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我的父亲——高满财

2018-07-12 09:23 作者:观鹅会意  | 1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我的父亲——高满财

文/髙珍

家严一九四三年参加革命工作,一九八四年离休,为党和人民工作了四十一年,一九九三年十二月积劳成疾因病去世,享年七十岁。老人家虽然离开我已经二十五个年头了,但是临终前紧握我手说的那句话:“我对你是最放心的。”还是回荡在我的耳畔。

我在整理家父遗物时,发现了他用十几页信纸写的自传。自传梗概:家严高满财,一九二三年出生在忻州代县偏僻的碾子沟小山村,薄田贫瘠,父亲早逝,家境贫寒。十六岁在村里参加了抗日民兵,埋地雷打游击,抗击日本侵略者。一九四三年十八岁在一区武装部参加了革命工作,在县委书记郜志远同志的领导下,积极为八路军储积军粮军鞋,在战斗中下嘴唇被日寇子弹穿过的疤痕成了永久留念。解放前后,先后担任过雁门关行政村党支部书记;担任过山阴县一、二、三、四、五区区长;担任过河南片工作组组长;担任过后所、张庄乡乡长;担任过北周庄公社书记;担任过农林水三局合并局长、水利局局长、农工部部长,八四年离休。

1964年,在我三岁的时候,父亲从张庄公社调任北周庄公社担任书记,全家人搬迁到北周庄村北,在二满的院子里居住,后来又搬家到村东的探寺、东门没有房东的院子居住,还搬家到后堡殷成华叔叔的院子居住了一段时间。印象最深刻的房东是有做饭手艺的赵权叔叔,文革时期就住在赵权叔叔院子。赵叔叔是个幽默风趣只知快乐不知忧愁的人,年轻的时候在四川省当兵,婶婶是部队驻地农民的女儿,结果是看上了赵叔叔,跟着他私奔到了北周庄村。赵叔叔的父亲赵爷爷有撺绳的好手艺,十里八村的大队都来买他家的粗细麻绳。赵权叔叔有三女两男五个孩子,大儿子太太比我大几岁,是我童年、打岗的好伙伴,三女儿比我小几岁,也是我小时候的玩伴,这个院子给我的童年带来了许多快乐时光。家父教育子女都很非常严格,严格的家教家风就是干部家庭和农民家庭没有区别,租住着农民的房子,吃着和农民一样的饭菜,穿着和农民孩子一样的衣服。

家父在我童年的记忆里是一个身材不高却敦厚壮实,浓眉大眼、戴一副宽边塑料框子的近视眼镜,讲话声音十分洪亮,做事情雷厉风行,性格直爽急性子脾气,大嗓门一讲话喊天震地,往往是说表扬别人的话,人们听起来还以为他在骂人。当时县政府把招工、推荐大学生、参军的指标都分到了公社,谁家几条光棍汉需要给当一个兵、招一个工、推荐一个大学生,家父总是挂在心头。家父不会隐藏自己憎分明的性格,下乡吃派饭看到光棍汉好几条又懒惰的农民家庭,就忍不住“恨铁不成钢”地用大嗓门没头没脸数落人家一顿,然后想办法给孩子们招个太钢工人,或者安排大队优先让这个家庭的孩子参军,这样就可以拉动起一个贫困家庭的希望,所以社员们给我父亲的评价是:“高书记骂谁,谁就有办法了。”其实家父是一个看似外表粗率,内心却是一个考虑事情细腻而且心地善良的人。家父从1964年在北周庄公社担任书记十二年,和十个村的贫下中农建立下了深厚的阶级感情(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也许是我从小经常听母亲问父亲今天去那个村子下乡,所以就知道北周庄公社有北周庄村、棋道地村、郑庄村、二铺村、辛留村、安岸庄村、新岱岳村、下神泉村、永静城村、李家窑村十个自然村庄。只说北周庄一个村子,就有十个生产小队,是当时山西省第二个大村庄,一个村庄的人口就是其他公社村庄的全部人口,可想而知北周庄是山阴县人口最多的公社。记忆中父亲很少在公社的办公室办公,大清早就会骑着自行车去公社附近的十个村庄下乡,特别是在耕播种时节,是父亲最忙碌的时候,十个村哪块地今年应该倒茬种什么庄稼他是了如指掌,一天转悠三四个村是平常事。到了秋收时节,大中午在地里撇玉米棒子社员,远远地看到家父骑自行车过来就发愁了,因为他二话不说,支稳自行车就会进入玉米地撇玉米棒子,社员们想偷懒的机会也没有了,只能跟着他再撇上个来回。

