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母子相依为命

2018-12-05 21:02 作者:老龙  | 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母子相依为命

程一中原著(1) 程正渝翻译并整理

我四岁的时候,父亲考贤因病去世,母亲朱慈安(1873—1959)决心独自把我抚养成人,才有我的今天。

那时,祖父广明(2)分给母亲一亩六分水田、和一些山上的旱地,母亲独自勤俭地在横榨岭山村经营。

我幼时患疟疾,没断过药物。我母虽忧愁劳苦,却更加坚定抚孤守节的志向。

我母成年累月昼出耕田,归纺绩。闲暇时,母亲决定让我进天塘书院就师读经传。母亲在夜晚纺绩时,常常让我在纺机旁诵读诗文,并引以为乐。(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1909年,母亲亲自张罗我跟珠溪的萧金香完婚。因为这时我家经济状况已较宽裕,母亲想享含饴弄孙之乐了。

辛亥革命胜利,去旧革新的思潮兴盛,桂阳县也办起了高等小学堂。母亲慨然允许我考入县校学习。

1913年,元宇出生。母亲既得抱孙之乐,不久,又把我家从横榨岭迁回世代居住的天塘村。

1914年,母亲让我到省府长沙求学,我考入了岳云中学,但因交不起学费,又到武昌旅鄂中学(供膳宿)就读。1917年我考入武昌中华大学,后来又到广东,并东渡日本游学(3)。虽然我读书求学的地方路途遥远,但母亲总让我在寒暑假回家团聚,母子相依为命已成为我们的生活习惯。

1918年,北洋军阀再度攻占湖南。我对母亲说,儿决心到广东投奔孙中山先生,报效国家,也不辱没母亲的大节。母亲欣然答应我,说:“我不能知道你是否必定成功,然而,我知道,你父已后继有人。我支持你参加革命以身许国。”不久,我接受孙中山先生的指示,到广东,又到福建从事革命工作

1919年秋,我妻萧金香在天塘病逝。后来,母亲认为,我中馈犹虚,不利于工作,多次督促我再婚成家。

1922年10月,我跟浏阳的杨允文(4)在长沙结婚,次年12月哲宣出生。

1924年,母亲带孙子元宇从天塘来到长沙,我始得略尽奉养老母的一片心。

1926年春,国民革命军第八军军长唐生智任北伐前敌总指挥,率部从湖南出征,我也斗志昂然地随军北伐。武汉会师后,湖南平定。我先在长沙任《南岳报》主事,后被任命为醴陵、湘潭县长(5)。那时湖南省因长期政局动荡、盗匪横行、治安较差,县政府首当其冲。有一次,母亲带儿媳和孙女到县政府我的居所暂住,母亲谈笑自若,说:“我曾多次经历劫难,你能当好县长,整顿好社会秩序,我也心安了。”

1927年,我任国民革命军第八军政治部主任。母亲嘱咐我,说:“你过去孤苦伶仃,而今友朋众多,更要勤于公务,不要以家事为念。”

1928年,我任第十二路军政治部代主任,随军北伐到北平,不久便接母亲到古都北平居住。母亲常以勤俭持家教育儿孙。她虽然喜欢游览风景名胜,却不许随行的儿媳、孙辈乘坐专车;她老人家常常以步行为乐。

1929年春,我任第五路军军法处长(少将军衔),母亲告诫我要“慎刑好生”。所以,我在任期间没有定过一例极刑。

1929年,唐生智反蒋兵败,全军覆没。之前,我被委派去广东参加会议谋求和平。临行,母亲对我说:“我知道你必不走险棋,你去南方谋出路,我很放心。”

1931年秋,“9 ▪ 18”事变,我正奔走于广东湖南谋统一救危亡。母亲毅然决定:儿媳和孙子分居上海和北平;她只身还乡作准备,以应对重大事变。

我母虽已年逾花甲,却精神矍铄,异于常人。这些年,我忙于为国事奔波,顾不上奉养老母,真是四难未已!诚如诗经所说,不遑将母之时也!

