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庆兔兔日记》2944庆小兔穿裤子

2020-03-27 07:06 作者:庆兔兔  | 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2944-二零一九年七月七日星期日阴天转中31℃~23℃客厅早晨温度28℃ PM2.5-60

不知不觉地里就热燥起来了。

八点钟听见庆小兔在哭,妈妈不断地跟庆小兔说着,庆小兔叽叽咕咕大喊大叫,也不知道庆小兔在要什么。

一会门打开了,庆小兔要喝奶。

我来到庆小兔跟前,庆小兔正在床上走。

我问:“刚才是哪一个大青蛙在哭呀?”(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妈妈说:“刚刚小九是不是很丑呀?”

庆小兔说:“不丑。”

妈妈说:“不丑,以后你再这样哭,就让你一个人好好的哭。”

外婆买菜回来,我说小九刚刚哭了。

外婆问妈妈:“小九刚刚哭了。”

妈妈说:“我把窗帘打开,小九就不愿意了,我就让他哭。”

外婆要给庆小兔洗脸洗屁股。

庆小兔说:“我要妈妈洗。”

听到妈妈说:“你两个手拉着裤腰,你把脚伸进裤腿。”

过去看庆小兔穿裤子。

庆小兔的裤子已经套在小腿上。

庆小兔手里拿着一片防蚊贴。

妈妈说:“你把这个给妈妈。”

庆小兔说:“这是我的。”

妈妈说:“你穿好裤子,妈妈再给你。”

妈妈说:“现在你站起来,把裤子拉起来。”

庆小兔翻身趴在床上,庆小兔高高的撅着屁股。

妈妈说:“你起来呀。”

庆小兔还是四肢着地撅着屁股。

妈妈说:“你起来呀,你这样把屁股对着别人是不礼貌的。”

庆小兔站了起来。

妈妈说:“你把裤子拉起来呀。”

庆小兔坐在那里看着妈妈。

妈妈说:“你怎么不拉裤子呀?”

庆小兔说:“我要外公拉。”

妈妈说:“是你穿裤子,你为什么要别人拉呀?”

庆小兔说:“我要外公拉。”

妈妈说:“不行,你要自己学会穿衣服。”

我说:“你又不是不会穿衣服,为什么要外公拉呢?”

我离开了庆小兔。

我拿起起奶瓶说:“外公去洗奶瓶了。”

我洗完奶瓶过来,庆小兔还站在那里。

庆小兔终于从房间里出来。

妈妈说:“你可以自己穿鞋了。”

庆小兔把鞋放在跟前,庆小兔坐在爬行毯上。

妈妈说:“你把鞋的粘扣拉开,你用两个手把鞋撑开。”

庆小兔把粘扣拉开。

妈妈说:“你一个手拉着这边,一个手再拉着那一边,拉开了,你把脚伸进去。”

庆小兔两个手拉着鞋子两个边,庆小兔把一个脚伸进鞋里,庆小兔的脚后跟进不了鞋里。

妈妈说:“你要想办法呀,你要用两个手帮忙,你用手拉鞋子后边的瓣。”

庆小兔没有跟着我们一起走。

十点半庆兔兔庆小兔跟着妈妈一起过来了。

庆小兔问:“毛巾被呢?”

我说:“毛巾被在屋里。”

庆小兔悄悄地说:“看电视。”

我说:“妈妈在家里,你去找妈妈。”

庆小兔说:“不找妈妈,找外婆。”

我说:“你可以去找姨妈呀?”

庆小兔说:“不找姨妈。”

庆小兔来到厨房找外婆,庆小兔看见了奶瓶。

庆小兔说:“我要喝奶。”

庆小兔忘了看电视的事情。

庆小兔说:“尿尿了。”

庆小兔跑到卫生间门口停下来。

我说:“你把裤子脱下来。”

庆小兔说:“裤子尿湿了。”

我摸了一下庆小兔的裤子,庆小兔的裤子没有湿,我还是把庆小兔的裤子褪下来。

尿完尿我要庆小兔把裤子拉起来。

庆小兔说:“外公拉。”

我说:“为什么外公拉,你又不是不会拉。”

我去厨房帮着外婆切菜,庆小兔就在卫生间里大声地喊着,姨妈听见庆小兔在喊就来到卫生间。

庆小兔来到我的跟前问:“警车呢?”

我说:“你自己玩的东西,你自己为什么不找呢?”

我去帮着庆小兔找警车。

庆小兔抱着挖掘机过来了。

庆小兔说:“挖掘机找警车。”

庆小兔来到我的跟前。

我问:“刚刚裤子是不是你自己拉起来的呀?”