“文革”期间家父在北周庄公社被造反派打成走资派,母亲总是害怕我看到父亲被批斗的现场,听孩子们说父亲被那些别有用心造反夺权的“三种人”们,戴上高纸帽,脖子上挂上二十多斤的大木牌子,敲锣打鼓喊着口号侮辱性地游街。有一次,在北周庄村批斗家父的现场会,站出来一个正直的光棍汉叫梁大世(谐音),他平时给大队看田,就是村里正月闹元宵唱大戏秩序混乱的时候,只要他高声喊叫手摇鞭子在空中舞来舞去,上百的人群马上就会规规矩矩地静下来,因为铁面无私村里人都怕他三分。只见他走上批斗会的台子,大声喊到:“高书记是个好公社书记,你们凭什么批斗他!”说着就把挂在家父脖子上的大木牌子摘了下来,把高纸帽摔在了地上。喊口号的也鸦雀无声了,批斗会的组织者被他的正义行为震慑住了,看到台下的贫下中农都是义愤填膺,批斗会是开不成了,他们只好草草地收了场。公社那些妄想篡党夺权的“三种人”,他们又在晚上把批斗会开在了公社,听大人说有一个叫“刘疤子”的人,批斗我父亲时非常积极,不知道这个人的报应如何。我只知道晚上母亲和姐姐去公社的大门外面听动静,等待着批斗会深更半开完接父亲回家。就是过大年的时候,那些诬陷迫害干部、群众的“三种人”也不放过我父亲,母亲只好把我送到北王庄村姥姥家过年。北周庄公社十个村庄不论大人小孩,他们的正义感都非常强,特别是北周庄村的人,在那个时候和我一块玩的孩子们,没有一个对我骂过狗崽子一类侮辱性的语言

家父其实是山阴县第一个使用移民搬迁方法的干部,当时北周庄第一生产小队的王姓居民,全部居住在北周庄堡墙外的南沙沟,是一个独立的小村子叫南关,因为地势低洼,每到汛期南沙沟发山水南关那是十发九淹,南沙沟发山水的情景至今笔者还是记忆犹新。汛期正好在孩子们放了暑假的时段,当雷阵劈头盖脸下过去以后,村子里的孩子们凭经验就知道南沙沟要开始发山水了,三五成群和大人们都聚集到南门堡墙豁口外的沙沟边,等待着山水的到来。只听得西方远处传来雷鸣般的轰隆声,随着“嘎啦-嘎啦”山水中石头相互碰撞的声音,混浊的山水头卷着杂草树枝向前涌来,胆大的大人会下水去捞冲下来西瓜、窝瓜还有淹死的羊和木头等。在人群中有一个外地媳妇,她惊叫着指着山水头:“看看看,洪峰下来了。”大家的喧闹声一下子静了下来,都把惊慕的目光投向了她,这是大家伙第一次知道“山水头”还有“洪峰”这个文化词。

每到这个时候,总会看到父亲带领公社干部和村干部,免起裤筒手拉手趟过洪水,去南关村查看受灾情况,如果灾情严重,会看到沟对岸高处的地方,有大人小孩赶着猪羊等待着洪水的退却。南关村乡亲们经常受到洪水的侵害的问题,一直是困扰在家父心头急需解决的事情。

