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噩梦之抗疫记

2020-02-24 03:14 作者:醉雨轩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庚子年,正二月,日暮之时,门庭外,寒凝大地山河,凄凄霜露零落一层层,草木尽无言。晚风肆动,动是异客情思忉忉、忧国之泪也。

,归之途,遇一魔物,予以啄食吾身,惴惴乎而不知何来之剑,挥之斩其头颅。吾长叹之,涊然汗出。忽而,其头颅与身躯速聚之,一化十,十变百,百生千,复数不可计之。恐恐然惟惧,不敢视,弃重剑而逃之。回首,群起穷追不舍,黑黑乎如乌云闭日,东西南北皆无路。一时急,跌倒在地,忽闻水声,不可长思而跳之,潭之深不见其底,水之寒入四肢百骸无不痛。呜呼!今吾之命休矣。

惊醒,此乃一夜虚也,再入寝而不可安席。于是余有叹焉,而今世间作祟病魔如梦尔,兹疾疫以人传之,携其者所过之处,无不危矣,故其恶化之猛。寥寥数日,其如洪水之势,殃及各城池黎民,然此梦非梦之象,死之人焉能复醒乎。故,日日折存心,郁郁乎而重忧。

入各城,则四顾萧然街巷,皆不似昔日熟识。甚矣,江城行遍南北,又过眼荆楚之地,顿觉天寂寂,地沉沉。今岁嗟呀,千家万户阖门谢客,众议惶惶乎难安。元宵至,月圆人缺,寒入庭院空脉脉,憔悴了黄昏烟霞,冷落了红烛月下。

祸乃作,安危不可知,致使神州之龙不得时,波浪不静。人有千般巧计,不能一日平也。览之疫情,朝也忐忑,暮也忐忑,恐生死不过朝夕尔。怯知,疾疫伤及几多人数,几多亲故相离其灾,几多医者力竭而不能寐之苦,深惭无术速驱之。虽极之力遏制,然不可预廓清之期,焉能不悲乎。

图片(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幸之,世德之医,济人之急于昼夜,救人之危于其身,厚施而不食其报;四方贤才以世出,或集其财,或集其物资,各食其力立事而不图功名。嗟呼!此乃人间真英雄也。

然,荆楚疾疫患者众多,医者之寡力不敌,各城数千医者云聚,速至支援荆楚之危矣,不敢懈怠焉。恐患之者无处可安,国之众企,闻令而动,不舍昼夜,抢建方舱之舟,数日成,可容患者数以万计。

国之令,以断疫源之蔓延,上下皆行之有序。上至各城,下达各村,追其行踪者如实报之,凡有近疾疫者之险而暂无症状者,盖实时检之以防未然也。为顾民之所虑,安民之所忧。于是焉,不得出者则居有所食,出行者则罩有所给,疑似者则诊有所托,患之者则病有所医,盖不漏之。故,祸至危而不惧。

古人云:“多助之至,天下顺之”。军者战其勇,工人竭其力,老翁播其惠,少年立其志,则众心翕然,动之齐应,攻之齐坚。万众齐心亦可见矣,盖天灾祸事皆可除之,功成指日可待也。

近日,喜闻捷报,闻之安,此疫情不久矣。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fiobkqf.html

噩梦之抗疫记的评论 (共 7 条)

  • 淡了红颜
  • 醉雨轩
  • 程汝明
  • 雪
  • 浪子狐
  • 巴吾其仁
  • 豫原

    豫原豫原:拜读“抗疫记”。毒魔肆虐,民之痛,国之忧也。然,万众一心,军民竭力,奋抗疫灾,噩梦即消矣。曙光已现,让我们凯歌送瘟神吧:“借问瘟君欲何往,纸船明烛照天烧”。推荐阅读,问好文友。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