庆小兔说:“姨妈拉的。”

我没有看见,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姨妈帮着拉起来的。

庆小兔停下来在看电视机上边的节目。

姨妈说:“小九,不要站在电视机跟前。”

庆小兔问:“妈妈呢?”

姨妈说:“妈妈在给哥哥辅导功课。”

庆小兔站起来说:“找妈妈。”

姨妈说:“姨妈跟你玩。”

庆小兔说:“我不要。”

姨妈说:“我们躲猫猫。”

庆小兔说:“不躲猫猫。”

姨妈说:“我们网鱼好不好?”

庆小兔说:“不好。”

姨妈说:“姨妈给你念书。”

庆小兔说:“不要姨妈念书。”

庆小兔的说话声音越来越大,庆小兔几乎就是在大喊大叫。

妈妈出来了。

妈妈问:“小九,你怎么了?”

姨妈说:“小九要进书房找妈妈。”

于是妈妈把庆小兔带进书房里。

早上只是白云满天,中午的时候,白色多了一点沉重,许许多多的灰色斑块挂在云的下边。

今天妈妈送庆兔兔去上跆拳道。

庆小兔午睡起来,拿起那个断了扳把的步枪。

庆小兔说:“姨妈拉。”

姨妈说:“你去跟外公把钥匙要过来。”

因为我是用钥匙拉枪栓的。

吃饭了。

我问庆小兔:“我的钥匙呢?”

姨妈问:“小九,外公的钥匙呢?”

庆小兔转眼间钻进海盗船里,庆小兔拿着钥匙走了出来。

姨妈说:“小九就这一点好,他放的东西,他都会记着放在哪里了。”

吃完午饭庆小兔跟妈妈一起在书房里睡觉。

庆小兔起来的时候,屋里已经开灯了,不是庆小兔起来晚了,而是外边乌云压顶,大树摇曳了。

妈妈把电视机打开,妈妈就去书房给庆兔兔辅导功课。

我过去看,庆小兔趴在沙发上看电视。

我说:“大青蛙,你怎趴在看电视呀?”

庆小兔说:“我要。”

我说:“我们坐起来看电视好不好?”

庆小兔说:“不要。”

我说:“你这样看电视会把眼睛看坏的。”

庆小兔说:“要这样。”

姨妈说:“小九怎么趴着看电视呀,是不是你要告诉汽车,是不是汽车也要躺着开了。”

庆小兔说:“要这样。”

姨妈说:“要不,我们要电视机也躺下来好不好?”

庆小兔说:“不好。”

庆小兔说:“喝奶。”

姨妈说:“你要喝奶,你就坐起来好不好?”

庆小兔这才坐了起来。

庆小兔是在看《超级卡车》。

庆兔兔从书房出来了,庆小兔坐在庆小兔的旁边。

姨妈问:“超级卡车变成什么了?”

庆小兔说:“变成了铲车了。”

姨妈问:“铲车在干什么呀?”

庆小兔说:“铲车在工作。”

姨妈问:“铲车在做什么工作呀?”

庆小兔说:“铲车在搬东西。”

超级卡车来到变形的按钮跟前。

庆小兔说:“粉红色按钮。”

姨妈说:“小九,你也知道是粉红色按钮呀。”

庆小兔说:“按。”

庆兔兔跟着妈妈去学跆拳道的时候,外边的大雨已经哗啦啦地下了起来。

突然听到庆小兔大哭起来。

庆小兔说:“我的眼睛。”

姨妈在拿毛巾。

姨妈说:“你为什么用油手去揉眼睛呀,要毛巾擦一下就好了。”

姨妈给庆小兔擦眼睛,庆小兔还是在哭泣。

姨妈说:“一会就好了。”

庆小兔说:“我的眼睛。”

姨妈说:“流一点眼泪,把眼睛冲一下就好了。”

庆小兔说:“眼睛疼。”

姨妈说:“我们再擦一下好不好?”

给庆小兔又擦了一下眼睛,庆小兔还是在喊眼睛疼。

姨妈说:“我们看一集电视好不好。”

庆小兔说:“我还要看。”

姨妈问:“是不是看电视眼睛就不疼了?”

