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茶思

2020-07-05 12:17 作者:岩龙罕·博萨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1.

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

古人为什么要这样来排列这些物件?它在生活中的逻辑序列真是这样吗?是因为“柴”与“茶”押韵?还是这两样东西在五行中都属“木”?在茶马古城与朋友在一家茶店,喝了好几杯红茶绿茶、生茶熟茶、白茶花茶,还是想不明白。不想啦!反正在普洱生活,你怎么绕也难得绕开“茶”,那么多的茶园、茶树、茶农,那么多的卖茶人,喝茶人。古老的茶变得那么时尚,与周围的人聊天,你要说不出一点茶道,悟不出点茶禅,那你就太嫩了。与朋友在一起,你要是不会一点泡茶的“花”功,那你就土得渣都掉不下来了。

我不想成为掉不了渣的人。我想拱进茶友圈里去蹭人家的茶禅仙气。于是只要在喝茶时遇到评茶师说:“饮茶要慢、要细、要静,茶水的温度要不烫、不凉,先用鼻闻,再轻啜控制茶水流在舌尖、舌面、舌根到喉咙的速度与味道。你要品出茶水流经每一个部位的每一种感觉,是苦、涩、甘,还是其他的什么,你要真心地觉知。”听着,我像饥饿的小鸡遇到主人撒下一把米,一个劲地啄食,一个劲地应着“是是是是是”“对对对对对”。哦,怪不得!十来岁的时候到山上抬柴回家,口渴的嗓子冒烟,走进灶房,提起那把黑黟巴乌的大茶壶嘴对着茶壶嘴,仰起头咕咚咕咚,一阵狂喝,喝够了,放下茶壶长长舒一口气,真舒服。家里这把煨水茶壶里外都黑,外面是被火烟熏黑的,里面护着一层黑黄的茶碱,因为每次煨涨水,奶奶都要从火炕头的麻布口袋里抓一大把老帕卡茶放在茶壶里煮,十来分钟后,倒出的涨水是橙黄透亮的,全家老小七八个人对奶奶做的这碗“汤”,从没有多嘴过。我等兄弟姊妹几个,有时就用这帕卡茶水泡饭,稀里哗啦三碗两碗下肚,也就饱了肚子,奶奶这道“粗茶淡饭”也着实管用。

当看到茶艺大师们穿上古装、插上荷花,鲜果、干果,案立红烛,有档次的茶店还有古筝、古琴相伴,大师们做一个深呼吸,轻提袍衫、长裙,儒雅就座,烧水,净壶、盏、杯,云手转杯,兰指亮翅,将净好的杯夹到茶客面前,然后再将过滤后的茶水缓缓注入茶客杯中,“您请慢用。”我肃然端坐,合什示谢,注目品味。

一道茶过后,“您有没有感到一股暖流从丹田升起?”大师的声音穿过茶水升腾若隐若现的气雾,柔柔地飘进我的耳里。“啊?丹田在哪里?”我有些尴尬,“呃,真好喝!”我把茶杯举到嘴边说。(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二道茶喝干,“您有没有看到光芒万丈?您的身体有没有微微颤抖?”大师边给我们续茶水边问。

“难道他还是催眠大师?茶本是静心、袪欲、固本,怎么又像酒燃起欲火呢?”我的眼前呈现少年时奶奶煨的那壶老帕卡茶,那时“少年不识茶滋味,解渴才是最初心”。我定一定神,确认我的眼前只用柔和的白炽灯,自己的身体也安然稳坐,并没有丝毫地颤抖。

三道茶喝完,“您感没感到您的痛经和白血病已经被治好了?”大师的脸有些红润,眉间的“川”字竟然被茶水熨贴 平整,他举目扫了一眼在座的茶客问道。

哦去!当时在座的可全是雄性动物啊,大师也要对我们进行痛经治疗?这是玄还是魔?以后这群”大姨”还怎么来喝茶?我虔诚地问道:“治不治更年期综合征?”

茶友们看到我一脸蒙逼的认真的样子,一致肯定:此茶友可交(教)也。

2.

