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捡拾温暖

2019-10-23 22:02 作者:建梁洲  | 1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捡拾温暖

今年的深秋和寒风似乎是一对恋人,离不开,扯不断,相当的近乎。按理说,一场秋一场寒,十场秋雨要穿棉,可老天爷不管这一套,一场不紧不慢的秋风就刮来了一场寒。寒气一点也不含糊,咄咄逼人,令大街小巷的人们迅即幻化成了变色龙,色彩斑斓的羽绒服就成了绿树成荫大街上的一道靓丽风景线。

身上无衣怨天寒。这是唐代大诗人白居易笔下卖炭翁的真实形象。现在呢,身上有衣,可天寒来的早哇。寒暑易往,四季轮回,这是自然规律,有时就是有点儿猝不及防。坏就坏在季供暖的日子尚早,天气咔嚓一下子就寒气砭骨,确实让人有点受不了。现在的条件多好哇,无论在家里还是在单位空调解决凉暖问题,出门在外私家车一开冷热无忧,还有那各种防寒服御寒保暖,到了暖气登门上户,寒霜冰冷岂敢逞凶放狂?

我要说的是,在我小的时候,一年最怕过冬天。身上无衣怨天寒。记得那时候天气似乎比现在更冷,一是天气的缘故,再就是小小身体穿的单薄。大地冰霜一片,身上一身毛蓝家织布裤褂加身,还是补丁摞补丁。为了冬天不挨冷受冻,深秋初冬就要备足做饭取暖的柴火。

什么是柴火呢?说的广义一点,就是能燃烧的各种柴木草禾。说的近乎一点就是药不死灶膛的各种植物秸秆柴草树叶等,归根结底一句话,只要能够取暖做饭的燃料都是我们家庭过日子的宝贝,都是我日思盼的好朋友

秋风起,秋雨寒,北雁高飞恋江南。庄稼收,树叶残,柴草枯萎入家园。诗意挺美,现实很惨。飒飒秋风萧瑟,阵阵秋雨寒凉,儿时的我此时望着南飞的大雁,聆听一声声一阵阵高空的恋歌,幼小的心灵多么盼望大雁慢慢地飞,恨不得我也长一双翅膀尾随着他们飞向江南,飞向那不用烧柴火就能温暖的地方。(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痴心妄想!

那个时候的农村,冬季取暖都发煤票,我们全家五口人只能凭票从公社煤站购买一百斤的煤球。要想躲过一个寒冷的冬季,不在秋后初冬捡拾柴草树叶,那就意味着挨冷受冻。在我的老家有连绵的群山,有坡坡岭岭的山地,按理说,庄稼的秸秆,山上的树木柴草不都是烧火的好燃料吗?我当时也是这么想的,可残酷的现实令人不寒而栗。当时正是有生产队的时候,人多地少是不争的事实。为了吃饱肚子,瘠薄的山坡地大面积栽种的是红薯,剩下的边边角角的零散地块种点玉米谷子芝麻大豆。可想而知,薯秧晒干能烧火还是上等的好燃料,在当时,有谁说出这种败家子的话,那他就不是人生父母养的。要知道,生产队的牛羊大牲畜冬天就靠它填饱肚子。社员,也包括我们这些生产队的小社员,望着小山似的红薯秧垛,也只能是望梅止渴。玉米收了,玉米的秸秆是燃料,可生产队要挑选好的秸秆粉碎喂牲口,只把矬的矮的破的烂的按人口按分量分给各户。狗脖子粗细的破烂秸秆捆在一起,一家老小眼巴巴地盯着大秤杆上的定盘星。写得有点惨,情形比这还惨。很多时候,为了一星半点的份量,我的母亲竟和分秸秆的人吵起来。更有意思的是夜间挑灯刨谷茬儿,竟为一根谷茬儿打起来。生产队的谷子收割了,剩在地上的谷茬儿就成了众人的抢手货。白天到队里干活,晚上孩子大人跑到地里刨谷茬儿。黑灯瞎火,各家各户就提着灯笼去占垄沟,一家老小各有分工,力气大的前边刨,老的小的紧跟后边捡拾。为什么呢,人多柴少,谁抢刨在前就是谁的。记得那天晚上,在蔡豆坡刨谷茬儿,我的父亲一镐头刨下去谷茬儿没刨下来,李家二叔手疾眼快镐头落,一根谷茬儿攥在手里。现在听起来是奇闻,看起来也是笑谈,可在那个年代两家为争一根谷茬儿竟闹的脸红脖子粗!

有人会说为了一星半点的柴火至于吗,你们那里有大片的山,有山就有山林、山柴、山草,烧火做饭取暖绝对不会成问题,你们家肯定好吃懒做,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天下人谁不知道这个理?

不知者不怪。我们老家的山有九沟十八峪,可以说沟沟有水,峪峪有泉,是个山清水秀的美地方。可在上世纪的六七十年代,却是个荒山秃岭穷的叮当响的山旮旯子,是个兔子都不拉屎的鬼地方。荒山,荒坡,荒岭,没有一棵树。在以粮为纲的年代,吃饭是第一件大事,山山岭岭,坡坡坎坎,只要能收一粒粮的地方都播下希望的种子。山下果树没有,山上栽有松柏,封山育林,禁止人畜进山。松树柏树只栽不管没活,山柴山草茂盛。远看荒山秃岭,近观柴草葳蕤。用我们山里话说,我们山坡柴火可厚了。

近观可别乐观。那茂密的山柴山草是集体的财产,是由背着真枪的民兵巡逻看守的,割柴禾砍柴火就是偷。不过,因为都是穷闹的,在我们老家偷割柴火不寒碜,也不犯法,如果被民兵被看山的发现逮着,轻者柴火没收,重者罚没工分。因为家家没钱,工分可是命根子。这么一来你可明白,家里备一点过冬的柴火有多难!