在七十年代,党中央、国务院召开全国农业学大寨会议,发出“全党动员,大办农业,为普及大寨县而奋斗”的号召。家父参加了县委组织的学大寨参观团,回到公社后,在他的脑海里面规划出了一排排整整齐齐的“大寨窑”,他要组织大家伙盖起集体窑,把南阁经常受灾的乡亲们搬迁出来。说干就干,他从十个生产队里抽出来壮劳力,开始抹泥基和网基,每天和社员们劳动在一起,只见他脱了鞋赤脚踏进泥里,和社员们一块用脚踩来踩去和起了泥,在家父的带领下大家伙有说有笑地干的热火朝天。在休息的时候,父亲给大家讲着大寨人数九寒天“三战狼窝掌”战天斗地的事迹,有个胆子比较大的愣头青,看到家父今天心情好,把粘着泥巴的脚往大伙面前一伸说:“高书记,我感觉赤脚和泥和大寨的冻地一样吧(冷)。”大家伙都看着父亲大笑了起来。刚开春还是春暖乍寒的季节,家父知道大家劳动的劳累与艰苦,他吩咐村干部按照出工为他们打一份补助粮,一排排泥基和网基不断地在延长着。

一排排窑房的马腿垒了起来,接下来就是技术活碹窑。一来这可是个新鲜事,二来北周庄村的男女老少都关心着“大寨窑”,所以是大清早人们都聚集在场地,等待着窑房碹起来鞭炮齐鸣那激动人心的时刻。只见窑洞的后墙贴着毛主席像,匠人们在马腿上支起半圆形的柱体碹头,大匠人高声喊叫“上泥”只见下面的人铲上泥,胳膊一甩把锹飞了上去,只见二架上面的匠人随手就稳稳地握住了锹柄,大家伙就像在看着耍杂技。大匠人又喊叫“上网基。”只见下面的人搬上一块二十斤左右重的网基,胳膊一甩把网基抛了上去,只见二架上面的匠人随手就稳稳地接住,递给了大匠人,大匠人把一块块上大下小的网基,巧妙地用泥粘合成一个拱形门,匠人们碹了一碹后又开始移位置再碹下一段,大概有半天时间一孔窑洞就碹好了。当第一孔窑洞碹好以后,家父就喊大家休息一会,匠人们都圪蹴在一块,端详着自己的劳动成果。家父高兴地掏出来早已经准备好的“海河”牌纸烟,当然第一支是先发给大匠人,然后自己留下一支,随手扔给大家分发了,小鞭炮“噼噼啪啪”争先恐后地在跳跃中爆炸着,大家伙沉浸在社会主义大家庭的欢乐中。

当三排大寨窑碹起来后,村集体的木匠有了用武之地,窗子、门很快就装了上去。搬迁的幸福时刻转眼之间就到了,大部分一队的乡亲们都高高兴兴迁入新居,也有的乡亲们因为故土难离,在村干部的动员下搬了房,只有一户老人做了多次思想工作还是不愿意搬,村干部只得汇报给了家父。我父亲背着手面容严肃地进了这一处院子,村干部在外面大声喊:“高书记来了。”北周庄公社十个村庄的社员们都知道家父的坏脾气,发起火来能骂你半天不重复,挨了骂也的执行。家父进了屋子黑着脸一句话也没说,王大爷知道家父的用心良苦都是为了乡亲们,惭愧地说:“高书记,我知道我拖了大家的后腿,现在我就搬家到大寨窑。”家父回头对大爷的两个儿子和村干部说:“大队出辆马车,帮助老王把家搬过去。”就这样没有剩下一户乡亲,全部搬迁到了大寨窑。剩下的大寨窑,解决了公社干部家属、供销社家属、粮站家属、工人家属、教师家属、五保户等无房户的住房困难,我们家也搬入了大寨窑,我记的东邻居有数善和郭凡祥老师,西邻居有粮站李富山叔叔。

