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飘然而去的花头巾

2018-10-01 15:48 作者:文生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羑河纪实之九十九

飘然而去的花头巾

文生

老忠六十多岁,在深秋的天气里,农活也忙的差不多了,这日不想和老伙计们坐在墙角下晒太阳,有一塔没一塔地闲聊和抬杠,就在村里没目标地乱走,不知不觉过了铁路拐上三十亩地的地方,这是村里少有的大块地。

地里的麦子绿绿的,但深浅不一,这是下种时间不一致导致的。眺望远处,有的地里枯玉米杆儿还焉立着,看样子打算一年只种一季了。就是想补种也没办法,四周麦子已经长出来,中间一块空地上补种不可能不伤到麦子,虽然说,麦子目前压一压也有好处,但压多了也不好,会踩坏麦子的,很容易起纠纷。如果是大家统一种就没这事了,但现在是各顾各。

老忠长叹了一口气,地实在太零碎了!他和许多人的想法一样,想把零碎的地集中到一块,但就是协商不下来,谁都怕吃亏,成功的不多,不由说,还是过去生产队时集中种好呀。(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老哥,麻烦一下,这里是往高白塔走的路吧?

老忠看这问路人,结实的身子,一身运动服,脸色有点黑,头上系着花头巾,单腿支着山地车,手里拿着半块瓷片样的智能手机看。老忠知道这是好多城里人闲着没事干,就骑着山地车乱跑,一天跑几十里甚至上百里的也有,大多是集体跑,也有分头跑的,还有跑单帮的,也就见惯不惯,说,是的,往前走就是高白塔。

花巾头说:那儿真的有又高又白的塔吗?

老忠说:老早以前有,周围有好几个白塔村,都说塔在自己村里,俺也说不清究竟在那个村,高白塔里姓高的多,崔白塔里姓崔的多,杨白塔里姓杨的多……,不比黑塔就俺石林黑塔村一个。老忠心里不快,心想一个大老爷们头上系一块花头巾包着头象什么样子。

花巾头说:我年轻时也下过乡,干过农话。

老忠说:毛主席派下来的学生,好。俺村里以前也有好多,我也和你们玩过。你是在那个村里大有作为的?

花巾头说:我是沟南那边的知青。四十多年了。退休了,到朋友家住几天,没事出来玩。

老忠说:他不陪你?

花巾头说:独行惯了。

老忠说:要不到我家坐坐?喝两杯,俺看见知青就想起过去,多少年没见你们了,有时也挺想的。老忠客套的说。

花巾头说:不用这样。我们那时不懂事,没有少出花样。

老忠说:过去的事了么。年轻人,谁不做些傻事?从城里来的,倒比我们这些到城里胡乱念过几年书的人愿意下地干农活。

花巾头说:表现吧。其实我们是一门心思想回城。

老忠说:你是咋回城的?

花巾头说:考进去的。

老忠抻起大拇指,说:好。看你戴着花头巾,俺还以为你是弄虚作假回城的呢。心里对花巾头有了好感,又想到布包头是太平天国的标配。

花巾头说:刚才听你说,现在还不如过去。你说的对。我想,城里的好多孩子,也真的应该象我们当年那样,到农村吃吃苦才是。

老忠说:别这样说。现在人们都吃不起苦了,能出去的都出去了,就是俺们这些老头子种地了。俺们这些老头子种地也是马马虎虎的了,地不锄了,草不拔了,粪不沤了,都靠铁牛、化肥和农药了。农村的孩子也和城里人一样了,都不知道汗滴禾下土了,又没有城里人下苦功学习的劲头了,只知道打游戏了,初中没念完就想着出去打工了…… ,老忠侃侃而谈。

花巾头听一连串的“了”后笑着问:你的地有多少呀?

老忠说:这里有一亩三分地吧。

花巾头说:这么小?

老忠说:不小了,这还费了好大功夫才换好的。俺家种着五六块地呢。皇上规定了,每个人一亩三分地是底线,要不国家也不强硬地按人头画十八亿亩的红线了。

花巾头笑了笑,说:呀,有这样的说法?

老忠说:可不是。说起来,其实种地已经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我们也没能力多种了,也不想多种,也就是图个吃粮。

花巾头说:为啥?

老忠说:种麦子其实是靠吃补贴,种一亩秋地纯收入也就是二三百元的样子,只有我们这样的人没有办法,才种。

花巾头说:我看周围有不少大棚,都弄啥呢?

老忠说:啥都有。养鸡养牛养驴的什么都有。也有养狗尿苔、鸡皮菜的。

花巾头说:养蘑菇和木耳吧?

老忠说:对,你知道这个,看来当年在农村没有白混。

花巾头说:我们当年在你们眼里就是混日子?

老忠说:生气了?当时你们整天就是想办法回城,不安心种地。

花巾头说:不生气,是事实,我也没下过多少地,忙于学习考学了。

老忠说:好,你没有把日子过瞎。

花巾头说:听您刚才说,还不如生产队时,这话咋说?

老忠说:是说不如那时种的实在,现在大家随着性子种地。

花巾头说:听说不少地方又把地集中种起来了,这里不搞?

老忠说:听说过,东边平地里的人们都去打工了,没有人种地,有大钱的看上了,村里的干部连哄带骗,替大家作主,把地流转出去了,每年大钱给点小钱,就这人们闹的不行。这里是山地,大钱看不上。

花巾头说:您觉着呢?

老忠说:其实人们心里也愿意,就怕到时拿不到钱。如果能拿到钱,也中。

花巾头说:过去分,现在合。

老忠说:没办法,不来钱,现在水都浇不起了。

花巾头说:旁边就是水渠,还能浇不上水?

