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冷水洗尘

2019-06-17 08:17 作者:高山流水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冷水洗尘

何方

其实,冷水是一条我家乡并不知名的河流,许是水源大部来自山泉,水温常年清冷,于是便有了冷水河之名。

冷水的水脱俗于清澈透亮、冰清如玉。喜欢与冷水相伴清澈见底的日子,那澄澈见底的河水,一年重复一年的在山间环绕奔流,是的变幻轮回,是山谷对光阴的碰撞诉说,是流水对生活的清澈回响。些许艰险、些许劳苦,只会被山风吹散,沉淀在峡谷,被河水冲淡,搁浅在险滩路途。

冷水两岸重重围裹的大山,常常示人以高傲卓立。群山绵延、沟壑纵横、峰崖裸耸,直凌头顶的天空。在山与水的经年累月的合力之下,冲刷出的这一弯那一道的开阔地带,便形成了属于冷水的家园。家园四望,那山水如画的风景,四季变幻着春花的烂漫、夏泉的清凉,秋叶的红遍,冬的苍莽。若论冷水的景致,无疑会让你眷恋、让你痴迷,让你魂牵绕。

记得,父母在世的时候,每逢假期,总要带着妻儿回冷水老家逗留一段时光。冷水是度夏最好的去处,炎炎夏日,走在冷水河畔,凉风习习,头顶蓝天白云、胸怀青山绿水,耳绕蝉儿欢唱,这是世外桃源的冷水。若烈日当空,步入河中,随意跳进那一泓泓的深潭,冷水便瞬间沁肤。来几下蛙泳狗刨,石下摸几只小蟹小鱼,丝毫感觉不到夏季燥热,这是神仙不羡的冷水。冷水的夏景色撩人,独自仰躺在一尘不染的沙滩上,乘凉赏月,这时的月亮挂在山峦,山影婆娑,晚风拂柳,河水浅唱,偶有山花香气悠悠袭来,将群山照得朦朦胧胧,这是迷离忘我的冷水。(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然而,再美的冷水,也难逃“穷山恶水”的诨名。

说是“穷山”。是因山是石头山,堆积着贫瘠的土壤,庄稼年年欠收;说是“恶水”,是因每年汛期,从高耸纵横沟壑急冲而出的山洪,都会毁坏农田、房屋、甚至冷水岸边几代人在坚硬如铁的崖石上凿出的山路。

群山的阻隔,冷水的冲毁,封闭了冷水通向外面的世界,肩挑背驮的生活,时时成为冷水人的生活常态。

俗话说,“穷山恶水出刁民”。庆幸的是,冷水虽是穷山恶水,但刁民却不曾出。而相反,大山赋予了冷水人若谷般的胸襟,铮铮如石的骨气,他们变得更加仁厚、拼搏、乐观、坚韧。上善若水,冷水也养育了冷水人的善良、理性、清澈、淡然。

2012至2015短短的三四年间,父母相继过世。随话说:“父母在,家就在”,心中一下失去了着落。如今,父母都不在了,意味着冷水这个家就不在了。冷水,这个生我养我的家园,恐怕今后真正变成了回不去的原乡。

所幸,留守在老家的大姐,给了我们姊妹四人一个属于冷水的家。大姐及我们都称为“九哥”的姐夫承担了父母的角色,姊妹四人每年总要回到大姐家居住一段时间,享受天伦之乐,其乐融融。

父母在时,总认为“千好万好不如老家好”,一直坚持待在冷水老家,自足自乐,守候着几亩贫瘠的土地,勤耕着“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的希望。

有时想想,父母这勤劳、仁厚、清澈、上进的品质,姊妹几人以及各自家人似乎都毫无保留的继承着。这品质,是对父母家风的传承,无疑,也是对冷水的反哺。

也许,再小的河流都有着一个海洋梦。五十余公里冷水,流量虽小,却挡不住她成为丹江的一支溪流,经过丹江、汉江、长江的传送,最终注入渤海。

像冷水的海洋梦一样,更多的冷水人也都有一个城市梦。自上世纪九十年代起,一代代冷水年轻人通过打工、求学等途径,慢慢融散在各个城市安家立业。随着近年来移民脱贫的深入,冷水几乎举村外迁。

定居城市多年之后,才慢慢明白,世间最美的心灵居所不是喧嚣,不是浮华,而是安静。毕竟,生活的天籁,需要在安静的环境中凝神静听。心境星移,才渐渐理解父母生前反复唠叨的“千好万好不如老家好”的真谛。

也许,冷水,才可以真正洗尘,洗去城市喧嚣浮华,不浮躁追逐,不迷失自我,不堕落不前。静静安守在属于自己的心灵家园,去清澈的做人,雅静的生活,安然的行走。

作者何方,栖居鹿城,现供职县教育督导室。闲时趣文字,执笔为念,沾惹秦岭风骨,凌乱丹水澄心,吟咏生命浅唱。《一人一桥一鹿城》、《雪,流年转身中的一抹涂白》、《闲暇时光书浅读》等几十篇作品,散见于《中国散文网》等多家网站。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gkrpkqf.html

冷水洗尘的评论 (共 5 条)

  • 心静如水
  • 听雨轩儿
  • 淡了红颜
  • 雪儿
  • 浪子狐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