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夏日张扬,大冲里秋色明艳

2020-06-05 13:34 作者:湖南-刘文跃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经过长途跋涉,我们好不容易才找对地方。这里三面环山,洼地正中是一口还算不上水库的较大山塘。山林中喂着鸡鹅,山塘里养了虾鱼。从山塘塘基向上延伸至山腰,栽种着十数种经济价值较高的果树果苗,分了片区,也分了类别。

这里是资福镇珊瑚村大冲里,这里是大冲里山高林密的纵深。

大冲里的那个“里”字,在当地方言中读的是轻声,山民随口而出,并不显得那么生硬和突兀,让人顿感亲切亲昵。不知道是否还有名字叫作小冲里的山沟,没有谁个去仔细询问。毕竟,我们只是这里短暂停驻的浮云。

在我的眼里,大冲里尾上那座山,虽然没有攀爬过,应该也是附近最高的峰峦。是的,就是峰峦。因为环绕在山塘三面的那十数座高低起伏形态各异的山包,其实都是从一座大山上生长出来的兄弟,都是被大自然任意雕刻的杰作,却永远没有可能完成。

绿水,青山,果木飘香,鱼游禽闹,好一处休养生息的地方,让人顿生羡慕。“好山好水好地方……”,突然从我的脑海蹦出一首经典名歌中的一句歌词。

大冲里这口山塘和那座果林的拥有者,名字全称张明秋,一位年近半百壮志不已的山里汉子,一位投身乡村致富家园的行动达人。(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这是小满过后的第三天,太阳开始摆出盛来临的姿势,猛烈,炽热。幸好有山风时不时地拂扬来去,我们还能抵抗住当头晒落下来的火辣。这种天气,热情而和煦,就象张明秋见到我们时绽放在面庞上的笑靥。

不愧是在外打拼过多年的人物,张明秋和我们这些初次见面的所谓文化人坐在一起,一点也没有给人半点生疏的感觉,待人接物左右兼顾,话里话外爽朗赤诚。

每一个人的酸甜苦辣都可以细节几多戏说,每一个人的喜怒哀乐都可以撰写一部传奇。

当年,因家中穷困,13岁的张明秋远走他乡,在坑洞里思考明天的幸福;当年,19岁的他开始第一次创业,开办了江西碎石场,一分钱掰成两半花,五年后夺得“十佳外来投资优秀单位”殊荣……

回首往事,张明秋轻浅的笑容里,一种无奈的苦痛隐若浮沉。少年不知愁滋味,当年贪图一时的凉快而久睡石板,为年少无知买下大单,他患上了较为严重的风湿类病征。

也是当年,心系故土的张秋明咬咬牙关,下定决心返回家乡再创业,反哺父母,回馈乡梓,报答山村养育恩情。

自2009年起,一系列发展动作陆续铺开。租地500余亩,挂牌“明秋苗木种植专业合作社”;租地2000余亩开发名贵果树,成立“长沙市珊瑚水果种植专业合作社”;彰显原汁原味,“环天农庄”落成大冲里山巅。

“建设水果基地,是地方政府的支持和村支两委的推动”,张明秋感激感慨万千:“为了快一点租赁山地,我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为了说服乡亲,我一家一家寻找村民,不分昼无数次登门,还用了不少亏本的许诺。”面对农民式的狡猾,他曾经一筹莫展,力竭精疲。

张明秋说起创业的艰辛,那些斗智斗勇的故事,那些啼笑皆非的事例,一件一件好象就流动在我们眼前。好在他的心血没有白费,到了今天,“湖南省环天农业开发有限公司”已初显规模,光明在前。

渐近黄昏,我们抓紧时间去走马观花,看一看张明秋在大冲里播种的山水野望,瞧一瞧张明秋用汗水精心描绘的岁月蓝图。

山塘中的那座小岛,不知道是由人工堆筑还是自然天成,树冠都不是很宽裕,还阻挡不住猛烈的阳光。那张连结岛岸的吊索桥,虽然经过改造,铺满木板,编织了护栏,但是,通行时如果没有调节好身体平衡,悠悠晃荡便会突如其来,吓你一个心惊胆颤,尖叫声声。

凉亭中坐坐,绳床上躺躺,小径间走走,近水边站站,山与水,水和天,在这里静静交融,让人顿生惬意舒心。涵蕾、花、凌泓这几位女子,贪恋小岛的荫翳和宁和,不声不响地就和大家分道扬镳,留在那里谈天说地,玩抖音,拍视频。

一直在前面山勘边站立不动的贺爷看到我走近,盈盈调侃随口而出:“快来,这是你最吃的枙子花,纯野生的,绝对比中午食堂里插在花瓶中的要新鲜得多。”我一笑:“食堂里那些枙子花才是你最喜欢的。”真好,对话恣意由心。

实话实说,山边上自然生长的两颗枙子树野性十足,散发着阵阵馨香,入鼻让人神爽心宁,那或密集或独立盛开在阳光下的单瓣花朵,白得清纯,白得洁净,是那么的璀璨无暇,是那么的鲜艳欲滴,耀眼,眩目,令人不敢有半点辣手摧花的邪念。

伫立在用来拦阻储蓄山水的塘基上,极目视野开阔,可以俯瞰很远很远。那条村道随山势起伏盘旋,有行人如蚂蚁,有车辆似甲虫,若隐,若现。

塘基下面,是一口面积好象小多了的山地池塘,再往下,又是一口面积显得要更小一些的山地池塘。三口山塘叠罗汉,这种垂直组合,在山区地带都不多见。

如果遭遇大倾盆,汇集满溢的山水沿泄洪渠沟奔腾,是否能看到飞流直下三千尺的盛景?我突然萌生出想要观赏瀑布的白日欲望。都养了鱼,是谁在肯定地说。我暗自嘀咕,悔不该有那种恶意的惦记。

一尺都来了,还靠那么一寸么?和同仁沿塘基走过百来米,汗流浃背便不再是形容词,顾问、山歌等大部份人转身走上了回头路。我想去看看张明秋的果林,我想去闻闻张明秋的希翼,继续征程。也有人不怕酷热,俊夫追了上来,聊创作,说见闻,一路陪同我,前行。

这一片是蓝梅、乌梅,这一片是奈李、青橘,这一片是金丝蜜柚,这一片是红珍珠樱桃……,在山的那边,还有从国外引进的大白桃树林。我的内心萌动,在这块土地上,栽种的是名贵果树,栽种的是四季收成。

张明秋前前后后在这片土地上栽种下3万多株果苗,能够上市的果子还没有几种,还需要花上一到两年时间,才能全部开花结果。只有到了那一天,他才能放下纠结的心情,迎接自己成熟的胜境。

我踏足台湾桑葚林,撩开宽大的叶子,从刚开始零星挂果的枝条上,去仔仔细细搜索那些由青转黄、由黄转红、由红转紫的果实。一颗,二颗,三颗,四颗,我将手心摊开在俊夫面前,来吧,分享。慢慢咀嚼,有一点点甜,有一点点酸,口福在唇齿间流淌,回味悠长。

那条学名中华田园犬的土狗,趴在桑葚树荫下躲避阳光,听到有经过它身旁时发出的脚步声,稍稍抬起头来,勉强睁开眼皮瞅了瞅我,一声不吭地又睡了过去,舌头伸的老长,继续它的绮丽幻乡。

这里就是大冲里,山明水秀,空气清新,温度适宜,花果飘香夏秋

大冲里,有一座由张明秋精心打造的生态富民基地。

原创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ggubkqf.html

夏日张扬,大冲里秋色明艳的评论 (共 5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