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山城的第一场雪

2019-02-11 14:17 作者:我的青春你不懂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提笔忘却三两声,惊恐禽故里居,离时叮嘱应犹在,泪滑落进万家,如千寻空自恨,婉若山城听雨声。

照,看丰年,隔岸依旧,烛光灯火明新岁,恰是来年又逢

从儿时的记忆中依稀记得那场雪格外的大,柏油路上都是二十厘米的厚度,人的脚踩上去都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四面环山的小城被一片白色包裹着,看上去是那么的单纯,那么的让人向往那份纯净

在清晨的到来时,太阳都会第一时间漏出它那慈祥般的微笑,照在身体上暖暖的,像在温泉里过冬一样,全身那叫一个舒服。突然的几声清脆的笑声打破了这片原有的宁静,欢笑声代替了冬季的枯燥和不安,熊孩子们开始活动这个季节该有的筋骨了,那就是堆雪人、打雪仗、吃雪糖了,这些可能在北方那就是最平常不过的事了,但是作为地地道道的南方人,这些场景有可能一辈子也见不到几次,所以在南方的雪让人们很珍惜,因为它来之不易,有可能是满城的人们用一年的好运才换来的一场雪。雪;代表着来年的庄稼风调雨顺,瑞雪兆丰年就是这个意思了。

记忆里的那一年承载太多让人难以忘怀的事和人,那年我才8岁,在这个懵懂的年龄我却遇到了这一生最快乐的事和人,满山遍野的白色刚好与这群小精灵相处融洽,孩子们的天真无邪刚好给这四面环山的小城带来了一丝丝灵气,让这白雪皑皑的山城不至于那么静得让人害怕。傻鱼你倒是过来啊,这边有很多雪糖,来晚的就没有了,我就是那些孩子口中的傻鱼,因为我是3月31日出生,长辈起了个小名叫“三一”,因为孩子们的口吐不标准,经常会叫做傻鱼,久而久之就成了习惯,我也觉得名字只是一个人的代号,就和手机号码一样,只要人是活着的,那名字叫什么都是无所谓的。

雪糖可能大家认为就是雪捏成球状的糖,其实不是,它是一种植物在冬天的时候才会结果的,它的果实呈现颜色是米白色,在这座山城里才会有,而且只有在下雪的时候才会出现,其他的时候它就跟人参一样会跑,是一种具有灵性的植物,它的口味很特别,有点甜中带酸的感觉,就像现在小朋友们喜欢吃的阿尔卑斯棒棒糖一样,那口味别提多奇妙了,这还不是最神奇的,最神奇的就是找它的时候很难找,必须得有正确的方法,不然你就算找一整天也别想找到一颗雪糖,首先你得找准位置,这位置有讲究的,必须得是凹陷的地方,还得有石头,其次就是挖的时候必须小心翼翼的刨开那一层厚厚的雪,露出来的藤曼要顺着刨,如果不小心弄断了,那就吃不到雪糖了,因为生长的特殊性,所以它在很深的地方才能挖到,我们用最稚嫩的小手去采挖,那叫一个费劲,好不容易挖到一个得和几个小伙伴们分着吃,看着每人脸上那享受的表情就知道美味的魅力,突然间觉得心满意足了,冬天黑的比较早,刚找到几个雪糖,就已经天黑了,手拉着手踏上回家的途中,所有的不愉快都在这场雪中得到最完美的释放,夕阳的余晖在天边与最近的那一座大山相交着,仿佛要留在山顶不肯走,有可能是担心我们回家的路上怕黑,所以才赖着不走的。(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雪的白皙冲淡了的黑暗,让一年到头辛辛苦苦的人们得到了一次纯净的洗礼,第一场雪是这座山城的人们无尽的向往,明年的花会开,也许会比以往的娇艳,山城依旧,你我不变的是对这座城的眷恋和不舍。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fijpkqf.html

山城的第一场雪的评论 (共 7 条)

  • 雪儿
  • 淡了红颜
  • 墨妍
  • 张守梅
  • 木谓之华
  • 三月风
  • 漫舞洛城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