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成功之道

2019-05-22 15:05 作者:孤念山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总体来说韩立给人的感觉不太舒服:冷漠绝情,古板单调。论相貌他长相平平,皮肤黝黑实在无出众之处。论他的天赋更是不值一提,杂色灵根差得不能再差了,迟钝愚笨、慧根全无实实在在一个普通人。

而他的性格更是冷漠绝情,唯利是图,毫无幽默感。属于那种无利不早起的性格,他的生活似乎除了修炼增强实力再无其他。满篇皆是苦闷和小心翼翼的生活。

[图片]

这样一个人为什么会成为人界的唯一的天尊,灵界天南第一修士,仙界自古以来最伟大的时间道祖,人人敬仰的神抵,拯救人族的救星?这样从他的出生和童年的经历说起。

青牛镇的某个小村,一个普通的家庭,二愣子出生于此,他一家七口人,有两个兄长,一个姐姐,还有一个小妹,他在家里排行老四,今年刚十岁,家里的生活很清苦,一年也吃不上几顿带荤腥的饭菜,全家人一直在温饱线上徘徊着。

二愣子长相普通皮肤黝黑,他唯一与众不同之处就是他有个亲三叔在镇上做事,从而他也滋生出终有一日想看看外面的世界。(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二愣子的命运初次改变是他三叔将他带出了山村,有机会接触外面的世界,而真正将他带入修仙界的人却是七弦门的外门长老莫居仁大夫。

是莫大夫给了他一本无名口诀修炼,发现了他具有修仙的灵根,二愣子从死心塌地的敬重师傅莫大夫,到后来他师兄张铁的失踪。开始警醒莫大夫是在利用他,企图等他功法大成后吞噬他元神占据身体。

一个十多岁的孩子整日小心翼翼的与老谋深算的莫大夫斗智斗勇,最终取得了胜利,从二愣子成为了韩立。

也就是童年的这段经历,韩立养成了谨慎多疑、思虑周密的性格。他真正懂得了人心险恶、江湖残酷、稍有不慎便是万劫不复。

促使韩立成长强大的法宝是神秘小瓶,可以说没有神秘小瓶韩立不可能有所成就。他资质平平、灵根差劲一生恐怕筑基无望,寿命不过百岁。

神秘小瓶可以催熟灵药,有了超长年份的灵药韩立丹药可以大把大把的吃,还可以换取无数灵石。

在七弦门中韩立得到莫大夫医术真传,又学会了眨眼剑法和罗烟步法可谓是真正的江湖高手,他平复战乱意外得到神仙令加入了黄风谷,从此真正进入修真界,成为凡人眼中的神仙。一个人想要做成一件事情,首先要立志。韩立一心追求大道,明心净性,不为外物所惑,向道之心坚定,因此方向十分明确,一路向前而终于所成。

韩立之所以成功除了明确的向道之心,还有许多的必不可少的因素。其中一点就是周密合理的计划安排。

正所谓没有计划的,做事犹如无头苍蝇,最终将事情搞得一团乱麻也不会成功。韩立每修行到一个境界首先是巩固修为,寻找此境界的丹药配方。因为韩立资质极差他必须大把大把的吃丹药提升修为,不像其他修士可能几粒丹药足够提升实力。而每种丹药吃到一定的成度身体就会产生抵抗,失去作用。所以他需要数种丹方,而丹方一般是及其珍贵的不传之密,弄到手十分的不易。韩立通过各种手段弄到丹方后开始收集灵草,然后种植用神秘小瓶产生的绿液催生。

有了神秘你小瓶数万年份的灵草轻易便能催熟。而这些草药对别的修士来说却是十分珍贵的。韩立用这些灵草以物换物或卖取灵石这样行成一种良性循环。

材料准备齐以后就要炼制丹药,不得不说韩立通过无数次的失败后炼丹水平得到了增长,最终成为了最伟大的道丹师。

至于主修功法的选择韩立异于常人,选择的是修炼难度大几乎不可能成功的功法。他在人界和灵界是修行大衍决和青峰剑法,这两种功法可是创法者也未曾修炼成功。大衍决以提升神识为最,青峰剑法以剑阵最强,韩立的本命法宝正是七十二青竹峰哥云剑。在仙界七十二把剑失而复得,经过几次升级每把剑都成仙器,杀伤力巨大。