庆小兔说:“疼。”

姨妈继续拿着毛巾给庆小兔擦眼睛。

庆小兔说:“我的眼睛。”

姨妈说:“怎么办呢?一会就好了,就是油有一点辣的缘故。”

电视机没有开,庆小兔趴在姨妈的身上,庆小兔慢慢的睁开眼睛。

外婆喊吃饭。

姨妈说:“小九,我们去吃饭吧。”

庆小兔说:“不要。”

姨妈说:“你不去吃饭,姨妈就去吃饭了。”

庆小兔看着姨妈说:“让开。”

庆小兔说:“要外公。”

我说:“你是不是不听话的大青蛙呀,大青蛙就不会像你一样,大青蛙呱呱呱,大青蛙可听话了。”

庆小兔说:“要姨妈。”

姨妈拿着一个大龙虾说:“小九,要不要吃呀?”

庆小兔说:“姨妈吃龙虾。”

我端起细面条,这是随龙虾一起送来的快餐。

庆小兔说:“不要。”

我说:“是不是要外婆吃呀?”

庆小兔说:“不要。”

我说:“把面条给姨妈吃好不好?”

庆小兔说:“不要。”

我说:“那我们就给姨吃。”

庆小兔说:“小九吃。”

姨妈拿着一个龙虾大钳子问:“小九要不要这个呀?”

庆小兔伸出手接过大钳子。

庆小兔拿着大钳子说:“夹着疼。”。

庆小兔说:“外公吃。”

庆小兔指着说:“龙虾有刺。”

我说:“龙虾没有刺,龙虾有一个坚硬的壳。”

庆小兔说:“一个大龙虾,有一个大钳子。”

姨妈问:“小九你要不要吃龙虾呀?”

庆小兔说:“姨妈吃龙虾。”

庆小兔在碗里拿起一个大钳子胖胖身体的龙虾。

庆小兔说:“姨妈,大龙虾。”

姨妈说:“等一会,姨妈就来拿龙虾。”

庆小兔用手举着龙虾,庆小兔等着姨妈来拿龙虾。

姨妈说:“小九,把龙虾给姨妈。”

庆小兔说:“姨妈,给你一个龙虾。”

姨妈拿着龙虾还没有坐下来。

庆小兔说:“姨妈,不用谢。”

我笑着说:“姨妈还没有说谢谢呢,你怎么就说不用谢了。”

姨妈说:“姨妈还没有谢谢小九呢,谢谢小九了。”

庆小兔说:“不用谢。”

庆小兔又找到一个又肥又壮的大龙虾。

庆小兔举着龙虾说:“我们要强壮吧。”

庆小兔把龙虾递给我。

庆小兔说:“外公吃。”

我说:“外公不吃龙虾,这个龙虾有一点辣。”

庆小兔把龙虾伸向姨妈方向。

庆小兔说:“姨妈,给龙虾。”

姨妈说:“姨妈的龙虾还没有吃完,你先把龙虾放在你的盘子里,一会姨妈过来拿。”

庆小兔继续在碗里找大钳子的龙虾。

庆小兔挑起面条在吃。

庆小兔转动转盘在找菜,庆小兔把一盘炒黄瓜片转到跟前。

庆小兔说:“我要吃黄瓜。”

庆小兔很快把一片黄瓜送进嘴里。

庆小兔用勺子在舀黄瓜,勺子不是很好舀,我给庆小兔夹了一片黄瓜。

庆小兔说:“大的,我要大的黄瓜。”

庆小兔一连吃了五片黄瓜。

庆小兔的勺子上悬挂着一根面条。

庆小兔举着勺子说:“钓鱼,钓鱼了。”

吃完饭余承泽来到柜子跟前。

庆小兔用手指着坚果说:“要这个。”

塑料包装袋有一点坚韧,我用手只是撕开一个小缺口。

庆小兔把一瓣核桃仁递给我。

庆小兔说:“外公吃。”

塑料包装袋开口有一点小,庆小兔的手伸不进去,庆小兔捏着塑料包装袋底部,塑料包装袋里的坚果一下子都倒在沙发上。

庆小兔把干果一个个排在沙发上。

庆小兔说:“一个一个排排队。”

姨妈说:“小九,我们把坚果放进袋子里好不好?沙发上是坐人的地方,多脏呀,你这些东西是要放进嘴里的。”

庆小兔把坚果一个个又重新放进包装袋里,沙发上还剩下两个防潮剂袋子。

庆小兔举着防潮剂说:“姨妈生日快乐。”

姨妈说:“这是防潮剂,防潮剂是不能吃的。”

庆小兔说:“我知道。”

庆小兔把防潮剂扔进垃圾盘里。

庆兔兔和妈妈回来了,庆小兔马上迎过去。

庆小兔抱着妈妈说:“妈妈,我好喜欢你。”

庆兔兔和妈妈开始吃饭。

庆小兔说:“小九坐。”

庆小兔坐在妈妈跟前看庆兔兔吃饭。

妈妈在旋转餐桌上的转盘。

庆小兔问:“妈妈,你要吃什么?”