1934年,我在南京西华门置地盖房,称之为“颐园”,以表颐养母亲之意。

1935年,元宇与四川秀山的张国华结婚。1936年夏,曾孙女正江诞生,母亲非常高兴。

我自投身国民革命以来,没能为母亲侍奉尽孝,时不我待,唯有希望革命建设取得成功,以告慰母亲。

故乡湖南桂阳天塘第二次续修《程氏宗谱》之际,谨奉上本文以自勉。

1936年秋程一中誌于南京颐园

附:《吾母朱太夫人事略》原文

吾母朱太夫人事略

程一中

一中生四岁而孤,吾母守节,自誓俾庇赖而为生,以至于今日。

盖自先君见背,家固式微,略有薄田营治山庄。

中幼患疟疾,药物不绝于室。吾母忧勤处此,坚操益励。

吾母经年事耕绩操作,暇余,初命中入乡校,就师读经传。母常命中夜就纺机诵读以为乐。

及中弱冠,为娶萧氏金香,因家计渐裕思抱孙之乐也。

辛亥革命鼎新说盛,吾母慨然许中入县校。

明年卒业并生元宇。吾母既得抱孙之喜,更规复世居天塘村旧庐。

且命中再入省校,旋负笈武昌,复入粤,东渡日本游学。

虽道远,必召中寒暑回家团聚,母子相依为命,习固然矣。

迨革命事急,中谨请于膝前,曰,儿决入粤从孙公游以竟救国之志,不辱吾母之大节。吾母欣然允诺,曰,余不能知汝之必有成,然知汝父之将有后,汝其以身许国可也。中受命入粤,既之闽。

吾母即喪其子妇。已而以中中馈犹虚,数驰谕责中宜有家室。

壬戌岁,奉命与允文吴氏结篱于长沙。越年举一女,中迎吾母之长沙,至是始得略养吾母之心。

丙寅春,国民革命军兴,中奋袂以从,武汉会师,湘省平定。

中受命先后长醴陵、湘潭县政,时湘中久伏横暴,乘时思逞,县治首当其冲。吾母携子妇及孙女在治舍言笑自若,曰,余数履忧患,汝能治,予亦安也。

丁卯夏,中主八军政治部,吾母告中曰,吾见昔尝孤苦,今友善众多,其勤力于公,勿以家事为念。

越明年,中随湘军北伐掌政训,师次北平,乃奉吾母作寓旧都。母常以勤俭所以居患难之意教儿孙,虽喜游观景物亦不令子妇孙辈常御车,多步行以为快。

己巳春,中获新命掌湘军军法,吾母以慎刑好生之旨为戒,故吾未尝定一极刑。

是冬,风云骤变,中匆匆辞请欲南走粤以谋和平。吾母曰,固知汝之必不走险,汝其行吾心安也。

辛未秋,东北巨变,时中方在湘粤谋统一救危亡,吾母乃毅然令子妇及孙分居平沪,且只身还乡以应非常之变。

中始得供职中央军委会,继受国府简任实业部秘书,旋任参事,乃迎吾母入京寓。

吾母年逾六秩,精神矍铄,异于恒人,顾四难未已,不遑将母之时也!

仅就京师西华门置地筑室,颜曰颐园,聊以颐养吾母之意耳。

乙亥即令孙元宇与秀山张氏国华结婚。丙子夏,元宇诞一女,吾母颐然以为乐。

唯念中奔走革命以来,未尝为母作乐,以宣哲未敢缓也,盖有待革命建设之成功,以慰吾母之望也。

谨述事略于譜牒自勉云。

民国二十五年秋男一中誌于南京颐园。

注释:

(1)程一中(1896—1960),又名良易。湖南桂阳人。1917年考入武汉中华大学,不久到广东投奔孙中山。。1926年随国民革命军到长沙创办《南岳报》宣传北伐;并先后任醴陵、湘潭县长;1927年后任北伐军第八军政治部主任、第五路军军法处长(少将军衔)等职。1932年起任国民政府实业部秘书主任、农商银行上海分行经理等职。抗日期间曾任国民党中宣部秘书主任、重庆军事运输委员会委员等职。1946年加入民联(民革),任上海组织委员兼民革联络工作;1949年3月,奉命到长沙建立民革组织,并从事湖南和平起义的策反工作。解放后,任湖南省人民代表、政协湖南省常委、省政府参事室参事等职。

原文《吾母朱太夫人事略》选自湖南桂阳桥市天塘《程氏宗譜》(三修版)第五卷27—29页。

(2)程广明(1840—1911),曾为孙子程一中聘请老师,教他读书。

(3)游学:20世纪一种国际性跨文化体验式教育模式。学生在游学期间(一般1—4周)到国外学习语言课程,参观当地名校,入住当地学校或寄宿家庭。参观游览国外的主要城市和著名景点,真正做到了学和游的结合。

(4)杨允文(1903—1985),继父杨秋湖早年留学日本,同盟会会员。

(5)1926年程一中任湘潭县长期间,正值毛泽东在湖南考察农民运动,他们有过交集,程受到过毛泽东的表扬。解放后,程受到毛泽东的接见。

2018.7.整理。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grxskqf.html

母子相依为命的评论 (共 2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