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在冷艳与热烈中沉醉

2019-06-07 11:11 作者:红叶香山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朱湘山/海南

一份醇香的飘逸,一段神秘的情思,如诗如画,迷离吸引痴醉。在烛光的摇曳下,面对琥珀色的美酒,轻吮浅尝,妙曼迷醉。在甘美醇厚的酒香中,心境趋于平和,情感得到了净化。这样的小资情调,在充满文艺氛围的阿德莱德,在神秘的芭萝莎酒乡,随处可遇。

和法国的波尔多一样, 巴萝莎山谷在南澳绝对称得上是世界级的产酒区。单从数字来看,其葡萄酒产量占全澳大利亚出口量的65%,曾经创造了澳大利亚葡萄酒史上至今无人打破的纪录——一瓶出自这个产区的“1988PenfoldsGrange”曾以近50万澳元的价格卖出,成为全澳大利亚最昂贵的葡萄酒。

巴萝莎山谷是澳大利亚历史最悠久的酿酒区,也是澳大利亚最具德英文化的酿酒之地。十八世纪以来,来自德国的移民携来了欧洲文化,也带来了葡萄种子,在这片土地上繁衍子孙,他们酿制生活,也酿制了香醇的酒香。充沛的阳光、沙丘地与清冷的好空气赋予巴罗莎卓越的酿酒天赋,相继移入的德国农夫、商人、艺术家、专业人士及来自英国的中产阶级将巴萝莎开辟成一处极具乡村绅士风情的生活区域,以至于芭萝莎成了迥异于南澳的小德意志区域。

巴萝莎酿酒的蓬勃从1880年代开始,150多年的经验下来, 芭萝莎积淀深厚,历久弥香,成为世界著名的一级酿酒区,其中历史最老的酒庄已经传到第四、五代人。

相传在19世纪,一家规模颇大的南澳公司的创办人乔治怀夫安格斯,委托了德国的矿学家约翰对阿德莱德北部的山谷进行调研,结果发现那里极宜种植葡萄和兰花,从此这里的葡萄园就日益兴盛。如今,这里已有2000多家葡萄种植园,大大小小的酒庄酒窖近200多个。除了老字号的Pensfolds和Jacobscreek之外,巴萝莎谷还散落着不少品质上乘却未被世人了解的隐世酒庄。所以,到了阿德莱德以后,租上一辆小型汽车,行驶在这片美丽幽静的山谷中,去寻访散落在谷中大大小小的酒庄,既品佳酿又尝美食,是游览巴罗莎谷最惬意的选择。(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2018年9月10日,到达阿德莱德的第二天早上,我们乘坐7座商务车,向阿德莱德以北100多公里的山谷行驶,开启去芭萝莎山谷的品酒之旅。早的南澳还有些寒凉,风从南极吹过,带着几分清冽,但景色依然迷人,芳草碧连天,大片的葡萄园嫩叶初长,金色的油菜花在田野上随风起伏,成群的牛羊在草地上悠闲自在地吃草。

通往芭萝莎葡萄园的公路两旁,到处是椰枣树林和长满银色的野燕麦,远处是晒干的牧草、牛羊和种满天竺葵的农舍。湛蓝的天空中飘着白云朵朵,地上种满一片片低伏的葡萄藤,绿油油得熠熠发亮,触目所及皆是由连绵的葡萄藤组成的绿色波浪,空气中洋溢着沁人的葡萄和花草的清香,让人沉醉不已。苍老的酒庄被大片葡萄园包围。导游说,在芭萝莎收获的季节里,可以看到采摘的金发女郎,车夫的吆喝,欢快的歌声,满载葡萄的车辆,到处充满着可以触摸的意象……

中途我们下车拍照,沿着各种野花铺就之路向深处走去,绿草以磅礴之势在阳光下翻滚,春风中有难以捉摸的香气,一阵清晰、一阵模糊,玫瑰和蔷薇花成片成片出现,亲吻着我们的足迹。