老忠说:水费太贵呀,地太碎呀,浇不过来,又不愿意过别人家地浇,那样不便宜了别人?有的靠天吃饭了。

花巾头说:把地转出去,中不?

老忠说:不想,地在自己手里才实在,也不想让人家长期种。还有,能随时把地收回来。

花巾头问:为什么?

老忠说:长期种,到时说不清地究竟是谁的了,遇上不讲理的人,你就没办法,也告不赢,现在蛮霸的人不少。

花巾头说:不是地都有证么?

老忠说:人家说要等调整。

花巾头说:但不管啥说,地合在一块种,才有收益,也是大局。

老忠说:这就是三国上讲的,合久必分,分久必合。

花巾头说:应该是合中有分,分中有合,分合结合。

老忠说:你说的对。在地里干过活的认识就不一样。俺们希望这事慢慢来。

花巾头说:分起来容易,合起来难。

老忠说:你说的中。大家是怕在合中失去权利。

花巾头说:种地多的都是些什么人?

老忠说:当然是只会和只能种地的人了,大多是亲朋的地,还有讲信用的。

花巾头说:一般种多少?

老忠说:一家人五十亩到一百多亩吧,也就过去的小地主,弄好了和在外面打小工的差不多,一年挣二三万的样子。

花巾头问:农闲时干啥呢?

老忠说:打打零工。

花巾头说:山那面有好多工厂。

老忠说:种的地多了就分不开身,去不成了。

花巾头问:如果地统一种啥样?自己只管管理,收获是自己的。

老忠说:那当然好,但我们这里搞不成。

花巾头说:为什么?

老忠说:集体力量太小。地太碎。机械用不上来。

花巾头说:有道理。花巾头从山地车上的拿出两瓶纯净水,给了老忠一瓶。

老忠略作拒绝,想了想接受了,挣开水帽喝了口水说:你对农村的事懂的多。

花巾头说:常关心三农。没有你懂的多。

老忠说:农村的事做起来很难的。

花巾头说:这和清官难断家务事一样,在鸡毛蒜皮的事上没完没了的,大事都误了。有的人家为了一把草能把事情搞的不可收拾。对地的感情也是复杂的。

老忠说:你到底是在农村呆过。

花巾头指着一块石头问:这块石头是什么?田界?

老忠说:对。眼见为实才放心。老忠觉的文化人讲就是有道理,不比和那些老头子们在一块,整天就是说长道短,骂人心不古。觉着花巾头戴花头巾肯定有正当理由。

花巾头说:过去讲农业的出路在于机械化,水利是农业的命脉,前提是土地集中,我们最终还得走这条路。

老忠说:是的。记着从前有个想法,人们到城里上班一批,搞副业的一批,在家里靠机械种地的一批。但现实只能是分地单干。

花巾头说:我年轻时人也听过这样的说法。现在也是三批,只是路径不同。

老忠说:分地好,又逢上了良种化肥基本普及。可也是毛主席他老人说的,分了地后,大家各人顾各人,什么样的坏事都出来了。

花巾头说:毛主席说:搞单干,两年都不要,一年多就会出现阶级分化,其中有共产党的支部书记,贪污多占,讨小老婆,放高利贷,买地;另一方面是贫苦农民破产,……,问题就是这样摆在我们的面前。

老忠说:你记忆力真好。

花巾头问:不分地就没有这样的事么?

老忠笑了笑,说:你当年在农村生活过的。

花巾头也笑了,说:知道。招工当兵上学都是干部子女优先,作风上的流言也听了不少,我们回城也少不了麻烦干部。

老忠说:世道,不好说呀。

花巾头说:不过现在也有少数村,凭集体的力量,大家也共同富裕起来了。

老忠说:你说华西村、南街村?还有离这里不远的西辛庄村?俺知道,也盼有能力的干部带俺们干。

花巾头说:这是极少数特例。说到底这些村也是凭市场经济的力量才发展起来的,最终还靠产权清晰。

老忠点头,说:对对。

花巾头说:当年分田靠运动,合作化靠运动,分责任地差不多靠运动,这回新的合作,千万不能运动。

老忠说:那靠什么?

花巾头说:靠好政策、好作风,靠产权分明,靠经济的力量,靠和风细,靠大家的事商量着办,靠均田制、田里不鬻。

老忠问:均田制俺懂。田里不鬻?

花巾头说:这是孟子的话,田地公有,不能私下里买卖的意思。

老忠说:俺好象听懂了。

花巾头说:但田地的使用权可以依法转让,说白了就是你们说了算,但要规范。

老忠说:天快晌午了,要不,到俺家喝一杯?咱们好好喝一喝,嗑一嗑。老忠这下是真心的。

花巾头说:不了,和那面说好了,我还着赶紧跑过去呢,人家在那面等着呢。

老忠说:那,你快过去吧。老忠认为花巾头戴花头巾是防晒、招风和方便认识,不是为了标新立异。

花巾头说:咱们以水代酒吧。

老忠说:好。

俩人碰了水瓶喝起了纯净水。

老忠说:这水真好喝。

花巾头说:我也是。

其实老忠喝不惯瓶装水。老忠看着骑着车飘然而去的花头巾,想,君子之交淡如水,是可遇不可求的,和能谈到一块的人来说话,少见的说出真心话,水就是好水,如饮美酒。

羑河纪实系列原创

2018年10月1日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gqpskqf.html

飘然而去的花头巾的评论 (共 7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