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羑河岸边说“民”

2020-08-30 13:06 作者:文生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羑河纪实一九九

羑河岸边说“民”

文生

老明在羑河边遇到老文,问:听你说小谷院老早以前是村里的老学究们搞考证的地方,他们考证出什么呢?

老文说:就是搞清古典文本中字词的本义和引伸义,也就是训诂、小学,他们认为,少数民族之所以能入主中原,是因为中原对古典的解读出了问题,要追本溯源,把每一个字词的原本意义搞清楚。

老明问:啥样?(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老文说:很多字词的音、义搞清楚了,很多古籍能通读了,这是许多人的功劳,没听说咱石林黑塔村小谷院的老辈人考证出什么,或许是岁月久了,人们说不清了吧。

老明问:啥考证的?是不是根据不同书本上的文字校勘?

老文说:基本上是。俺问你一个事,你知道武大郎卖的是什么吗?

老明说:没注意。《水浒》上说的是炊饼,是不是烧饼?

老文说:不是。告诉你吧,那东西现在叫馒馒,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老明说:有点意外。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呢?

老文说:宋代只要是面做的东西,就称为饼,馒叫蒸饼,后来为了避皇帝的讳,改叫饮饼,再后来叫蒸馒,接下来叫馒馒。

老明说:原来如此。难怪村里有的老人把馒馒叫蒸馒哩。

老文说:当初能做蒸馒的人不多,所以武大郎能租的起两层小楼的独院,娶上美女潘金莲。现在老太太们才会蒸馒,年轻人大多不会了,吃馒靠买。也有人在城里蒸馒馒卖,也买起了楼,娶了媳妇。

老明说:咱们小谷院的先人,考证馒头的流变?

老文说:俺只是打个比方么。考证的是古典文献中每一个字的来历。这一段时间我关注了一下“民”字。你说,民,是什么?

老明说:当然指老百姓了。

老文说:这是后来的说法,当初可不是这样。民的最初含义,你肯定想不到,你查查手机。

老明查手机。

老文说:你说道说道。

老明大段的念:甲骨文中的民,上部像一只眼睛,下部像针在刺眼睛,致使一目盲,疑即“盲”的本字。西周金文字形与甲骨文大致相同,部分字形眼目之中已没有瞳孔,突出“民”字为盲目之民。

“民”字为什么要刺一目而“盲”?大概在甲骨文时期,这些 “民”,或许是有罪之人,或者是 “俘虏”,或是贵族的奴隶。郭沫若在《古代研究的自我批判》中说:“民与臣两个字,在古时候本都是眼目的象形文。臣是竖目,民是横目而带刺。古人以目为人体的极重要的表象,每以一目代表全头部,甚至全身。竖目表示俯首听命,人埋着头,从侧面看去眼目是竖立的。横目则是抗命乎视,故古称‘横目之民’,横目而带刺,盖盲其一目以为奴征,故古训云‘民者盲也’。”

在周代金文里,“民”的字义已随着社会的发展逐步引申转借为被统治者统治的“人民、百姓”之意,“民”原来的盲义已失,故另造了“盲”字。自古以来,统冶者都把“民”视作有眼无珠,蒙昧无知,“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后来又产生了“氓”,表示由别处逃窜而来的“民”。

老文说:这是传统的说法。

老明说:俺想,你前不久说,我国农业生产不大可能存在奴隶制,可能直接从集体劳动过渡个体劳动,就象咱们年轻时经历过的。因此你认为“民”指奴隶有点勉强,是不是?

老文说:你继续说。

老明说:《诗经·大雅·生民》:“厥初生民,时维姜嫄。”

《左传·成公十三年》:“民受天地之中以生。”

《易·系辞下》:“阳,一君而二民,君子之道也。阴,二君而一民,小人之道也。”

《诗经·大雅·假乐》:“宜民宜人,受禄于天。”

……

老文说:甲骨文的民是被刺眼睛,但金文小篆“民”字从尸从氏。“尸”意为“身体不动弹”,引申为“不迁徙”。“氏”意为“国族”、“族”。“尸”与“氏”联合起来表示“土著”、“本地常住人口”。这中间的跨度也太大了。我们返回来看“民”。

“民”字在甲骨文中看似像眼睛被刺的人,但也以理解为光明进入人的眼睛中。就这个意义上说,民,就是受到阳光照射的人,看到光明的人,也就是受到了上天垂青的人。

老明惊异的表情。

老文继续说:“民”是个象形字,甲骨文中有的写法像草芽,是草萌生的意思,表示对君上的顺从。所以“说文”说“民”就是“萌”,也指民众象小草一样。俺记着“民”出现在盘庚中,俺也看看手机,看看盘庚如何说动人的。

老文看了一会儿手机说:盘庚想迁都,先作动员报告,说“古我先后罔不惟民之承。”“视民利用迁。”“朕及笃敬,恭承民命。用永地于新邑。”对于“民”,盘庚先是谆谆劝导,没有强迫命令,这些“民”可不是今天所说的“民众”,而是商王朝的贵族,有的说不还是商王的长辈。你想一想,盘庚对这些人讲话,自然只能先说好话,然后搬出天神和祖先威胁这些人,要是面对奴隶们、甚至战俘们,一个至高无上的王,会这样说话么?