俗话说骄兵必败,一个人太过狂妄自大就会自取灭亡。韩立无论在何时何地都很低调,行走何处或密境探宝总会隐藏自己的真实实力和容貌,这样就不会引起注意,关键时给予敌人致命一击。因为韩立所修功法高级各种手段诸多他的实力比真实境界高处不少,这常常让对手误判而陨。韩立不好虚荣不逞英雄,只会闷声发大财。

再者就是不危艰险的勇敢之心,韩立从来不缺乏胆量,修行便是逆天而行,修真界处处危险,一不小心便会陨落。这是以实力说话,刀光剑影的世界。韩立是无利不早上的性格,他为了获得丹药法宝义无反顾的去密境探险,对于侵犯者更是辣手无情,杀人夺宝如家常便饭,他大部分的身家都是从别人身上得到的。

不得不说韩立的运气始终不多,他从密境中总能获得最大的好处。韩立进入虚天殿,与玄骨合谋对付极阴,取得九曲灵参,韩立因血玉蜘蛛被极阴收徒,一路前行。路上得到元瑶的啼魂兽。

极阴等人借助血玉蜘蛛拉起虚天鼎,期间韩立得到玉如意古宝,关键时刻遭星宫长老破坏,众人因争夺补天丹出了最内层。正魔混战时韩立和玄骨取出虚天鼎,两人火并,玄骨身亡。韩立传送至第二层,巧遇元瑶沐浴,得到万年灵乳、养魂木等物,韩立逃出虚天殿。韩立作为金丹期修士从一大堆心狠手辣的元婴期老魔手中夺得补天丹和虚天鼎等众多法宝运气不是一般的好。

韩立在谷中获得造化丹主药灵虚果,然后与魔物血焰的主魂拼杀不敌,两个被吸进灵渺园残骸,主魂被灵界禁制所灭,韩立得到大量灵药,炼制灵丹,因身上煞气被迫闭关修炼,进入元婴中期而破界而出。昆吾山中众人一路拼杀争夺灵宝,最终玲与韩立重入第九层,用天晶碑重新封印真魔气,吞噬元刹元神,留下血刃、破界符、八灵尺,将韩立送出昆吾山,飞升灵界而去…

每个修士似乎都有自己的保命手段,韩立也不例外,他的压箱底功法就是凡圣真魔功法加上惊蜇十二变身,此刻的实力提升了两三倍,十分强大。当然他最重要的保命手段就是逃跑,打不过就跑,因此有了韩跑跑的称呼,他的血影盾以燃烧自身精血为代价,再加上含有风雷翅的疾速,隐藏气息的诸多手段,逃跑的速度一般人是追赶不上的,往往能够顺利逃跑保命。

  而在真正打斗时法宝显得异常的重要,韩立的法宝也是异常的强大。首先是他的本命法宝青竹峰云剑,七十二柄仙剑含有雷电属性,锋利坚硬,化剑为丝,不破不灭,还能组成强大的剑阵,杀伤力可谓是异常强大。玄天斩灵剑作为灵界的先天灵宝,排行榜第三的兵器,它的出世引起众多异族的寻常,不惜血祭群族,这可是给人族差点带来了巨大灾难。

而韩立第一次使用玄天斩灵剑也是被吸甘全身灵力,昏迷数月掉落几个境界直接无法动弹。到后来韩立进入大乘后终于可是使用了,他能催出玄天斩灵剑法则之丝可谓是遇神杀神遇佛杀佛,成为拯救人族的英雄,天南第一修士。可以此剑在韩立飞升仙界时在天劫下破碎,功成身退。