奔富酒庄就在公路的旁边,远远看去,低调而内敛,与我们想象的大相径庭,印象中的酒庄应该是个古堡,幽深,神秘,难道这个看上去有点像乡村农家乐的地方就是世界闻名的奔富酒庄?就是酒王葛兰许(Grange)的诞生地?就是酿制澳洲贵族酒的故乡?就是酿造了12支每瓶价格高达美元的Penfolds美酒的摇篮?带着几分期待,几分惶恐,我们走进了酒庄。

长期以来,奔富葡萄酒一直被看作是澳大利亚红酒的象征,称它为澳大利亚葡萄酒业的贵族。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奔富酒庄垄断了整个澳大利亚葡萄酒市场,使自己的产业达到了最高峰。根据当时的统计,平均每2瓶被销售的葡萄酒中,就有一瓶来自奔富酒庄。

20世纪20年代,奔富酒庄正式用Penfolds作为自己的商标。

150年以来,奔富酒庄依然保留着其始终如一的优良品质和酿酒哲学,因此,直到今天,奔富酒庄仍旧是澳大利亚葡萄酒业的掌舵人之一。20世纪90年代,Penfolds的白葡萄酒项目(yielded Yattarna Chardonnay),开始预示着澳大利亚也有制造和红葡萄酒一样出名的世界级别的白葡萄酒的能力。而最新推出的新佳酿RWT SHIRAZ,更被酒评家将其定位为自"奔富酒王"(GRANGE)以来的另一支超级佳酿。RWT是RED WINEMAKING TRIAL的简称,喻意"酿制红酒的考验"。它是奔富酒庄的一个新的风格,使用了法国橡木桶而放弃美国橡木桶,从而使得酿造出的葡萄酒更有让人难忘的丰满度,是一支体形丰满,强而有力,艳丽的红酒,酒庄的总酿酒师约翰杜威评她为一级佳酿。不断推陈出新,大量的广告投放和推广,令奔富一直领军于澳大利亚葡萄酒业,成为行业内的骄傲。

我们跟在工作人员的后面,像刘姥姥初进大观园那样,在酒庄里虔诚地走着.看着、听着,闻着,思绪仿佛随着酒香氤氲发酵,飘逸沉沦,这座悠长古老的酒庄啊,曾经供应着多少没有疆界的地方,让全世界酒意阑珊,闻之迷醉……

空气中酒香渐浓,暗香浮动。一排排列队的酒桶整齐摆放,从地上仰视,仿佛座座小山。在奔富酒庄品酒,需要交上10澳元,可以分别品尝到5种具有贵族风范的奔富系列,其中就包含具有“小葛兰许”之称的奔富389。

大家有备而来,在导游的安排下,依次就座,原木打造的长桌,一方淡绿色棉质餐布,调酒师是一个中国美女,墨尔本大学商科毕业,入行已是两年多时光。她拿来了几瓶需要品尝的红酒,不无遗憾地告诉我们:要是配上红酒的最佳伴侣一烤鹅、奶酪和意大利通心粉就更好了,可惜在酒庄要另外付费,只能是一杯红酒喜相逢了。

没有人拒绝精美,我们仔细端详调酒师递来的酒杯:杯子壁很薄,玻璃透明无色;杯壁内弯,杯口收窄,以使酒香聚集,杯脚高约五厘米,这样可以避免手直接触摸杯身,防止体温影响酒温。

