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风雨两广行。散文】一觉醒来仅是两点多--作者:阮泊人20190314

2019-03-14 06:35 作者:阮泊人  | 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风两广行。散文】一觉醒来仅是两点多

|

作者:阮泊人

|

一觉醒来仅是两点多钟。先是耳听窗外有滴嗒滴嗒的下雨声。我突然想起了昨加班装货柜车之后,就速速打卡下班了。可怎么也没有留意到,车间门口那一卡板的板材是否盖上防雨布。为此,我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给我的直接上司易亮兄弟哥发送了近百字的手机短信,跟他说明了我粗心大意而造成这一事故发生的原因。我在字里行间说明了自己的错错错,并请他原谅。同时也让他住厂宿舍的,看看此刻能否有何良法去补救一下。这总不至于等到明早上班之后,用板材的师傅说三道四的,怪我晒板而不盖板不收板吧。信息已发出,一个小时之内还是未见老大回复片言只字,我想老大一定是在怪罪我了。要不,他怎么不理我呢。再有,人家亮哥是新官上任三把火的主管老大兼厂长呢。他说我傻,说我笨,说我死,都不为过。因为,今年开之后开厂上班的首日是在东莞市沙田大泥村的宏利石材厂上班的。只因那个湖南老大,包装部老大张第安搞鬼,老员工湖南佬李维加老牛搞的鬼,他开的木料,不准我打木架。他们两个这样一整,搞得我毫无心情在宏利厂再呆下去了。尼玛哦,条条大路通罗马。我就不信你个邪。我离开了你这个宏利厂就没工可打了吗。事实我的命算是好的了。就在今年的元宵过后第一上班,在宏利石材厂上的班。第二天一早,我到宏利厂想继续上班下去,直到更久。谁知,岳家军岳飞遭遇了金兵的铁浮屠。大失所望,身陷逆境。可是,我属龙的人,就喜欢一切的逆境与厄运。我打工深莞十一二载了,见识过形形色色的大小怪事与一些恶人的故意做作。这些逆难凶险,对我来说并没有损失我的皮毛。做人做事嘛,只要自己问心无愧,风雨无阻就行。我从来不必去顾及你那么多的勾心斗角的事,只有自己的我行我素加雷厉风行就行啦。我管你湖南佬也好,湖北人亦罢,总之你不要对我太过份就好。如果你对我做得太过分了,老天会帮我整死你的,信不信由你。同时,老天就越敬我阮泊人的。这叫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或叫,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去年,上班期间,那个湖南佬李维加因一些小事情,先是咒我死,骂我残,动手打了我两次耳光。可是,我太过于斯文了,没有对他正义还击。但是,说真的,如果不是看在本地老板的厂和老板的份上,去年过年之前,我就不想在忍辱负重,任人欺凌,任人攻击和隋意殴打了。好吧,过年前辞不工,可今时机会来了。我说你妈的,你们湖南人垄断了这个厂包装部,想干嘛就干嘛,想早点下班回家去打麻将,也可以在下午四点或五点就打下班卡回家去了。你们湖南佬要怎么干就怎么干,连厂长和老板都怕你们三分。因为你们湖南人够黑够牛逼哄哄。我真的服了你们,但天不一定服了你们。总有一天,天会收拾你们的。这点,我绝对相信。去年五月二十五日,我在东莞恒生家具罚款厂因被河南佬张全军开料老大整辞工时,我没有他法。我只有诅咒老张和恒生家具黑厂快倒闭。结果呢,待我于去年的七月二十八日去大泥上班不多久,这个乱罚员工工资的恒生家具黑厂竟然遭了天火,烧了油房和车间。灵验,真的好灵验。今不知老大张全军是否还在那个火烧厂当他的老大吗,还是每天的中午,自己的老婆不搞而专搞黄某明的老婆吗。这个连狗都不如的张某全军,他的狗日太阳旗也应该被拆掉了吧。我只用了一年多的时间去,边打工边冷眼看潮,潮涨潮退了吧。心事重重,炼就我的不屈不饶。心境烦杂,练出了足够的豪迈。

|(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辞工就辞工,找工就找工呗。这有什么了不起的呢。不过,宏利厂的经理想留我也没有用。因为,我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今年,我真的交上了好运。买码两期赚了近两千大洋,买彩票一次中奖捌佰多元人民币。在正月十六下午辞去宏利厂包装工,拿了全部工资,买到了今年元月份的社保。离开了曾经工作了半年的大泥宏利石材厂,而回到了西太隆工业区找到了厂,至发文止,已经在新厂上班了半个多月了。从今年的2月27日开始在西太隆工业区的新单位新厂家上班。并且是包吃包住的好厂,周三周日夜不用加班,平常白天只上个八小时班。这厂每月放两天假,工资发放现金方式。厂,是做家具的。但是,我所在的木工部,也只有十四五个员工。工作起来,我比之前的任何一个工作厂家公司都有信心,都带劲,都不怕任何麻烦事。亮哥,虽然是湖南人。但是,他不敢为难我,更是对我恩情有加。他见到我来应聘之时,我通过打听才知道他就是木工部的老大,兼任新厂长。亮哥,本来比我年龄小,小于我十二岁。我是六旬欠五,他是四十有三的岁数。我是1964年出生的伏潭之龙,他是1976年出生的龙。我和亮哥,出生的肖相同。只要他是属龙的,就有一股正义劲儿。我与亮哥,初次见面,就是在上班之前的应聘之时。他微笑着,他通知我到厂办公室去填入职表格,他告知我厂习厂规。他叫文员帮我做了人脸识别打卡和指纹打卡的录制程序。特别是,亮哥龙弟安排我做的活,真是无人期及的了。他说,你上班时只需搞搞车间的卫生,把电箱电灯电闸电线,车间的通道,电线的开关按键,门口道路卫生,和机动灵活的拉叉车装装货柜车,整理一下仓库什物。如果有老徐包装开料,老欧阳前主管杂活,新老女员工需要拉货拉叉车的,都去帮忙一下就行,别干拉货叉车太累。他叫我没事安排之时,我就自己找活干,总之是由我自己的主动和设计及创意的干。尼玛哦,我真的是个包吃住灵干活博风险爱勤快受欢迎的主了。善哉乐哉,无忧无虑了。

|

亮哥,你是我的学习榜样,我一定多少都学点你的东西,好吗。你对我越好,我的心里越是感谢与激动。他决不丢你的脸,不拖你的后腿,不使你难堪。属龙的人,都是牛逼的啊。

|

夜深了。夜也过了。夜过之后,将迎来新的一次次挑战。我是好战分子,不惧白天上班,不惧闲时博彩,不惊前路明枪暗弹。我有了你亮哥做我的坚强后盾,怕个球啊。祝自己和亮哥每天都微笑,都开心,都顺利,都快活吧。

|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fckpkqf.html

【风雨两广行。散文】一觉醒来仅是两点多--作者:阮泊人20190314的评论 (共 3 条)

  • 雪儿
  • 听雨轩儿
  • 漫舞洛城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