在大山脚下一个依山傍水的小山村歇了一夜。主人就着堂屋正中的篼子火,招待我们吃吊锅,喝自酿的米酒。吊锅里煮的一点咸鱼咸肉,惹得几个不能上席站在墙边的小孩子瞪圆了眼。我招手把他们喊过来,一个人嘴里塞了一块。我注意到,孩子们的脚上,竟没有一双不破的鞋。有的孩子,甚至连袜子都没有!

屋外的群山,银妆素裹。山下的白莲河,封冰如玉。数九寒连鞋都穿不上的人们,哪里有闲心欣赏这样的美景?!

八山一水一分田的聚宝盆,却当成了一个穷窝窝。贫困的罗田啊,你脸朝泥土背朝天,看到的就是那一分田。你有没有想过抬起头来,登高望远,放眼天地,看看这壮美的山河?!

罗田的奇山秀水啊,你是养在深闺人不识啊!

今天,我站在丰太集团旗下豪华大气的“大别山度假酒店”门口,俯视着门前宽广的广场和广场右侧古香古色的观景亭。我的视线又穿越观景亭,把巍巍群山和滚滚云海尽揽眼底。我分明看见,罗田,这个大美人,已经走出了深闺。

事实上罗田的变化并不是在今天,不是在汉网长江网“文化扶贫论坛”召开时,我才感受到的。几年前,我们单位组织年满50岁以上的老同志过重阳节,到罗田天堂寨小住了两天。那两天给我的印象,不仅仅是奇松怪石瀑布成串,也不仅仅是板栗鸡汤香鲜绵甜,而是已经不再为温饱而发愁的罗田,是已经懂得展示自己绰约丰姿的罗田,是已经开始把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的罗田。

原来当初不识罗田的绿水青山,不是因为人的迟钝,而是政策所限。心不敢想,眼不敢看,就只能在那一分田里兜圈圈啊。同样的山水,在改革开放的阳光照耀下,才开始入人眼、入人心,罗田人终于晓得欣赏它的美丽、感受它的灵气,珍惜它的价值,懂得要把它捧出来与世界共享。罗田山水终于有了与世界握手的机会。

于是世界把目光投向了罗田。

在领略了天堂寨的壮美风光之后不久,我又听说了九资河风景区的开发。那里满山满畈的乌桕红叶、鬼斧神工的十八瀑布和十八深潭开始脍炙人口。随后,丰太集团又豪掷三十个亿,连续推出了薄刀峰景区和三里畈温泉。眼光远大的投资人与勤劳智慧的罗田人一起,规划设计,因形取势,修公路,搭栈桥,架索道,建宾馆,除杂草,伐恶木。于是嘉木立,美竹露,奇峰显,温泉出,罗田的山水焕然一新!

今天,当我看到武汉、黄石满街的公交车上流动着温暖的三里畈温泉和险峻的薄刀峰美景广告时,我已经可以想象:有多少文人拍客休闲驴友正在奔向罗田的山山水水,有多少财富和机会正在滚滚流向这个曾经贫困的大别山区,有多少人因此有了就业机会和稳定的收入,有多少家庭就此告别了贫困走上了富裕之路!在薄刀峰的鹤皋古街上,农家乐旅馆粉墙黛瓦成行成片。穿着时髦的女老板就是本地山民。她操着浓浓的罗田乡音告诉我:“沾了旅游开发的光,温饱是没有问题了。”我说,这样美丽的地方,观光旅游的人会越来越多,今天的温饱会走向明天的富裕。大嫂开心地笑了。

那天晚上,在大别山度假酒店宽敞的大会议室里,汉网、长江网的“文化扶贫论坛”上,登台“论剑”的著名作家刘富道老先生把剑锋直指活动主题:这个扶贫论坛应该改两个字,叫“促富”论坛。是啊是啊,罗田山水就是巨大的财富啊,怎么能够让它老戴着一顶贫困的帽子?丰太集团的领导立刻吩咐工作人员修改了电子屏幕上的论坛名字。

于是全场欢笑,鼓掌!

我站在海拔1400多米的薄刀峰上,把万顷云海踩在脚下。身边,苍劲的迎客松铁树银勾如虬龙游走,壁立的岩石闪耀着金属的光泽。薄刀峰,薄刀峰,这是多大的一把刀啊!几公里长几米宽的刀峰象一把利刃插破云天,我们就这样游走在矗立于茫茫云海的刀尖之上。漂浮在云海里的座座山峰如仙山琼阁,海市蜃楼,好一个“薄刀一刃裁云锦,大别千峰舞玉龙”!恍恍惚惚,怎么就有了“羽化而登仙”的感觉?

我躺在三里畈温泉温暖的汤池里,让地下几百米涌出的琼浆滋润着干涸的体肤。耳边,是美女们在温泉游乐场冲浪时发出的尖叫和欢笑。“温泉水滑洗凝脂”,这是皇族显贵们才能享受的惬意。而今,普通百姓能够随时享受的温泉,比皇族显贵们享受的更豪华更舒适!一群刚刚泡完温泉的女孩儿说说笑笑走过身边,一个个明眸皓齿,面如桃花、步履轻快,顾盼生辉,分明一幅“仙女出浴图”啊。

我想起大别山度假酒店旁那座观景亭上的一幅对联:“峰壑最堪游更枫叶红时杜鹃开处,云霞真难舍有天堂留客仙女迷人。”我以为,这是对今天的山水罗田最贴切的注解。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gtopkqf.html

山水罗田话今昔的评论 (共 6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