各式各样的酒瓶,当它置放在华美的酒架上面,令人眼前一亮:传统与风雅,瞬间凝固,调酒师优雅地将酒瓶倾倒,晶莹的琥珀色在眼前垂直而泻,如春中的桃花屋檐,涓然无声。酒杯的三分之一被倒满,口渴的我们端起就想喝,被调酒师及时阻止:“要先观察酒的颜色,颜色越深,酒龄越长,然后再轻晃酒杯,让酒充分呼吸空气,香醇就会慢慢散发出来。然后是闭眼,深呼吸,把鼻子伸到杯口,未饮人已陶醉。”我们眼巴巴地看着酒杯里的美酒,就像几只野狗对着几根骨头,调酒师却继续用她流利的汉语为我们普及红酒文化:“ 红酒的味道,是一种既简单又复杂的味道,堪称一篇优美且略显深奥的散文,需要静下心来耐心品读。没有厚腻的甜味,没有刺喉的酒精,只有幽幽的果香,淡淡的酸涩,隐约的酒力,红酽的酒色,仿佛深不可测的海。高贵优雅中透着冷艳,这就是红酒的气质,如同无边冷雨萧萧下的黄昏时分凭栏独处凝思的美丽女子,只可远远地欣赏,不要惊醒那份宁静?初次品味红酒时,人们常常会惊诧这般酸涩的味道何以引得众多酒客青睐?只有用心领略了红酒的独特气质,才能体会红酒的味道,微微酸涩淡淡果香,酒体醇厚丰满完整,饮后唇齿留香,余味绵长回味无穷。”

耐着性子听完调酒师的抒情诗,同行的一个到阿德莱德看女儿的阿姨急不可耐的“咕噜”就闷了一大口,“哎呀妈呀,这是啥玩意啊,又酸又涩”。

调酒师莞尔一笑,轻启朱唇:“应该先让酒含在嘴里转动品咂,让舌头的不同部位感受不同的味道。”

调酒师继续侃侃而谈:“舌尖尝到甜味,舌里尝到苦味,舌前端尝到咸味,舌中品到酸味。甜味似初见时的儒雅,憧憬里透着思恋,若即若离的怅惘中却神采翩跹;微酸如邂逅转身的别离,演绎内心患得患失的无言;那略咸感觉,像岁月的沉淀,在时光的静寂中,感悟携手千年;浅浅苦味在生命里彷徨,宛如音信杳无后,霜风拂过面颊留下的哀凉;淡淡涩意犹飘落的花瓣,看透了云卷云舒,甘愿凋零来保留一份馨香。”

总算是听完调酒师诗酒与远方的说教,领教了红酒的起源,红酒的价值,红酒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体验了葡萄酒纷繁的礼节,终于可以和葡萄酒零距离接触了,我们迟钝的舌头似乎找到了一点感觉:

开始有点酸,又有点涩,慢慢的,开始变甜,细腻滑爽的琼浆,在口中缓缓转动,迷漫的香韵优雅颠荡,滑入喉中,一股柔软暖意轻漫,和谐在温热中缓缓沉淀……想起我们平时在国内喝红酒的野蛮做法,把话梅放进红酒,或者在红酒里兑上碧,那真是对美酒的践踏和蹂躏啊。

美妙的感觉在继续发酵,原来享用葡萄美酒,还真能愉悦身心,帮助冥想,启发智慧,使人达到思维的佳境。看过德加的《喝苦艾酒的人》,梵高的《铃高咖啡屋的女人》等作品,无一不是来自温婉冷艳的红酒。红酒,带给世界的不单是味蕾的愉悦,更有诗情苍老的酒文化,当你手持酒杯,加一分耐心,一分守望,就会让异国他乡与红酒,慢慢地沉淀氤氲。

品尝了5种奔富美酒之后,我们都有种飘若惊鸿的感觉,告别奔富酒庄的时,一个个似腾云驾雾,步履蹒跚。耳畔响起一个诗人的名句:

她是可

具有火的性格

水的外形

她是欢乐的精灵

哪儿有喜庆

就有她光临

……

大约半小时的车程后,我们来到了另外一家酒庄:杰卡斯。

湛蓝的天空下,大地一片棕红,土壤上满满的是一行行、一片片低伏的葡萄藤。车子驶入杰卡斯酒庄的前面,你马上就会被葡萄藤的嫩绿色所吸引,似乎打开车窗,你就能嗅到葡萄酒的香气,再深深地吸一口气,还能感受到微醺的欢愉。

