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真正的幸福

2018-10-05 15:44 作者:倪臻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生而为人,活着的根本意义在于获得幸福

幸福是水到渠成,是瓜熟蒂落,是千迥百转后的相逢,是繁华散尽后的拥有;幸福是父母,伴侣之爱,子女之爱,友谊之诚;幸福是所有社会关系的总和给予一个人心灵满足。马斯洛理论把需求分成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爱和归属感、尊重和自我实现,在自我实现需求之后,还有自我超越需求。通往幸福的道路上,走着那么多孤独的人:风平浪静,辗转徘徊在迷思之岸;月朗星稀,踌躇孤独在幽寂之乡,每个人都是哲学家,是自身命运的诘问者。“我歌月徘徊,我舞影散乱。""慨当以慷,忧思难忘。"那些咽下的叹息,不由自主的泪水,瞬间的软弱,片刻的生无可恋,种种情绪都由"我"而来,扪心自问,我幸福吗?什么是真正的幸福?什么样的人才能获得真正的幸福呢?

生活在社会中的每一个人都自然而然地和他人发生联系,每一个人都不可避免地成为另一些人幸福链条的一部分,一旦这个链条断裂或者不复存在,靠这个链条所维系的全部幸福也就化为了乌有。那么就可以解释人为什么以短暂的一生对永恒孜孜以求。对超验主义者来说,永恒是一滴露水,承载万物也承载自己;对先验主义者来说,永恒是被唤醒的自我的理念世界,无所不能;对芸芸众生来说,永恒恰是一帖温良的药膏(幻觉)贴在时间(存在)的伤口上,暂时缓解了茫然无措的痛楚。不,不是饮鸩止渴,人类的共同痛苦在于,他既不能判断那挥之不去的情感锁链最初起源的一环,更无法判定这链条最终延伸终结在何处,假如根本就没有终结呢?这完全是可能的,你可以用命中注定解释初始的困惑,假如那命是有起始的,但却无法用命中注定去解释最终的结果,假如真的有那样的结果的话---这就好比一个人生来就是孤儿,从不知生身父母,他身上所具备的一切卓越都没有原形可以印证,也就让他血脉里潜藏的恐惧永远也无法消除。正因为因此,人类克服未知带来的痛苦采用的惟一手段是把握当下,那些终其一生致力于某一件事的人,那些把所有的思考都奉献绐某一个信仰的人,那些坚定不移地用脚踏实地的奋斗实现伟大想的人,他们是真正的智者,因为前世不可追溯,来生一片模糊,神也无法实现真正的救赎,那么只剩下一种方法是可行的,那就是认识现在的“我”,并以“我”创造现在的生活,现在是可以释解人生苍茫的惟一办法,能够把握现在的人都是真正的勇者,他和虚无达成了谅解,他和未来握手言和,他不信神也不畏神,他找到了自我,也就无意中破解了生存的秘密,找到了幸福的法则。