不得不说韩立的元合五极山,它不但沉重无比,含有元磁神光杀人于无形。最经典的画面就是变身巨猿后的韩立抡起五极山砸向对手,这种力量往往无人承受。五极山的炼制十分艰难,它的主要作用是用来抵挡雷劫。因此韩立才能顺利的进入大乘期,顺利进入仙界,后来五极山在仙界失而复得后威力更大。

在仙界时不得不提韩立的两样惊世法宝:神器掌天瓶,也就是一路跟随他的神秘小瓶,产生催熟灵药的绿液,拥有穿梭时空的功能,还有时间法则及器灵,众多功能还需探索。另一件法宝就是玄天葫芦,作为仙界的玄天之宝具有吸收各种仙器的法则,发出强大攻击的功能。韩立以此对敌无往而不利。

除了诸多法宝还有灵兽助力,韩立的灵兽有六翼雪蚣,它修成人形后脱离韩立,还有噬金虫王金童,她在韩立危难之时反水依然出手,两人联手杀敌,最终金童吞噬太乙后期噬金虫后觉醒天命噬金虫天生就是互相吞噬,她不愿给韩立带来危险毅然离开。不得不说金童也是一样的坚强倔强,和主人有几人相似。

不得不说另一灵兽啼魂兽也叫,它的进化一路跟随韩立,成为邢兽,是鬼物的克星,一路斩妖除魔可谓是韩立的先锋。数次救韩立于危难,最后进飞升仙界,于灰界中不惜重伤救韩立,可谓是重情重义,忠诚不二。

  大道无情,修行不易,韩立立志大道就必须有种区别于多数普通人气质。这种气质,包含着大毅力,也包含着情观。没有勇敢的舍弃之心,便难有大成。

天道虽然无情,但人毕竟是有情的。在韩立的修行生涯中,除双修伴侣南宫婉,以及有过一夕之欢的紫灵仙子,还有其他几个女人是极爱他的。毕竟,美女爱英雄,也是人之常情!对美女们来说,也没有错。

第一个可怜的女子,当是韩立在黄枫谷的那个陈巧倩师姐。此女红颜命薄,被男友欺骗欲杀人夺丹,韩立出手相救,其后她多次表明心迹却遭无视,最终另嫁他人。

第二个可怜的女子,则是阴冥之地相逢的梅凝姑娘。她纯洁老实为了助韩立脱困把自己最重要的一口“通灵之气”渡给了韩老魔,还加上自己的初吻!对一个单纯的姑娘来说,只有深爱才会这样做。如果不是梅凝,韩立是无法离开阴冥之地的。哪梅凝表明了愿意跟着他,答应给他做侍妾,可韩立百般推脱。最后仅仅给了梅姑娘两瓶丹药了事。

第三个可怜的女子,则是韩立混入落云宗时的师叔慕佩灵。这女子胆大,也挺有心机,结局比之前的两个好一点。

得知韩立结成元婴后,不想嫁人的慕仙子,就对家族说自己已经是韩立的侍妾了。搞得韩立很无语,最后只有捏着鼻子认了,并把她留在身边。

但是,韩立留他在身边的目的,是想让她修炼一种颠凤培元功的新功法,助他突破瓶颈,只是最终都没有用上。最后,韩立狠下心肠想赶走她,可慕仙子其实已爱上了韩立。

最终,这个韩立名义上的侍妾,几百年独守空房。她的心中,是否会深深后悔呢?

其实,韩立的绝情,也并非天生的。只是他有非凡的毅力,能控制自己的感情。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在修仙界一步步突破,最终飞升灵界、飞升仙界,长生不死了。

韩立的执着和冷漠并存,这也是无情仙道的法则,天地不任,以万物为刍狗,欲逆天而行,就要时刻准备战斗力,陨落。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fitpkqf.html

成功之道的评论 (共 7 条)

  • 王东强
  • 草木白雪
  • 紫色的云
  • 成飞烟
  • 雪儿
  • 一抹阳光
  • 淡了红颜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