杰卡斯酒庄掩映在绿色的葡萄园中,四周绿树环绕,曲径通幽,从规模上看,这是我们看到的最大的酒庄。

被澳大利亚人称之为国民酒的杰卡斯一直是澳洲红酒的翘楚,是澳大利亚三大红酒之一,据说澳大利亚每销售10瓶红酒就有一瓶杰卡斯酒。 锐意创新的精神,出类拔萃的酿酒技术,使大部分杰卡斯葡萄酒不需要陈年,在其年轻时饮用味道就已极佳。 在它的带领下,来自澳洲的新世界葡萄酒正以不可阻挡的气势迅速风靡全球,与生俱来的天然果香口感和易于饮用的特质,征服了无数葡萄酒爱好者的心。杰卡斯走的是大众化的商业路线,她的酒适合大多数人的口味,尤其是初学者,杰卡斯经典系列和臻选系列都是不错的选择。从1976年推出第一款红酒后,杰卡斯仅用一年的时间就使自己成为全澳最受欢迎的品牌之一,并在以后的岁月里,最终改变了整个澳洲 葡萄酒产业的格局。引领着新世界红酒迅速成为一股崭新的风尚,今日的杰卡斯,凭借澳大利亚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酿造出别具一格的佳酿,使得葡萄酒的品质丝毫不亚于欧洲传统的旧世界酒,加之有着与生俱来的天然果香口感,令崛起的新世界葡萄酒变得更加美丽多元。如此斐然成就也使得杰卡斯拥有全澳瓶装葡萄酒国内销量第一,出口量第一两项桂冠,更在世界市场上保持领先。

相对其他澳洲特色的葡萄酒来说,杰卡斯的另一个特点就是生产规模更加庞大,它是以集中式工业化生产方式生产。19世纪至今世界顶级酒庄均来自家族式酒庄,小规模精心生产的方式。葡萄酒酿造的最核心关键则是葡萄的种植,一直以来由酒庄在当地亲自种植的葡萄都是作为该酒庄的尖端酒生产的原料。杰卡斯则以自身的成功和全球众多葡萄酒爱好者的爱戴,诠释了澳洲新世界葡萄酒在世界范围内的辉煌。在英国,杰卡斯更是打败诸多欧洲品牌,成为全英销量第一的瓶装葡萄酒,广受英国年轻人的欢迎。在秉承了澳洲葡萄酒所特有的天然新鲜丰富果味的同时,杰卡斯更以提高每年葡萄酒的品质作为酿造哲学,使得无须贮

藏多年的葡萄酒,始终呈现出最佳口感,从而成为新世界葡萄酒中的顶尖品牌。

在杰卡斯酒庄品酒是免费的,本着“不喝白不喝”的传统理念,宁可喝醉也不能不喝,我们又一次被安排依次坐在长条桌上,心里有种陈佩斯吃面条时的感觉,

调酒师是一位满面慈祥的老阿姨,一脸酡色的我们强撑着品尝了三种杰卡斯的红酒和一种白葡萄酒,与奔富酒的醇厚悠长不同,后者更显得热烈奔放,浪漫轻盈,一个柔媚曼妙,细腻典雅,醇厚中带着冷艳,一个热烈饱满,甘醇芳美,圆润里透着温婉,在造型优雅的高脚杯里,调酒师注入的仿佛不是红酒,而是一种生活,一种情调,一种艺术,在暖暖的春日阳光里沉浸在扑面而来的艺术气息里,这一刻的时光是那么珍贵,那么悠长。

离开芭萝莎山谷的时候,夕阳已经西斜,落日的余晖把草地和葡萄园染成了金色,暮霭在森林的上空飘弋,空气中弥漫着青草和葡萄酒的香味,原来异国他乡的乡愁也是这样缠绵。芭萝莎山谷就像一首诗,悠长静谧辽阔又深远。多少年以后,我想我还会再来到这个地方,沿着葡萄园散漫无目的地行走,看一眼月光下巴萝莎山谷,品尝它的美酒。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fhupkqf.html

在冷艳与热烈中沉醉的评论 (共 7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