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疫情中的老文

2020-03-22 17:46 作者:文生  | 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羑河纪实一七五

疫情中的老文

文生

疫情期间,老文和老妻在家,听老妻讲城里人的事,然后就是合伙做饭。老文独自一人在家时,马马虎虎的对付着做饭,这会儿跟着老妻学了不少。一些吃的东西,做起来是很费功夫的,颇有“食不厌精”的意思,但总的说来,还是熬自已种的小米粥最好喝。要是以前,老妻早就回城照顾儿子一家了。

疫情期间,俩人还聊到当年谈恋的事,互相说当初自己和家里人都没有看上,只是谈谈看,不想现在俩人磕磕撞撞的过了大半辈子。原以为感情早已平淡,这时笑谈当年事,觉着有趣。也谈当下。

老文还记着村里的老人们说,明朝的时候,这一带也发生过疫情,先是旱灾,接下来是蝗灾,然后是兵灾,这一带村里的人死亡大半,用古书上的话讲,就是“死者太半”“死者什七八”“死者不可胜数”等。(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进入新世纪才二十年,非典、埃博拉病毒、中东呼吸症以及此次新冠肺炎等几次重大传染病流行,其中埃博拉病毒反复流行。还有禽流感、猪流感流行,村里养鸡养猪的也受的影响……

老辈人还说,疫病流行时,还要封户、封村。封户就是谁家里有人得了病,家里人就只能呆在家里,不能外出,同时谁也不能进其家,需要的粮食和药放在门口由其取。封村就是村里人不能出来,外面的人不能进村。非典和当下的新冠肺炎中农村这是这么做的,在城里就是封楼封小区。这一带农村还有个习惯,死在外地的人,尸体不允许进村,只能停灵在村外,也是出于防疫考虑。

中国的疫灾大多是其他灾害诱发的次生灾害,旱、蝗、饥、震灾后,人们饥饿而反,接下来的是兵灾,兵灾之后是疫病流行。而旱、蝗、饥、震、兵灾导致非正常死亡的人众多,且尸体得不到及时处置,是瘟疫发生的原因。

《老子》曰:“大兵之后,必有凶年。”因为军队具有生活高度集中、流动性大等特点,战争时期医疗卫生条件差、将士伤病多,加大了传染病暴发的风险。

但是现在的瘟疫大流行,更多的是对自然程序的破坏以及对疾情的应对失当。

老妻看电视,老文看搜索疫情资料。下为相关资料摘要:

瘟疫影响古代中国朝代兴亡。周武王克商时“遘厉虐疾”。三国初曹操军队里发生大疫是赤壁兵败原因之一。唐朝天宝十三年(754年)南诏之战,唐军长途奔袭,身心俱疲,又传染上疫病,导致全军覆没,成为安史之乱的导火索,是唐王朝由盛转衰的重要标志。南宋末四川钓鱼城(今合州)坚守之战达36年之久,蒙古大汗蒙哥率兵亲征,突然发生大瘟疫,被迫撤退,蒙哥也死于这场瘟疫(1259年)。明《崇祯实录》称:“京师大疫,死亡日以万计。”估计仅北京死亡就达20万人,而当时北京人才80到100万人。李自成进城后,鼠疫依然持续,导致农民军在清军进攻时一触即溃。

从朝代分布看,先秦两汉和魏晋南北朝是第一个疫灾高峰期;隋唐五代时期疫灾相对稀少;宋元明清和民国时期,是第二个疫灾高峰期。

从季节分布看,主要在、秋季节流行,季次之,季最少。从趋势上看,疫灾流行越来越频繁,先秦两汉时期约20年一流行,魏晋南北朝约5年一流行,北宋时期约3年一流行。明清以来的疫灾频度比以前高。进入新世纪,世界范围内,几乎年年有。

中国疫灾空间分布:一是以爱辉腾冲线为界,东南半壁重于西北半壁;二是以秦岭淮河线为界,南方地区重于北方地区。特点:一是人口稠密地区多于人口稀疏地区;二是交通沿线地区重于交通偏僻地区;三是城市地区重于乡村地区;四是自然疫源地区为疫灾高发区;五是炎热潮湿地区疫灾多于寒冷干燥地区。趋势:一是疫灾区域从黄河中下游地区向外逐渐扩展,疫灾重心由北向南迁移;二是疫灾区域拓展与区域土地开发基本同步,这是因为土地开发伴随着人口迁移和流动;三是疫灾流行强度随人类干扰自然程度加深而加强,城市化程度与疫灾流行强度呈正相关。

