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今日十月一》戴道成

2018-11-08 22:34 作者:戴道成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今日十月一

戴道成

临近寒衣节令,常常回故园,遇到许久难见的亲人,旧事重现,倒觉得温馨。临明时,怅然若失,清泪两行。

还在村里上学的时候,霜寒露冷、雾色朦胧的时节里,门外便有人推着自行车吆喝着,“烧纸阴票子,谁要烧纸阴票子”,总有一天,母亲要去舅家,若逢上礼拜,有时去上两天。而我要跟着母亲一同时,却被拒绝,说是十月一。就这样,意识中出现了十月一。

有一年,十月一,攒上礼拜,母亲先日已去了舅家。早上醒来,天降大,地面已落了厚厚一层。午间,温度上升,太阳出来,在门外爬着椅子做作业,对门老太的儿女侄孙一大帮人从门前走过,携带着香火纸钱向年前过世的老爷坟上走去。从坟上回来不久,老太家便起了哭声,老太过世了。傍晚,母亲从舅家回来,之后告诉我,老太是冻死的。自此,“十月一,棉裤被褡穿齐备”的话语永记心间。

村里的小学念完后,便去三里外的邻村上初中。套上暖和的衣服后,日子便过得很快。为节省时间,常常走田间的小路。午间回家,看得有人在路上烧纸,也听得有人在坟前诉泣。告诉母亲,便被告知不要踩圈里的灰烬和路旁的纸张,并讲了一些流传的故事。傍晚放学,天空起了色,再次路过,看见那些划的圈和未烧尽的纸钱,分外注意并保持着距离。渐渐地,对十月一的认知增加了一层神秘和敬畏。(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母亲故去,村里人说没过三年不烧清明,烧新分和十月一。分那天,祖母便招呼着我们姊妹给母亲烧纸钱。我们姊妹带上一大堆纸钱,先在坟头压上三张,后在坟前划个圆圈,在圈里,一张张地撕开纸钱,点燃,祖母便诉泣着“狠心的你呀,娃们想你再叫谁呀……”,随着春风,青烟袅袅,我们姊妹也抹着眼泪。十月一,祖母另糊了衣裳,说要给母亲送寒衣。又是一大堆纸钱,在最上面落着祖母裁糊的棉衣棉裤和棉鞋,点燃,祖母又诉泣着“给你送了衣裳,爷儿们的衣裳谁又给叮咛呀……”,望着青烟,无助,悲泣。此时起,才理解十月一更多是送寒衣。

祖母、祖父一一故去,十月一,我们叔伯子侄聚在一起为大人送寒衣,弟兄们各自准备,四套寒衣,无人诉泣,伯父便祝告着“妈,,不要再舍不得了,钱也烧了,衣裳也送了,该吃吃该穿穿,干啥都体体面面……”。然后我们姊妹给母亲也烧纸送衣,无人诉泣,无人祝告,天沉着,静悄悄。从此后,难以忘却十月一。

又是十月一,前日入梦,为大人糊寒衣,掺了些棉花,想着,暖和,摸着,也暖和。今日,吾等不天涯各方,老鳏撑拐上坟送衣,他人叹惜,自叹息。

十月一,烧纸送衣,追思先德,代代传承。子孙送来寒衣,任务算是终了。

戊戌年癸亥月甲辰日于景一堂道成谨。

(2018/11/8)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evmskqf.html

《今日十月一》戴道成的评论 (共 4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