千难万难,越是艰险越向前。穷则思变。大白天,民兵巡逻,看山的眼瞪溜圆管得紧,晚上,月黑天,三更半夜,秋雨霏霏,偷柴火正在进行时。一家一户,仨人一拨,俩人一伙,“悄悄进村,打枪的不要”,绝像老电影《地道战》里的鬼子进村一样偷摸进行。记得那年深秋的一天,时辰已过半夜,父亲叫醒我悄悄向歪嘴山进发,带一把镰刀两根绳索就摸到了南山坡。天黑,风轻,山草茂密,手疾镰快,耳听八方,一会的功夫爷俩就够背了。汗水湿透衣衫,身上背着柴捆沉甸甸,一点也不觉得累,心里美滋滋的紧跟着父亲下山。就在我们爷俩走到山根底下的时候,半山腰传来看山的严厉喝喊:“偷柴火的,站住!别跑,我看见你们了!”。喊声刚停,就听见追下来的急促脚步声和山石趟落滚坡的声响。说时迟,那时快,前边的父亲低声唤我快跑,便极速将柴捆卸下来,飞起一脚将柴捆踹下石河沟里。此时的我急中生智连人带柴捆滚进山路旁的荆树丛中。看山的追下来,我的父亲早已跑得无影无踪了。他在我的旁边转了一会儿,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迹象,骂骂咧咧的又回到他半山腰的窝棚里,时不时地咋呼两声,吓唬吓唬刚进山想偷柴火的赶紧退回。人小柴捆不小盖在身上还挺暖和,侧耳静听一大阵子,猜想此时看山的睡着了,便起身悄悄摸回家。还好,有惊无险,喜获丰收。从此以后,袭用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有效方法,采取电影里演的游击战形式,有时个自为战,有时上阵父子兵,院里的柴火垛渐长。为防止露馅,母亲用玉米秸秆苫盖隐藏。

秋霜白,树叶黄,捡拾树叶为暖炕,一家老小喜洋洋。这儿歌是我上小学三年级时创作的,听起来挺欢快,还挺乐观。自己知道,这欢乐的背后,唱出了我酸楚的心声。天凉好个秋,指的是秋天来了,粮食果品大丰收。我盼秋霜早点降,来一场大大的风,将全山村的树叶都刮光,我拼全力多捡,多扫,多抢,搂的满院盛不下,然后痛痛快快疯玩一个大冬天。做,做一场捡拾抢扫树叶的美梦。树叶,对于农户来讲,那是冬天再好不过的烧火燃料,烧火来的旺,灶里的底火持续时间长,火炕的温度不温不燥。既然树叶烧火好处多多,那么捡拾清扫树叶的人能少吗?我们的山村有上千户人家,五千多口人,家家要做饭,户户要取暖,即使杨柳槐树栽满山村的犄角旮旯,到头来依然是狼多肉少。从霜降倒入冬,数千双眼睛盯着飘飘洒洒的树叶,你说,捡到一枚杨树叶不就跟捡到一个宝贝一样吗,更何况起早贪黑捡拾清扫一筐树叶呢?捡拾杨树叶用铁签子扎,一叶一叶地穿在一起,够一串撸到荆筐里,一帮孩子,一大帮孩子望着一棵或几棵杨树,秋风吹下一片或几片树叶,树下的情形可想而知。扫树叶更不易。天黑人少,或起大早,如果来场寒流,狂风大作,我就跟着父母成宿在树林里用竹耙铁耙扫帚挠抢树叶,肚子饿得咕咕乱叫,眼前一阵阵发黑,也咬紧牙关坚持着,手冻僵了不言不语,依然含着泪水用手臂将一堆堆的树叶搂抱捧夹到草筐里......。

文章写到此处,我的一颗还不算老的心怦怦直跳,情不自禁的泪水点点滴滴落在键盘之上.....。

2019年10月23日改毕。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faqbkqf.html

捡拾温暖的评论 (共 13 条)

  • 听雨轩儿
  • 浪子狐
  • 紫色的云
  • 残影
  •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散文网不断发展和壮大的坚硬基石和有力保障,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 心静如水
    心静如水 推荐阅读并说 赞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天黑人少,或起大早,如果来场寒流,狂风大作,我就跟着父母成宿在树林里用竹耙铁耙扫帚挠抢树叶,肚子饿得咕咕乱叫,眼前一阵阵发黑,也咬紧牙关坚持着,手冻僵了不言不语,依然含着泪水用手臂将一堆堆的树叶搂抱捧夹到草筐里......。 文章写到此处,我的一颗还不算老的心怦怦直跳,情不自禁的泪水点点滴滴落在键盘之上.....。

    赞(0)回复
  • 浪子狐

    浪子狐捡拾温暖,捡拾人事,几番得失,铸就过隙人生。那酸楚,这安逸,流淌笔端,汇成百姓平生烟火。欣赏哥哥新作,赞感过往坎坷悲乐,怀惜当下季更情替。遥问安好,弟狐谨问!

    赞(0)回复
  • 北方

    北方好文

    赞(0)回复
  • 豫原

    豫原豫原:拜读佳作。美文。点赞!推荐阅读。

    赞(0)回复
  • 王平如是说

    王平如是说秋霜白,树叶黄,捡拾树叶为暖炕,一家老小喜洋洋。痛痛快快疯玩一个大冬天。做梦,做一场捡拾抢扫树叶的美梦。赞赏佳作,并向先进问好!

    赞(0)回复
  • 胡侃瞎周

    胡侃瞎周 好文必赞

    赞(0)回复
  • 晓梦芳菲

    晓梦芳菲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