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时间真不是个东西

2020-06-03 16:06 作者:闲话少说  | 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时间真不是个东西

不知是不是孔夫子创造的老幼尊卑观念已成为一种遗传基因,反正我们从小就想当爷爷。尽管不知道当爷爷能得到什么特别好处和实惠,但一想到爸就已经是了不起的人物了,可以随时随便支派我收拾我,而我却是你爸爸的爸爸,那滋味该有多爽!

想当爷爷那段时间,不仅想当好哥们儿的爷爷,还更想当对手和仇人的爷爷。好朋友之间,丁点儿小事也打赌,最大的赌注就是谁输了就叫对方一声“爷爷”。但输家往往不守承诺,趁你一不留神就象泥鳅一样“哧”地一声溜了,边跑边哈哈大笑:想当爷爷?没门儿!你当我孙子还差不多!有时好哥们儿干了一件让人另眼想看的好事或者干砸了大家都关心的什么事,比如破格提拔当了小组长,比如在劳动竞赛中得了优秀奖,比如失恋了痛苦万分,都会要么重重一拳捅过去,要么轻轻拍拍他肩膀,含义不明又都可意会的说一声“你这个龟孙子啊”!对对手或者仇人呢,背后议论则一脸鄙异“那孙子……!”,如遇上正面交锋,无论干不干得过人家,都会双手抱于胸前,先似笑非笑地喊一声“喂,孙子……”!打骂孙子,是爷爷应当应份的权利和责任;打骂不赢呢?输给孙子也不是什么丑事……

可是,尽管我们那么想当爷爷,却从来没听到别人喊自己一声“爷爷”。不仅如此,事实上我们却长期在当别人的孙子,或者说,自己把自己装成一个孙子。

岁月如水流过,天下始终太平,朋友间的玩笑和戏谑也还不时偶尔为之,但不知从何时开始,大概是自己当了“爸爸”之后吧,想当爷爷的念头却淡了,淡得无声无息,淡到仿佛“爷爷”二字与自己毫无关系。直到有一天,一个素不相识的小姑娘用脆生生的声音喊我“爷爷”时,竟让我一下子猝不及防,呆若木鸡。我怎么也不敢想象,曾经的愿望这么快就变成了现实,而仓促之间似乎又很难接受这个现实,感到说不清道不明、无法自持和镇定的惊慌。

那天,吃过晚饭后,和老婆一起到小区门口的公园散步。公园里华灯齐放,百花争艳,不时有行人迎面而来,擦身而过。公园里散步者不多,但小孩子却不少。忽然想起一句歌词“我们的生活像花园,花园里花朵真鲜艳”,而那一张张天真烂漫的笑脸,不就是一朵朵鲜艳的花朵么?他(她)们有的在妈妈怀里呀呀学语,有的牵着爸爸妈妈的手,一边蹦蹦跳跳地走着,一边歪着头,问一些稀奇古怪的问题,有的躺在婴儿车内,睁着一双对一切都感到新奇的大眼睛东张西望,嘴里哇哇拉拉地唱着只有他(她)自己才懂的歌谣,还有的在爷爷奶奶或者外公外婆“走慢点,小心摔倒!”的惊呼声中,歪歪扭扭,欲倒不倒的碎步小跑着,那步履,那姿势,既让人心惊胆战,又让人不由得不从心底涌起难以抑止的怜爱和温情。(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我一直很喜欢小孩子,认为那是世间最令人叹为观止的风景,是造物主最伟大的杰作,是宇宙间最让人心折的精灵。于是,每每看见聪明乖巧的小孩子,我都会不由自主的驻足观望,看他们嬉戏,听他们歌唱,眼前便浮现出女儿这么大年级时的那些时光。

就在我随着身边那些小孩子走走停停的时候,我听到身后传来稚气十足的歌声。原来是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正牵着 奶奶或者外婆的手,正在给她唱刚从幼儿园学到的儿歌。小姑娘长得真是漂亮啊,漂亮得无法用语言形容和比拟,我只觉得她粉嫩的脸蛋比刚成熟的樱桃还要鲜艳和红润,仿佛轻轻吹口气就会融化;那精致的五官,是最伟大的设计师和画家也描绘不出的美丽图画,尤其是那双在长长睫毛下忽闪忽闪的大眼睛,比青蓝的空中那颗最亮的星星还要清澈和干净。我情不自禁地弯腰轻轻抚摸了一下她那令人心醉的脸蛋,从心底发出一声由衷的赞叹“这小姑娘真乖”!听到我的赞叹,奶奶或者外婆脸上露出骄傲的笑容:“乖乖,叫爷爷”!小姑娘仰起头,对我甜甜一笑,奶声奶气地对我说,爷爷好!

仿佛夜的一声惊雷,我的心猛地一颤,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爷爷?我被人叫爷爷了?除了别人叫我同志、小某和叔叔之外,这是第一次被人叫爷爷!

可是,就在刚才,我还觉得自己很年青呢。除了记忆力和视力好象已有所减退,除了已不能一口气爬上八楼外,我觉得自己腰板依然挺直,腿脚仍然灵便;我感到二十几岁时的那些曾经的故事还恍如昨日,与三岁的女儿躲“猫猫”的场景还如在眼前,此刻她也还没有走出大学校园,而且到现在我也还没有把“爸爸”当明白,怎么就成“爷爷”了?我突然感到莫名的恐惧和惊慌,时间的脚步是不是太快了点?

想冲着那奶奶或者外婆笑笑,笑她怎么教她的孙女叫我爷爷!笑着提醒她应该叫孙女喊我叔叔或者伯伯才对,因为无论从长相和年龄上说,我应该都比她年青多了啊。这么叫,让我怎么好意思?

但我什么也没说,摸摸小姑娘的头,转身就往家走!

回到家里,久不照镜子的我立即怀着大无畏的勇气,快步走进卫生间,直面那面宽大的镜子,近距离地、细致的审视自己是否真正取得了当爷爷的资格。赫然进入瞳孔的是一张完全可以被称为“爷爷”的脸——额头上沟壑纵横,头顶上草木稀疏,两鬓斑白,眼泡浮肿,眉毛浅淡,皮肤松驰……那那都与老人特征无不吻合!

看来那小姑娘的奶奶或者婆婆眼神不坏。

我忿忿地对着那一点不讲情面不知掩饰的镜面吹了一口气,那镜子一下子就模糊和暧昧了。

“爷爷好”我又听见了那个漂亮聪明的小姑娘在叫我。

“爷爷”不好!爷爷好什么呢?哥哥才好,叔叔才好!因为哥哥、叔叔年青,爷爷却老了!当然,最好还是你们这样的小孩子,饱含着无穷的活力和希望。

我忽然觉得时间啊岁月啊,真他妈不是东西,不通世故,不善解人意,想他快的时候,他偏不着急,想他慢时,他却又比离弦之箭还快。小时候想快快长大吧,一周都那么漫长;生病躺在床上苦盼天明,却总觉得已捱不过这漫漫长夜;与心爱的人儿依偎在一起,总希望时间走慢点再慢点,他妈的又一晃就过去了。尤其是现在,好多事都还没做,什么事也没做成,连“爸爸”都还没当明白,他又急着让你当“爷爷”!

虽然当爷爷没什么不好,老也并不可怕,正如有位作家所说“不是每个人都会变老,能变老也是一种幸运,一种福气”,问题是,谁不是一近五十就想时间过得尽量慢点儿呀,我凭什么这么早就要被人叫爷爷?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equbkqf.html

时间真不是个东西的评论 (共 3 条)

  • 淡了红颜
  • 浪子狐
  • 诗心云卿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