有了这些圈内朋友的诲人不倦,我自然也得有所进步,不然成了他们的短板,岂不拖累他们吗。这样,我慢慢学着喝茶,也不顾了那“茶水会让人体钙质流失,增加骨质疏松”的劝诫。

一个做了好多年普洱茶的朋友说,他弄了点好茶,邀我到他家喝茶。到家了,我们落座在茶板前,他开始了一番眼花缭乱地烧水、装茶、洗茶、泡茶、洗杯,再把橙黄的茶水倒到牛眼杯里,递到我眼前铺着一块小方巾的茶桌上。“你尝尝,很不错的。这个茶在市在面上是两三万一市斤。”他端起茶杯在鼻前轻轻晃了一晃,然后轻呷一口,眼睛盯着杯里的茶汤,怡然陶醉。其他几个朋友也端起茶杯轻啜一口,全然于“眼、耳、鼻、舌、身、意”都去体验“色、声、香、味、触、法”的极致的享受。我只看他们浅酌低饮,只听他们高谈阔论。说喝茶能袪燥热,千般好处,院士专家、商人墨客、官员艺人,民间草根无一而不言饮茶之好处!

唐代茶道大师皎然说:“一饮涤昏寤,情思爽朗满天地;再饮清我神,忽如飞洒清尘;三饮便得道,何须苦心破烦恼。”

说一杯茶能能解六欲,淡七情。然则,一旦利在眼前,皆不忘“炒”。中国人善“炒”,对人对事的心机可以到极致。从炒股票、炒房、炒茶、炒兰花、咖啡、石斛······ 从官方到民间,从学者到草根,从高堂到瓦屋茅舍。唐时白居易也感叹“商人重利轻别离,前月浮梁买茶去。”前些年有人把鲁迅先生遗忘在橱柜旮旯里的140多克清宫“普洱茶”拿出来拍卖,竟也拍了30多万元。名人如何品茶,草根如何喝茶的文章也铺天盖地。许多人都以自己有说出或品出某茶的品质为荣。于是茶具旺销,茶板告罄。这也带动了相关的产业发展,不会喝茶之人也理应为它点赞。看着朋友搞那些眼花缭乱的喝茶程式,我一个不懂茶的人,听懂茶的人谈茶,就像一个不懂禅的人听禅,云里雾里,天上地下找不着北。我只好以洗耳恭听的样子掩饰我的愚懵。

余秋雨先生到普洱时写了一本《极致之美》,文中罗列了普洱茶从民间到宫廷的饮茶习俗与对普洱茶的美誉,也许余先生真的喝到了普洱产出的上好之茶,有感而发。也许余先生的“极致之美”更多地来自历史,来自曹芹的《红楼》和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中的细节描述,我无缘与先生同饮就不妄自评说。

3.

当然,我能在这个茶湖里游,还有一技就是喜欢茶树、茶园。有此好,自然也去过云南几个古茶山,拜见过千家寨2700多年的茶树王。但相较之中,我对澜沧江北岸的六大古茶山去的多一些,而对江南岸的新六大茶山南糯、南峤、勐宋、景迈、布朗、巴达则几乎未曾涉足。想想江北江南十二大古茶山,普洱只占有一席,也是唯一在申报世界文化景观类遗产的景迈古茶园,应让自己的心去作一次深情地拥抱,去触摸,亲身去体验一番古茶园的醇香与悠远。

我蜗居生活的地方与景迈山的距离不超过300千米,想去景迈山的时间超过了五六个365个日。看了《回到开始的地方》电影,我把去景迈山放进了“出行车”里,然而迟迟无法启程,只好把它放入“心愿单”,再后来又只好把它挪进“收藏夹”。合上夹页,让我的灵魂无数次去神游景迈山。

4.

2018年秋末,我的灵与肉终于踏进景迈山的古茶林。

这片古茶山早在公元696年即由布朗族的祖先开始种植,距今1300多年。据考证,澜沧江流域是茶的起源地,而布朗族的祖先濮人是最早利用野生古茶和最早栽培、驯化古茶树的民族。茶树的人工种植证明人类在文明史上又迈进了一步。野生茶树不论多长的年代,只能证明这一物种在这一区域的存在历史。而人工茶园则能证明农业文明在景迈山的传播、发育与成熟。