妈妈说:“妈妈在找龙虾。”

庆小兔说:“小九来,小九转。”

庆兔兔拿了一片海苔,庆兔兔给了庆小兔一片,庆小兔很快吃完海苔。

庆小兔跟妈妈说:“姨妈吃海苔。”

妈妈给庆小兔一片海苔。

庆小兔把海苔给了姨妈。

庆小兔问:“我的呢?”

这一片海苔也消失在庆小兔的嘴里。

庆小兔又来到妈妈跟前。

庆小兔说:“外婆吃海苔。”

庆小兔给外婆一片海苔,同样庆小兔自己也有了收获。

庆小兔拿着压路机在沙发边沿在开。

庆小兔说:“救命呀,我要掉下去了。”

压路机继续前行。

庆小兔说:“不行了,我要掉下去了。”

庆小兔把大汽车搬了过来。

庆小兔说:“抢修队来了,抢修队工作了。”

庆小兔把压路机放在大汽车的顶棚上,大汽车开到姨妈的跟前,庆小兔把压路机放进姨妈的拖鞋里。

庆小兔推着拖鞋说:“鲨鱼来了。”

姨妈说:“好可怕,姨妈害怕鲨鱼。”

庆小兔说:“抢修队来了,姨妈不要害怕。”

庆小兔假假地从大汽车上边拿了东西。

庆小兔说:“姨妈,生日蛋糕。”

姨妈伸出手说:“给姨妈的生日蛋糕呀?”

庆小兔说:“有盘子。”

姨妈说:“生日蛋糕是装在盘子里的呀?”

庆小兔一个手假假地托着,庆小兔一个手点着蛋糕说:“生日蛋糕要用叉子吃的。”

姨妈说:“哦,吃蛋糕要用叉子呀。”

外婆说:“你告诉外公,风扇和空调哪一个好一些?”

庆小兔说:“空调好。”

我问:“为什么空调好呀?”

庆小兔说:“空调凉快。”

我说:“风扇不是也凉快吗?”

庆小兔愣了一下说:“空调凉快。”

洗完澡庆小兔说:“妈妈说。不能看电视。”

庆小兔说:“我受伤了。”

外婆说:“你看他腿上都肿了。”

昨天我并没有仔细看庆小兔的伤,我只是知道庆小兔的踝关节有一些擦伤,今天洗完澡,看庆小兔的两条腿上,没想到庆小兔的两条腿伤痕累累,特别是踝关节已经肿了起来。

外婆问:“小九,你为什么会受伤了?”

庆小兔说:“坐地上了。”

外婆说:“以后再外去玩还闹不闹了。”

庆小兔说:“不闹了。”

庆小兔不断地用手指着腿上的伤疤说:“疼。”

庆小兔又不断地指着电视机说:“看那个。”

我说:“你看吧。”

外婆说:“他也没有要。你怎么让他看电视了。”

我说:“他回来就说电视了,他只是没有直接说看电视而已。”

妈妈洗完澡出来。

妈妈说:“小九,你怎么又在看电视了。”

外婆对庆小兔说:“看完这一集,我们就把电视机关了。”

庆小兔说:“到床上去。”

庆小兔躺在床上说:“喝…。”

庆小兔后边一个字已经变音,我知道庆小兔在说喝奶。

我故意问“你是不是要喝水。”

庆小兔又把喝奶的奶字略微说清楚一点,但是奶字还是似像似不像。

我说:“你跟外婆说,你想干什么。”

庆小兔喊道:“外婆,喝奶。”

尽管庆小兔这一次的奶已经很像了,外婆一下子还是没有听明白。

外婆问:“你要干什么?”

庆小兔这才大声地说了一声喝奶。

爸的视频来了。

妈妈说:“小九,你跟爸爸说,你在干什么?”

庆小兔说:“我在收拾东西。”

庆小兔说:“爸爸,我长高了。”

庆小兔在给爸爸朗读《晓》。

庆小兔是手舞足蹈,庆小兔每念一句,庆小兔的动作跟着就来了,庆小兔两个脚还不断地移动步伐。

妈妈说:“爸爸没有听见。”

庆小兔对着手机说:“花落知多少。”

爸爸还是没有吱声。

庆小兔继续在说:“花落知多少。”

妈妈说:“小九那么精彩的表演,你怎么没有一点反应呀?”

爸爸说:“小九表演的好,小九继续努力。”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grebkqf.html

《庆兔兔日记》2944庆小兔穿裤子的评论 (共 2 条)

  • 山鹰
  • 浪子狐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