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大树与小草,菜花与牡丹

2020-07-06 20:43 作者:南晓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昨晚11点,朋友发来即拍的照片:一朵朵欣然怒放的昙花。真的被震撼了:洁白如,莹润如玉;虽生命只在瞬间,却绽放出惊人的美丽,沁人的馨香。

忽然想起我曾写过的《幽香洗尘》。写的是一种极普通的花:长在墙边屋角,繁茂如小灌木一般。也是里开放。花朵形如喇叭,长短不过寸许;颜色多为桃红,间或也有淡黄、粉白。儿时的我等更之如玩具:一串串穿成项链,一朵朵当做喇叭;那一粒粒黝黑的果实酷似雕刻的地雷,其果肉更绝了:一捏即成滑溜溜的白粉。于是这小小的尤物便得了一串美名:喇叭花、地雷花、粉子花。但,即便如此平凡,其馨香却也溢满夜空,毫不亚于娇艳的昙花。

油然想到尊重生命的话题:每一株植物都有其独特的美丽:无论大树还是小草,菜花还是牡丹。不是吗,它们都很“怡然泰然悠然坦然”。

世间的每一种生命都在顺天应时,欣欣然做成自己:无论大小,不分贵贱。因为,究其本源,它们都是由细胞组成;而所有细胞的成分都大致相同。

记得生物学家刘易斯·托马斯在其振聋发聩的名著《细胞生命的礼赞》中就屡屡谈到一个话题——生而平等,从一粒小小的细胞到复杂的生命体。

然而此刻,我却惭愧地想到了人,想到了人类的另一面:以邻为壑,妄自尊大,隔岸观火,幸灾乐祸……甚至,甚至巴不得来场战争。(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许多朋友都酷爱旅游,酷爱大自然;只是,怎么说呢,许多旅游照都反复突出一个主题:俊男靓女;而山水草木,甚至完全被挤出了画面。这,或许是自我感觉甚好;但,却也应了刘易斯·托马斯的那句话:“人类的自大”。如果我们也能把眼光,把镜头更多地留给自然,你会发现,便是一棵小小的丝瓜竟也如此不凡:它会神奇地感知环境,有目的地伸须长藤,精明地向邻舍攀援。记得国学大师季羡林先生在其名篇《神奇的丝瓜》中就曾“注视着细细的瓜秧和浓绿的瓜叶,陷入沉思,想得很远,很远……”。

嗯,扯远了。还是回到本文的议题:大树与小草,菜花与牡丹。大树可以遮阴,小草可以护土;菜籽可以榨油,牡丹则赏心悦目。世界如此美妙和谐,而人类,真的更应当彼此珍惜。

然而,毋庸讳言,现今的人类社会,却日渐蔓延着排外情绪以及夜郎自大的自誉自诩。便是我自己,也遗憾地陷入了纷繁芜杂,良莠不齐的微信;而忽略甚至忘却了周围的花木,世界的温馨……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fmrbkqf.html

大树与小草,菜花与牡丹的评论 (共 6 条)

  • 漫舞洛城
  • 浪子狐
  • 白云深处
  • 残影
  • 淡了红颜
  • 南晓

    南晓 静观身边和谐的花木,重温《细胞生命礼赞》,的确——“万物生而平等”——无论大树还是小草,菜花还是牡丹,它们都很“怡然泰然悠然坦然”。而人类——毋庸讳言,现今的人类社会,却日渐蔓延着排外情绪以及夜郎自大的自誉自诩:或以邻为壑,妄自尊大;或隔岸观火,幸灾乐祸……甚至,甚至巴不得来场战争。真的很遗憾!很希望能与大家一起反思,自省,改观……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