茶变成饮品,是人们对自然资源利用的表象活动。经过反刍,商业化最终成了这种表现活动的重要分泌物。景迈山的傣族、布朗族先祖们有人用茶换马匹,用马匹驮着茶叶去换取更多的马匹或者其他的物品,在一段恢弘悠远的历史纵深中,应该是从盛唐的朝阳开始到清末落日的余晖里,敲击大地的马蹄声,一直络绎不绝,也许这就是从这里逶迤而向远方,直到遥远的波斯帝国,若干年后,我们把这条山道叫做茶马古道,如果展开一张世界地图,顺着脚下微小的点就能连接川滇藏,一直延伸入波斯异域。而景迈山的茶则更多的是从西南茶道流向南亚的缅甸、泰国、柬埔寨等。一群碧眼虬髯的波斯人,在来自中国的丝绸、景德镇瓷器和普洱茶之间流连忘返,他们隔着辽阔的大海,苍茫的群山,他们把来自神秘异域的瓷器丝绸和普洱茶沦为一谈,泱泱大国被浓缩成了这三样器物。在中国的五行里丝绸属土,陶器属火,茶叶则自然属木了。五行相生的规律是火生土,木生火。土、木、火三生万物。三样物器,登上大航海时代的货船,满足着欧洲人对东方古国的想象。

5.

我们的采风直达一个叫大平掌的地方,据说这个地方具有代表性。我们在那里停留的时间不长,而在这不长的时间里又被几个傣家采茶女所“耽搁”。我们一进茶园就把大大小小的相机、手机镜头全聚焦在她们身上。我们深入到景迈山的腹地却难识景迈真面目,只留下些许的轮廓,而轮廓之内的内涵与深度只有那些与茶园朝夕相处的人们才能诠释。

路边那几棵矗立在古茶林中的参天大树,伟岸雄健的身躯满身都是凸起人疙瘩,这些疙瘩细看有些狰狞,似乎对来来往往的游客有些突兀。云朵在树顶飘过,几片树叶无声落下。我拿起相机对着参天古树聚焦,它对我说“你若看我是风景,我身上的疙瘩也是”。我一惊怵,无意识按下快门,是相机设计的最大光圈与最快速度值。

大家在古树的浓荫里合影留念,这是一个有趣的场景,草、人、木,我们在这里共同组成了一个形象的茶,这个形象的字此时成了一种生活地看见,也是生命的呈现。

6.

一个叫翁基的布朗族寨子坐落在古茶林间,农家房屋掩映在茶树、榕树、竹棚之间。茶与屋,人与茶,构成一个精美的天然画卷,茶树摇曳,绿枝婆娑,远方来的客人说这里是一块诗意的栖息地,而布朗人眼前只有祖辈种下的茶和自己栽种的茶。我在《澜沧县志》里没有查到翁基的任何历史记述,但在网络上输入“翁基”则有多条相关的信息。

翁基,是看卦象的意思。布朗族的祖先在迁徙中找到了翁基这块地方。选择居住地,这是关乎一个民族的生存与发展,能否住下来后安居乐业、健康长寿、六畜兴旺?各种想法与看法交织在一起,争论不休。最后只好交给了神——用卦象来确定。

站在翁基观景台上,目光所及,秋末的山岚若丝若绸,依稀飘荡。“天边”是一座座高高低低、大大小小的山与天的交融,景迈山上的人家就用这些座座高高低低、大大小小的山栅起自己的家园。

古寨有佛寺、寨门、寨心、古柏树等景观,其中佛寺以为主,每年寨子都会举行祭茶祖的活动。寨民用脸盆装上用芭蕉叶包的米饭、粑粑、茶叶、一块纸币等,来到帕哎冷寺祭拜。2014年翁基被国家认定为传统古村落。我们在翁基没有见到千年前的古人,见到的是匆匆行走,中口含草烟锅的老年妇女,喷出的烟雾在她的脸上缭绕。也许除了茶,烟叶也是翁基布朗人的生活必需品。

7.

想品尝古人茶碗里的味道,并不需要搭乘时光穿梭机,在翁基古老的茶依然存活着,优雅,朴素,那是让现代人陌生的,缓慢而温暖的时光。

在寨子边的榕树下,有一个姐妹俩开的茶室。姐妹俩都是从普洱中等职业学校茶业种植专业毕业的,毕业后在柏林酒店上了两年的班,现在回去自己开了一个小茶室。我们进茶室的时候夕阳柔柔地从木格窗里照进来,轻轻地贴在煮茶的姐姐的脸上。姐妹俩穿着布朗服装给客人煮茶、倒茶,动作娴熟流畅,一整套学院派的程序、规范,没有半点的“漏洞”和“卡顿”,和客人聊起茶来,又显出酒店营销的滴水渗透。她说,就想用布朗山的水,泡景迈山的茶给到翁基的客人们品尝。