疫灾形成机理有四:一,自然地理环境具有基础性影响。疫灾流行倾向于低海拔地区、降水丰沛地区和气候热湿地区,直接原因是这些地区人口密度高、人口流动性强。二,自然与人为灾害具有诱发作用。中国历史上绝大多数疫灾都是其他灾害诱发的次生灾害,旱疫、蝗疫、饥疫、兵疫是疫灾最常见的叠加形式,尤其是疫灾与战争。三,气候影响。寒冷期疫灾相对频繁,温暖期疫灾相对稀少。四,与土地开发有关,人类开发土地的步伐迈到哪里,疫灾就会跟随到哪里。

中国对疫病的认识。“瘟疫始于大、发于冬至、生于小寒、长于大寒、盛于立春、弱于水、衰于惊蛰。”

牛痘,即“天花”,又名痘疮,是一种传染性较强的急性发疹性疾病。晋代著名药学家道家葛洪在《肘后备急方》中说:“比岁有病时行,仍发疮头面及身,须臾周匝,状如火疮,皆戴白浆,随决随生”,“剧者多死”。指出:此病起自东汉光武帝建武年间(公元23-26年)。这是我国也是世界上最早关于“天花”病的记载。还说:“永徽四年,此疮从西流东,遍及海中”。这是世界最早关于“天花”流行的记载。

对疫病的防治。东汉末年伤寒大流行,催生了张仲景的《伤寒杂病论》;明代小冰河期瘟疫的频繁流行,造就了吴又可的《瘟疫论》;清晚期广东地区的鼠疫大流行,产生了吴宣崇、罗汝兰的《鼠疫约编》;清末东北地区的鼠疫大流行,促成了国家防疫机构的建立。此次的抗击疫情中,中医起个重大作用,以药理调整增强患者身体对病毒的抵抗力,从而治愈新冠肺炎。

接种是预防疫病的最重要手段,其实中国早已实施,只是不那么科学。明清时期,有多种痘方法。主要有四种:(1)痘衣法:用天花患儿的衬衣,给被接种者穿上,使后者染上天花。方法原始,效果差。(2)痘浆法:用棉花蘸沾痘天花患者的泡浆,塞入被接种者的鼻孔中,使其感染。危险大,一般不用。(3)旱痘法:将痘痂阴干研细,用银管吹入接种者的鼻腔。(4)水痘法:把痘痂阴干研细,再用水调湿,用棉花蘸沾裹塞在被接种者的鼻孔。以疫苗防新冠肺炎是首选,但疫苗出来还需要时间。但新冠肺炎刚流行就有国家放出风气,说已快研制出疫苗,只能说要么是吹牛,要么是其国早就流行,只是以流感治疗而已。

古代中国一旦发生疫情,两股力量会发挥比较大的作用:一是地方官府组织开展救疗活动,如延医设局、施医送药、刊刻医书等。但这主要看地方官员个人的素养、能力以及地方医疗资源的丰富程度。二是民间社会力量的救灾活动,特别是各地乡贤往往扮演积极角色。

中国传统社会对传染病的应对,重点是“避”和“治”,而非“防”,更缺乏积极主动的、由公权力介入的制度和行为。等朝庭知道时,瘟疫已多是大流行,导致人口的巨大损失。只有到了晚清,随着西方医疗知识的传入,清朝的防疫工作才开启近代化进程,其中伍连德在防疫现代化过程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从制度层面上讲,古代国家在瘟疫应对方面基本上是缺位的,它们很少在制度上对瘟疫救疗提供技术支持和实际指导。

“天灾流行,国家代有”,随着人类对自然干扰的深入和全球环境的恶化,疫病传播的速度、途径、方式以及致病能力,发生了许多新的复杂变化,甚至一些旧的传染病(如肺结核、血吸虫病、病毒性肝炎、恶性疟疾等)还有死灰复燃之势。

在与传染病斗争的过程中,人类的能力非常有限。直至最近一百年,人们对传染病才逐渐有了一些科学的认识并采取了以打疫苗为主的预防措施。但是,当下许多国家民众对此还应对不得力,甚至在某些国家还出现了反对打疫苗的团体。这次疫情,发达国家应对表现甚忧。

2015年非洲埃博拉疫情暴发时,某商界大佬发出警告:“如今全球最大的危险不是核战争,而是高度传染的病毒;不是导弹,而是微生物:因为我们在核威慑上投注了很大的精力和金钱,但在防疫系统上却投资很少,我们还没有准备好预防下一场大疫情的发生。而我们的准备不足,可能会导致下一场疫情,比埃博拉病毒的危害更严重!”不幸言中。这本该是病理学家、社会学家、政治家的认识。

