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我从家乡来,说说家乡事(2)

2019-08-05 15:24 作者:天涯望海楼主人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从我清明回乡祭祖到现在已近四个月了 。在我上次回乡参加扫墓活动的过程中,我听到乡亲们谈论最多的就是如何筹集资金重建村里大厅这事。

大厅重建这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重建大厅是件好事,但最难办的事就是筹集资金——谁来担任筹集资金的牵头人?村里的乡亲都愿意拿出多少钱来办事?重建之事谁来负责操办?这些事都不是小事,都需要大家好好来商量,可是现在村里的青壮年劳力没有几人呆在家里,大家要聚拢来议个事都很不容易,你说要办成一件事不是更难吗?

从小生活在农村的人都知道,一个村子里最好的建筑一般都是这个村里的大厅。就人口而言,一个村子人口多的有成百上千,少的也有几十。就历史而言,一个村子的历史久远的可能有几百甚至上千年,而历史短暂的可能也有几十年。

人口聚集的地方必有活动,婚丧嫁娶、生日喜庆、迎来送往这些事情都可以说是村里百姓的大事,村子里举办这些大事的地方往往就是一个村子的中心所在——大厅。老百姓对这些事情历来都是很上心在意的,在百姓看来,村子大厅是他们心中最神圣的地方。

国有大典,民有礼仪,这是正常之国的应有气象。一国之民心中没有了神圣的典礼祭祀等活动仪式,他们的精神之根和血脉之魂也就没有了依归,那么他们的人生方向感难免就会出现问题。

我在家乡生活了二十多年,这个村子有一个很雅的名字——文焕堂。我不知道这个名字是哪个老先生取得,我估计给这个村子取名的老先生一定是个饱读诗书的人。“焕”有“鲜明、光亮”和“闪耀光亮的”之意,在“焕”字前缀以一个“文”字,这个村子的名字包含多少丰富的含义就可想而知了。村里没有关于村子得名由来的传说佳话,我今天只是顾名思义、一番附会而已。但我相信,这个村子的第一间房屋在奠基建造的时候,它的名字一定寄托着前辈先贤们的美好愿望。(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这个村子不知是在什么时候开始形成的,我估计它的历史也不过一百来年。村子里的人不多,目前也只有七八十个人。整个村子的房屋以大厅为中心,沿东西方向对称排列。

小时候,我们整个村子的所有房屋可以用大厅的一把锁锁起来。这样的设计可能是出于过去时代防贼防土匪的需要吧——如果有贼来偷盗和土匪来抢劫,村民高声呼喊,大家一下子就提高了警惕,快速藏好贵重东西,并众志成城,准备与贼匪进行坚决斗争。由此可见,我们的祖先的团队精神和警惕意识确实很强。

村子里的人全部是一个姓氏。近十多年来,村子里外出打工的人越来越多,再加上有人平时在镇上租屋陪小孩读书,所以现在留在村里干农活的人也就越来越少。

现在村子里所有的旧房子中,除了那个年代被划为地主成分的乡长兄弟俩的房屋牢固点外,其他的房屋难敌岁月的侵蚀,很多都处于摇摇欲坠的危险状态。几户人家的旧房子多年前就倒塌了,如果是在秋季节来到倒塌的旧房的地盘上,你看到它上面长着的枯黄杂草,心中一定会有某种特殊的感慨。

现在有种时髦的说法叫“加快城镇化建设”,由于人们的观念已发生很大的变化,有钱的人都在镇里或县城买了新房子,家里快要倒塌或已倒塌的旧房子也就疏于管理了。在倒塌的旧房前,那种断壁残垣的破败景象确实令人惊心。

历史久远的村里大厅只在上世纪的84年改建过一次。改建过的大厅仍然砖木泥瓦结构,房梁瓦檩全是木的,连大厅门口前的走廊上的两根大圆柱子都是原来就有的大柱。当时改建时没有找到合适的又直又长的优质木材,因而原来两个现成的大木柱又被用上了,只是让木匠用刨子把旧的痕迹刨去,再刷上一层油漆而已。

当年改建后的大厅的内壁粉刷了一层石灰,里面陈列着一张高高的长条桌,桌子两边放着两条又长又厚实的大木凳子。这凳子绝对是一棵大树直接加工而成,好粗好重,真的不易搬动。

大厅里陈设简单,大厅前方墙壁上除了挂着高高的神龛之外,神龛上还有一张老旧的领袖画像。大厅入口处的室内上方有一个较大的牌楼。过去,乡亲们常把闲置不用的农具放在上面。

在我的儿时印象中,一到暖花开的时候,大厅的一面墙上就落着好多从远方飞来的燕子,它们衔来软泥和细草在上面做窝。燕子飞进飞出,不时发出呢喃的欢快叫声,那亲切的叫声让人想到春天的美好,让你感到悠闲日子带给人的惬意。

