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记忆河滩路

2020-03-21 17:58 作者:齐岁仓  | 1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沿河滩路往北走的林荫道,是我原来经常散步的地方。在部队时,周末回来,闲暇时偶尔在这里转转,后来退役在当地工作,便时常出来散步,慢慢的成为一种习惯。从路两边稀稀拉拉的点点绿色,到绿树成荫、百花争艳,我见证了这个绿色长廊的渐渐形成。有一年天,四月份的样子,是乌鲁木齐春意最浓的光景,桃花、紫丁花还有叫不上名字的各种花纷纷扰扰,引得蜜蜂萦绕,我被这春意醉了,回家后写了个东西,大概是感叹春光短暂,落花如,绿化用的开花木,大都只开花,不结果,那又能怎么样呢,它们把美和芳香带给我们,留下美丽在世间。记不清什么时候在网上还能搜到,好像有民办艺术类的学校还用作课堂朗读文章,现在已经石沉大海了!后来,康明园三期和公务员公寓的开发,红光山景区及新疆国际展览中心的建成,使这一区域的区位商指数明显提高,优势显现,周围环境也大大改善。有时候走远一点可以一直到红光山路口,沿BRT6线返回。

回来后打扫屋子,采购米面油酱醋茶安顿下来,第二天,我便迫不及待的把自己捂严实、穿暖和出去散步了,尽管天寒地冻,尽管烟雾蒙蒙。寒时节,冰覆盖着残页,浑实黑沉的树干,枝丫齐刷刷刺向天空,灰白色的世界里,没有了春天的五彩缤纷和蜂蝶喧闹,将一切归化于深厚的大地。小路两边直亭亭站立的杨树,成排成对的矗立着,那时候一把能够抓住,在两颗树之间能翻几个倒立;林荫道里有不少老榆树,弯弯曲曲的诉说着河滩路的百年沧桑;有一颗老榆树离散步小路很近,来来回回总是从它的身边擦肩而过,它伸出一只粗壮的胳膊,横在一旁,那会儿散步活动活动筋骨,还能跳起来抓住它来回荡几下!再往下走,快到河南路立交桥时,有一片前几年才栽种的海棠树,挂果的第一年,休闲的人们都好奇的跑来观赏,红红密密的果子在一片绿色衬托下分外耀眼,在”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心理的促使下,让自己不文明了一把,摘了几颗果,揣兜里回家,轻轻的咬一口,又涩又酸,吃不成。这回踏着冰雪到这里,看见海棠果红红的挂满树枝,虽然已经上冻,但在白雪的映衬下红里透白,更加好看。

在海棠树林的边上,有一颗沙枣树,在海棠树没有栽种的时候就有了,当年见它时只有擀面杖粗,和妻子散步到这里,我看见沙枣密密的的挂满树,激动的抓紧树干摇晃,也没有摇下来几个,隔几天去散步,看见树上的沙枣全没了,树干被人踩斜,周围一片狼藉。总以为不在了,现在看它歪歪地长着,已经有碗口粗,虽然是冬天,它的树叶还满满的簇拥枝头,倔犟的斜立在那里,似向人们倾诉委屈的成长历程。

站在树林边良久,看着飞驰而过的车辆,思绪万千。回想起河滩路窄窄的柏油路,两旁低矮的土屋平房,星星点点的分布在乱石荒草滩上。现在河滩路已经成为乌鲁木齐穿城而过的快速路,路两边高楼林立,绿化带花草簇拥,绿色延绵十几公里,成为乌鲁木齐市一道靓丽的风景。几十年弹指一挥间,翻天覆地的变化,悠悠岁月,沧海桑田,汝影留否?

一丝凉意袭来 ,才感觉到天气的冷,急匆匆收起往事,返回时给那些熟悉的“老朋友”海棠树、老榆树、沙枣树拍照,“逝者如斯夫”,往后余生,天涯海角,不常来,却挂念! 2019.12.16.乌鲁木齐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fjebkqf.html

记忆河滩路的评论 (共 1 条)

  • 浪子狐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