一些材料强调:

——反思人与环境的关系。新型冠状病毒本来与宿主好好的共生,与人无害,但是人类非要……

——重视个人和社会力量。面对瘟疫,需要个人、社会和国家共同参与。我国之所以能在历次水灾、震灾之后无大疫,就是充分发挥了个人、社会和国家共同参与的作用。

——建立现代卫生观念。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引发的一系列问题启示我们,建立科学的预防体系和树立现代卫生观念刻不容缓。

老文了解到全球有十大瘟疫之说,大部分是从大城里暴发并和向外蔓延的。……,14世纪的黑死病造成欧洲人口锐减,三分之一至二分之一的人口死于这种恐怖的疾病。16世纪的美洲瘟疫,导致印北安人的灭绝。……,目前的新冠肺炎显然可列入大瘟疫。

老文以前看过的长篇小说《花冠病毒》:“20NN年,一种来历不明的病原体强烈袭击燕市,初步命名为花冠病毒。主要症状是发烧、咳嗽……,罹患人数达数千,死亡病例累计已数百。”老文现在和许多人一样,惊呼为“神预言”,而书中有关官僚前期应对失误,封城、疫间市民抢购等的描写,和现实有惊人的相似,不过,现实是,中国人除抱怨买不到口罩之外,并没有出现抢购行为,但是外国就和书中说的基本一样……

庚子鼠年的中国人,在最重要节日——春节里,在不拜年、不走亲戚、不访友、不集聚、不聚食的自我封锁中度过的,每一样都打破了千年来形成的习惯。坚持全面消毒,出门必带口罩……。国际社会对此反应强烈:认为是不人道、不民主,尤其是许多国家还高举“人权”“自由”的大棒攻击,但中国人不为所动,毅然坚持。人命关天,命没了,谈何人权、自由?二个月下来,疫情已防控住,目前本土疫情已控制住并清零,严防的是外部输入,但内外依然处于严防之中。相反那些高举大棒国家的民众,还处在水深火热之中……

国际社会上对瘟疫的反应,比小说家想像的还要出彩:若为自由、民主故,病毒面前不在乎,还要大规模进行各种各样的集聚:抗议、集会、聚食、开运动会……。到瘟疫爆发时,这个国家要全民感染增强免疫力……,那个国家要不检测、不治疗、不报告……,还有的只顾找替罪羊,但多种证据表明,可能是在贼喊捉贼……,有的只治年轻患者……,平时高呼团结的盟体,这时到处上演互相封锁乃至打劫之举……,即使不得已搞封国、封城、关厂、停学之类的举措,在中国人看来,作业抄的还不中,举措还是很宽松……。中国的作业不中谁都能抄的,单是一个“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就能难倒许多国家,其他的就不用说了。

国家在帮助其它国家抗击新冠肺炎,帮友好国家帮没得说,但帮一些墙头草国家,是出于“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认识。

老文想,疫情重在防止。在疫苗没出现前,关健一,不食用野生生物,不打破自然秩序。关健二,做好预防,平时讲卫生。关健三,做好小规模疫情的发现和防治。此次疫情扩大化,三个原因都有,但最重要的是关健三即没做好小规模疫情的发现和防治,各国都在这方面栽了跟头。只是我国初期栽了跟头之后,后继手段迅速到位,而许多国家,初期不关注,中期荒了手脚,爆发后抄作业……

问题在于瘟疫小规模爆发时,地方和民间都不好处理。往上报,官方怕政绩和秩序受影响,搞小规模封锁时,锁了,上级和民间认为多事,锁不住了,上级和民间认为误事,所以,瞒报就成为首选,甚至打压吹哨人。但是瞒报大多是瞒不住的,此时疫情已扩大化,要靠国家出面了。所以要在制度上要设计一套程序,使小规模疫情的报告和治疗成为首选。还有,不能用那些赵括、马稷式的人……

“人类并非创造历史的唯一演员,其他生物也作用于历史,重大的自然进程同样如此。”老文对此深有认同。

全民抗疫中,海内外同心协力。火神山、雷神山医院火速建成,白衣天使奋战在一线,涌现不少英雄。但是林子大了,什么都有,出现了不少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老文只是一个平民百姓,目前除了种地就是呆在家里,做好自我保护就是做贡献。

老文生火做饭,熬自已种的小米粥,让老妻看完电视后吃喝。生活在继续。

羑河纪实系列均为原创

2020年3月22日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fkebkqf.html

疫情中的老文的评论 (共 3 条)

  • 浪子狐
  • 稚藕弋
  • 倚石老人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