我端起茶杯轻呷一口,啊——蔓延在舌面上的是重重的 苦涩味。心想这也许就是百年老树赋予的沧桑味道。当我问道他们现在对茶园的管理时,他们说茶林不除草、不施肥、不修剪、不松土让其自然生长。这让我这个不懂茶的人又想到:驯化了几千年的茶树是不是又要让它回归野性?这样的不管不顾只是采摘!采摘!采摘!真该感谢千年前的老祖宗啊。

茶的馨香,让我们停留下来小酌。茶的世界,人来人往,有的人找到了人生的归宿,有的人实现了灵魂的救赎,有的人发现了生命的诗意,有的人重建了与祖先的联系。我们这群来自不同地方的人,都要在不同的时间回到自己的安身立命之地。

8.

翁基人的饮茶,没有皇宫里的侍茶女,也没有白领的那么多讲究的饮茶器具。也无法拿到诸多的茶叶进行饮品比较。更没有时间像富人那样去玩那些五花八门的茶艺。再来一点什么小资情调的所谓茶与人生的“思考”和茶学专家的系统博大的旁征博引的论证。他们不知道茶文化,他们没有时间想那么多,他们也不会想那么多,那么远。在他们的人生程序里:种茶--采茶--卖茶,当然自己也喝茶。

茶,千百年前就进入了翁基人的日常生活了。倒是对于泡茶的水,他们总是那么耐心细致,从来也不嫌烦琐。从烧水的柴到水烧开时间的长短,都非常讲究了。他们深知:茶叶是要靠水泡出来的。水温的控制是泡出好茶味的关键所在。水的灵动,让每一片茶叶都能跳动着生命的气息。水是最有灵性的东西,它的至纯至性,也赋予茶叶最自然的意义。所以,他们总是能把不同季节采摘来的茶,甚至不同茶园采来的茶,都让它表现得淋漓尽致,完美至善。

老辈人爱做一道栗树火炭烤茶。先把大叶茶的老叶子,采回来以后洗干净叶面上的粪与其他虫卵等,然后在大锅里炒地让叶子变软了,再放到大簸箕上轻轻揉一揉,有的也不揉。晾晒干后放进一个透气的麻布口袋或竹箩里备用。用家中一个干葫芦瓢把适量的老帕卡茶放在里面,再搛三到四个栗树火炭,吹干净火炭表面的炭灰放入葫芦瓢里不停地簸动,一直到栗树火炭熄灭,这时取出火炭,再轻轻吹一吹茶叶将它放入一个土陶罐内,将用栗树柴烧开的开水倒入陶罐内,盖上盖子,闷上一两分钟,老茶的醇厚香味就会飘溢而出。而汤色则会随着时间的延长而出现不同的变化。

煮(煨)好茶以后,倒出来的茶要按辈分大小依次敬下来,最后才是自己的。如果,煮茶的人年纪较大或辈分较高,那个在场的小辈或年轻人就要主动倒茶。假如年纪大的或长辈执意要自己倒茶,那其他人则要在他倒好茶以后起身微微躬身去接茶,以示尊重。

翁基人男女老少都喝茶。每家人的火塘边都支着一个黑黟黟的大茶壶,早一壶,晚一壶。全家人饭前饭后,外出干活都喝它。就连那家生了小娃娃,只要满月了大人就会用小勺子一点一点地喂茶水。

茶是他们的日常用品。逢年过节,婚丧嫁娶,朋友来往,走亲串戚都不能少。在他们的祭祀中也不能少了茶水,茶与神有了一种契合。

9.

那晚,我们住宿在帕哎冷酒店,这个酒店仿着布朗人的古时建筑,是一个木结构的房子,入眼时你感觉到的是古朴的民居,拎着行李走上木楼,咚咚作响,进入房间你则可感受到最现代时尚的家居感 。

清晨,几声鸟叫把我的梦啄破。推窗望去,一钩下弦晨月,依依挂在茶树枝头。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fbrbkqf.html

茶思的评论 (共 5 条)

  • 淡了红颜
  • 东湖聚李胤德
  • 残影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散文网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 浪子狐
    浪子狐 推荐阅读并说 荐读,点赞!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