老明说:肯定不会。

老文说:盘庚迁于殷,民不适有居,率吁众戚出……,贵族不出面,奴隶出面反对,不合理呀!这里,民与众不同。

所以古书很多地方说的“民”,其实指的是贵族,好多古典中的“民”,只能从这方面理解,这样,很多关于“民”的事,就说清楚了。比如《老子》中的许多“民”当作贵族、诸侯解才正确,如“不尚贤,使民不争;不贵难得之货,使民不为盗;不见可欲,使民不乱。”对于老百姓,因为有“功成事遂,百姓皆谓‘我自然’”的说法,这也说明民与百姓有异。

《诗经》上有“宜民宜人,受禄于天。”《毛传》:“宜民宜人,宜安民,宜官人也。”说明最初人和民是分开的,后来合为一体,也是事实使然。贵族们后来降为皂隶的人越来越多,所以“民”的应用范围就扩大了,再后来,任何人都要交税,所以民就泛指民众了,因为之前只有贵族才交税。“民”和“人”的界限消弭后,进而出现“人民”一词。

老明说:想不到“民”的古今流变这么复杂。那,现在的许多说法,如果按本义解释,比如以民为本,恐怕很难让人接受……

老文说:要与时俱进么,现的民当然只能指人民。俺说的是民的古义。

老明说:您的说法有一道理。不过俺还是认为“民”自古以来就是指大众。

老文说:俺刚才说的,只是一家之言,但可以说,这一点连有清一代人也没能考证清楚,这也可以理解,毕竟他们没有见过甲骨文。难点在于如何把“民”最初的字形和考证的含义统一起来。对了,刚才说,金文“民”字从尸从氏,如果尸是眼睛的简化,毕竟“民”一开始就和眼睛不分,那么,民就是氏族的眼睛,也就是氏族的代表,这样,“民”最初作为贵族的含义就有了合乎逻辑的解释。毕竟贵族是从代表氏族的人中演化进来的。

老明说:那,眼睛下面的东西就不应该解释为箭、阳光什么的,直接解释为氏族就好了,这可是个更新鲜的说法。

老文说:查查“氏”在的甲骨文象什么?

老明看了会手机,说:氏的甲骨文应该没有,但金文大篆确实和民相像,只要把上面的一撇换成眼睛就是民了。

老文说:这么说,原来民一开始就是代表氏族,含有大家的意思。

老明说:你把一个字弄清楚了,一定有成就感。

老文说:要真正把这其中的源流搞清楚,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因为这和传统的解读有很大的差别,还有俺连你还不能说服。做好了,顶的上博士论文了。

老明说:你就这么说吧。

两人在羑河岸边继续热议。

比如对“小国寡民”的解读。老文认为:“小国寡民”中的“国”应该指由不同氏族部落组成的诸侯国,一个诸侯国里的氏族部落大了,就会威胁到诸侯国;一个诸侯国大了,就会威胁到王朝。所以说,要想使王朝平安,一定不能使国大,要想使诸侯国平安,一定不能使“民”大,总结起来,就是“小国寡民”。

“使民有什伯之器而不用,使民重死而不远徙”,就是说氏族要安分守已,这倒和刚才说的金文小篆“民”字从尸从氏,“尸”意为“身体不动”,引申为“不迁徙”“土著”,“氏”意为“国族”、“族”对的上了。

老明说:诸侯由同姓氏族组成,

老文说:氏族会分化的。三家分晋就是众多“小寡民”做大了,然后用武力把晋国分了,原来晋国还有六家卿呢……

民至老死不相往来,是说这些小氏族不要往来,不要联合,不然……

又如:子曰:“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按孔子的立场,“民”是自由民,包括没落诸侯子弟,因为这样的人才有财力接受教育,就这还认为让他们去做事就行了,不要让他们明白在做什么。……

羑河静静的听着她的子民的言语,追溯古义,但也要关注当下。

羑河纪实系列均为原创

2020年8月30日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epbbkqf.html

羑河岸边说“民”的评论 (共 5 条)

  • 淡了红颜
  • 水墨残荷
  • 浪子狐
  • 老夫子(熊自洲)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散文网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