1656年7月27日,一只巨大的号角,在犹太教堂的屋顶上发出沉闷的呜呜声,教堂里烛火辉煌,许多身穿黑衣服的人肃立着神情分外严厉,一个白发苍苍的老拉比捏着一张大纸,以极其严肃甚至痛苦的声音宣布将斯宾诺莎开除教籍:“谁也不许同他交谈,谁也不许与他通信,不准任何人帮助他,不准任何人和他住在一起——”教堂里一时陷入了无边的寂静,紧接着蜡烛被一一吹灭,一片黑暗里仿佛世界末日已经来临----作为犹太人的末日,确实真的来临了,打从那天起他成了世界上最孤独的人,那一年斯宾诺莎仅二十四岁。如果没有《伦理学》散发的自由之光,没有那些凄凉的孤寂里繁茂如林的思想,这个终生在狭窄寂寞的阁楼里打磨镜片为生的哲学家还会在芸芸众生里脱颖而出吗?困守书斋的浮士德不能,斯宾诺沙也不能,对血肉之躯来说,世俗基于物理高于真理的理论会击溃一切敢于完全无视和藐视它的灵魂,尘世用生存法则打造的牢笼甚于铜墙铁臂,既然物理被允许先于真理而存在,一切先验的超验的超越于物理之上的特性都必须低下头来,心甘情愿地膜拜它制定的法则,就像岩石被海浪雕刻,悲伤却无可奈何。但尽管如此,还是有了《伦理学》,你可以惊讶海水把沙漠变成汪洋,也可以诧异星辰变成了钻石,在某一个时刻,被压榨的真理从阁楼的缝隙里透出光芒,它如同浮出海水的冰山,宣示了非同一般的存在,被允许和星辰相接也被允许沐浴阳光,这一切是怎么实现的呢?在物理和真理之间,有一个什么样的基质在逆转它们的法则呢?浮士德在魔鬼摩菲斯特的帮助下,创造出了一个全新的世界,践行和实现了他的书斋理想,这个过程和《伦理学》们的诞生异曲同工,这是很有意思的一次重叠,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摩菲斯特仿佛是一个特别的超验者,它仿佛灵魂本身,善于巧妙地操纵先验的不可驾驭来遵循物理本身的枯燥和冷酷无情,把地狱的歌声剪成美丽图案贴在天堂的窗户上,那么追根究底,它是实实在在的吗?它是另一个法则,是物理本身的不可战胜,还是真理自我的永恒之光呢?在斯宾诺沙手里,摩菲斯特化身镜片,它用飞扬的有毒粉未毒害了哲学家孱弱的身体,让他只活了44岁,但它用来购买他灵魂的债券是使他的灵魂汪洋恣肆,建造了一个伦理学的真理殿堂:“这是一个天堂般的世界,一个伟大的简单和纯洁的世界,人类有权进入这个世界,但是对它怀有敬畏和崇敬之情。"

浮士德临终前喊道:"真美啊,请为我停留一下!"而斯宾诺沙平静地熄灭了生命之光。在斯宾诺沙身上,可以清晰地看到一切出类拔萃的人身上都具有的一个显著特征:他比其他任何人都更清醒的意识到自我的全部需要并且为之付出了终生的热忱和努力。他的崇高理性的完美无暇予以灵魂的启示甚至超过了他的哲学殿堂能予以后人的精神教益,勿庸置疑,他获得了真正的幸福,他的哲学世界的绚丽和深邃映衬着他尘世生活的纯洁和简单,用毫不费力的和谐揭示了自由的本质。他的世界是黑白分明的,他善于拨云见日去伪存真,并用非凡的意志实践理性的崇高,从而使幸福之路笔直向前,他所依靠的特质并非审时度势的权衡而出自于对自身完美的极度渴求,他是高傲的,这种高傲源于天性的绝对自我的完全自觉,在这一类人身上,真正的幸福的获得显得轻而易举,因为纯粹的爱的力量被自我所驱动,从而所向披靡,使一切世俗之爱不再蒙尘,他凸显它们予它们以自身同样的热爱,为它们洗净铅华并使之升华,在平等的凝视里使灵魂和肉体融为一体。他们能获得幸福不是比芸芸众生更幸运,而是比他们更不幸,因为他们不会随波逐流人云亦云以规避孤独的宿命,但他们亦因此拥有了自我和一颗忠诚于自身的相濡以沫的灵魂,他们获得了取得真正的幸福的惟一条件,即使他们孑然一生。

真正的幸福就是对生活本质的把握。为获得真正的幸福而付出的一切努力都是值得的。一个人是否能获得幸福取决于他对幸福的理解以及追求幸福的态度,他对幸福的定义愈接近幸福本身,他愈能从日复一日为获得幸福而奋斗的艰辛里获得更大的动力去追求更高的幸福。一个人获得幸福的程度和他对幸福本质的认识成正比,肤浅的人沉浸在幸福的表面随波逐流,任何生活的风浪都可能随时打翻小船,让幸福变成泡沬甚至万劫不复,而另一种人乐意深入生活,他对获得幸福的渴望如此强烈,以至于他想深入到生活的每一个层面,探究生活的真相,了解生活的意义,把握生活的本质。这种人具有伟大的人格力量,他是一个真正的强者,他的强大和自然与宇宙的生生不息一脉相承,他不会因为一时的挫败而疑虑,也不因外力的干预而扭转,他的力量来自内心对世间万物的深刻洞察,对接近真理的无限渴望,对追求真理的无限热忱,对探索真理的无限热爱,对获得幸福的最大满足。(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gkpskqf.html

真正的幸福的评论 (共 6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