“暗牖悬蛛网,空梁落燕泥。”现在的大厅里的四壁墙角和牌楼大梁上到处都是灰尘蛛网,这让我一下子就想到了那刻画逼真近乎白描的两句诗。近年来,除了几个重要的节气,乡亲们很难回到家乡来,因为他们很少有人在家里干农活了,在家里干农活也挣不了多少钱,一家人的生计确实难以解决。

小时候家乡一年中几个重要节日的庆祝活动让我回味无穷。春节、清明、端午、尝新、中元、中秋等几个重要节日里,村子里总是很热闹:上菜、点灯、燃香、鸣炮、揖拜、祝祷等程序都按习俗规定先后完成,在这个过程中,村子里的男女老少都恭立在大厅室内两侧,静默虔诚,看着村子里的长者主持祭祀或庆祝活动。活动完了,各人把自家的祭祀供品拿走,这时候大厅内外才喧嚷起来。

除了平时节日的祭祀和庆祝活动在大厅举行之外,人生中的重要仪式也要在这里举行,如年轻人婚嫁、老年人的寿丧、排场大的生日喜庆等等。乡村如果没了正中大厅,就好像一个人没了文化灵魂,那么乡村就好像不存在了一样,所以,乡村的兴衰往往能从村子大厅的变化过程看得出来。

现在村子的大厅真的就像一个人一样,彻底老了:屋顶的瓦片好多都松动了,虽然有泥瓦匠收拾过,但在大风雨的天气里,屋顶常常漏水,大厅的地面往往弄得潮湿不堪。雨水有时还会从脊墙垛口流下来,大厅左右两边的墙壁上也就会留下雨水渗漏下注的道道痕迹。另外,大厅后墙外的水沟由于没有及时疏通,一旦天下大雨,排泄不畅的浊水就从墙脚低处漫溢过来,厅内形成内涝,这严重侵损着大厅的基脚墙砖。左右墙壁上的某些地方已裂开了寸把宽的口子,这种状况已足以说明大厅的安全系数之低了。总而言之,这大厅再不拆除重建,真的就会在某个时候突然倒下去。到那个时候,我们每个人都无法在我们的祖先的神主牌位前禀告村里发生的一切事情,那无疑就是令人痛心的事。

我们兄弟两人都在外面上班,一个是县里的普通公务员,一个是普通的高中老师,都是拿低工资的普通工作人员。虽然这样,我们都很希望村里大厅能早点拆除重建,都表示愿为大厅的重建尽自己的一点心力。我想,如果我们都是富豪老板就好了,那么我们就可以为村里办大事慷慨解囊。可惜,我们都是生活重压下的凡夫俗子,乡亲们都在外面卖力气谋生。但是,如果真要筹备资金重建大厅,我们谁也不会逃避应该承担的属于每一个人的一份责任

再过几天,今年的七月半就要到了,我不知道担任组长职务的堂兄为大厅重建的事筹划得怎样了。我真的希望同为一个姓氏的乡亲趁着月半节回乡祭祀祖先的机会,和和气气坐下来,一起把大厅重建的大事谋划安排好,因为这事再也不能拖下去了,因为凡是关系到祖先祭祀和后人福祉的事都是大事,我们都不能含糊,都应该表现出我们足够的诚心诚意,否则,人生的意义又能体现在哪里呢?

这年头有钱好办事,但有了钱,我们更应做对路的事,否则,别人就会说你没头脑。现在我们村里的乡亲决心要做一件算是重要的事了,我想这事在祖先的护佑之下一定能顺顺利利做好。

我期待那座象征着乡亲们的团结,象征着族群的兴旺发达的大厅能早日建成,能如期出现在村子正中央的显著位置。我相信这座大厅会被建得轩昂雄壮,宽敞明亮,它光彩焕发,气势不凡。同时,我也真诚希望,重建后的大厅能在未来的无穷岁月里衍生出内涵丰富的乡绅文化来,那么,这样的地方也就真像一个有模有样有底蕴的乡村了。

【作者简介:何济民,网名天涯望海楼主人,笔名端木、云水鹤,中学语文高级教师;作品散见于报刊网络;喜欢以特别视角观察生活,喜欢在文字中穿行,喜欢以文字纪录生活。生活即为人生,人生需要真善美,文学艺术可以让人无限接近真善美的极致。】

著作权申明:非经允许,不得擅自转载原创作品。

如需转载,请加本人微信联系(微信号:hjmyunshuihe)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fxbpkqf.html

我从家乡来,说说家乡事(2)的评论 (共 6 条)

  • 从余东风
  • 榆木疙瘩
  • 诗心云卿
  • 雪儿
  • 心静如水
  • 听雨轩儿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