我从来没有看到过父亲有搞特权的行为,担任书记十二年他没有推荐自己的儿女去读大学,而是推荐了许多农民的儿子上了大学,有几个农民的儿子大学毕业已经担任了县级领导,他们和我见了面总是怀着感恩的心情,叙述一番家父性格耿直为民办事的往事。我是经过自己勤奋学习,在恢复高考的第二年,考入了朔县师范学校,从那时起父亲对我有了一点笑脸,他的微笑大概是对我在自强不息自力更生的肯定和鼓励。

人生如梭,岁月沧桑,1990年我已经在县二中工作了十个年头,多次恳求父亲帮助我转行,父亲离休了还是不愿意利用部下的关系滥用职权。父亲慢慢地患上了脑萎缩和糖尿病,走起路来非常困难,转一个方向需要移动许多碎步才能完成,本性难移的犟脾气还是没有改变。

1993年的阴历十月初一,父亲又住进了医院,医生看到这一次父亲病情严重,就把我叫出了病房,悄悄对我说今晚你父亲如果熬过了晚上十点钟就抗过去了,言下之意就是家父今晚熬不过十点钟了。看着身上插着管子的父亲,感悟到的是人生的短暂与脆弱,那个雷厉风行的父亲这么快就要走到生命的尽头,我不由地流下了眼泪。家父已经昏迷了好几次,他苏醒过来看着全家人围在病床前,拉着我的手说:“我对你是最放心的。”唉,这就是家父弥留之际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其实我知道您教育子女的用心良苦,虽然您没有读过《朱子家训》,却知道娇生惯养对子女的危害;虽然您没有“狐狸教子”的高深理论,却明白一个人的生存能力是逼出来的;虽然您没有给子女留下什么财富,但是留给了儿女独立、奋斗和自信的品质。我虽然没有为党工作的大能力和大水平,但是您留给我的形象是焦裕禄那样的好干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根本意义,就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当清正廉洁的好干部,我虽然和您一样没有给孩子留下什么财富,但是会把您遗传给我的品质继续传承给他们,我相信朗朗的读书声,还会在我那两个孩子的家里飘荡出来。

父爱如大山,大山是深厚博大的、大山又是沉默朴素的。父爱是一缕阳光,让你的心灵即使在寒冷的天也能感到温暖如春。一个人在社会这架大算盘上,充其量就是一粒珠子,关键看你能够站在个十百千万的那个位置。

人生就是在不停地书写着的一部大书,每个人的父亲就是你书写这部书的准备者,书写的文字不在辞藻华丽,但是必须写的朴实丰富;书写篇章不在冗长,而在于写的有境界、价值和思想,绝不能马齿徒增悔恨自己庸碌的一生。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etnskqf.html

我的父亲——高满财的评论 (共 13 条)

  • 江南风
  • 王涛
  • 程汝明
  • 含笑
  • 秋实黾园
  • 听雨轩儿
  • 淡了红颜
  • 襄阳游子
  • 心静如水
    心静如水 推荐阅读并说 赞
  • 观鹅会意

    观鹅会意父爱如大山,大山是深厚博大的、大山又是沉默朴素的

  • 观鹅会意

    观鹅会意心静如水老朋友;谢谢推荐阅读

  • 她山玉

    她山玉喜欢老师美文,点赞问好高老师。我老爸也是解放前参加革命的党员,深有体会父辈们心口如一的奉献,无怨无悔的坚守,不给子女丁点儿的方便,……“一切靠你们自己”我认为这是我老爸对我最好的教育。祝高老师周末愉快,创作愉快,万事如意!

  • 她山玉

    她山玉喜欢老师美文,点赞问好高老师。我老爸也是解放前参加革命的党员,深有体会父辈们心口如一的奉献,无怨无悔的坚守,不给子女丁点儿的方便,……“一切靠你们自己”我认为这是我老爸对我最好的教育。祝高老师周末愉快,创作愉快,万事如意!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