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醉春风

2019-04-20 07:46 作者:清淡如水  | 1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作者:小桥流水

城里的高楼大厦看惯了,突然见到一座老旧民宅,顿觉稀奇。其实有什么稀奇呢?老家的房子不都是土墙青瓦房吗,房后石头坡,门前烂水塘。牛二嫂心里想,这就像农村人青菜瓜果吃得多了,羡慕城里人吃烧烤、肯德鸡……反过来农村那些用来喂猪的藤苕,城里人却当着宝似的。

小时候,课文里有一篇《渔夫的故事》,讲一渔夫在海上打鱼,家里人一年四季以食鱼为生,她羡慕死了,“我要是能天天吃鱼该多好呀”,殊不知,那是因为渔夫一家实在是没有别的出路,只能过着以吃鱼为生的苦难日子。

这几天,牛二嫂感觉比较累,头昏沉沉的想睡觉。不知是犯春困还是身体哪儿出了毛病。一到家,屁股刚挨上床,两只脚就脚推脚脱掉了鞋子,两腿往上一缩,整个身子便蜷躺了床上。

两天前,老公遇到个看相算命的,便给她算了一卦。算命的说她这两年运气不太好,要等到下半年十月份方才有所好转。于是老公打电话问她在城里怎么样,不行就回家吧,再説你不在家,这家就不像个家了,儿子天天念叨你呢;她觉得那算命的说的不错。她也想家、想老公、想儿子、想父母……她不知道她不在家,爷儿俩道底是怎么过的,恐怕家里弄的猪窝狗窝似的了吧,可眼下,她实在是回不了家,几个工资,除了生活零用,没攒下几个钱呀。这不,房租又涨了,还一涨就贰佰,电费一块变一块三了,工资没涨,开销到是隔三差五的涨,这工还怎么打,这日子还叫人怎么过呀?(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脑子里一团浆糊,迷迷糊糊的竟睡着了。

她打点行礼,第二天便坐上了回家的火车。她好想火车开得再快一些,火车翻山越岭,外面的光线一会儿明一会儿暗。回家必须经过秦岭,火车在几百里山川里钻来钻去,大半天了还在山里,她感觉时间停顿了,车子没动了,不时看看手机,又看看漆黑的窗外,她急得满头大汗。她想找个人问问,车子开到哪儿了?可她看看周围的人,她一个也不认识,她的两个姐妹呢?她们上哪儿去了?她急得哭了,一边哭一边大声喊叫两个姐妹的名字……

两个老乡又是推又是叫,牛姐,我们在这里呢,你怎么了?你快醒醒,快醒醒。她很想睁开眼睛,可怎么也睁不开,费了好大劲,才吃力的睁开眼睛,看见两个姐妹坐在她身边,她抬起身子,抱着她俩哭了。吓得两个姐妹不停地问,老牛,你怎么啦?做恶了?牛二嫂感觉头痛,浑身无力,好一会儿才缓慢地说,没什么,可能是这几天太累,想家了。你们弄饭吃吧,我再躺一会儿。

山里人纯朴,出门在外都互相照顾。其实,在她做梦的那会儿,两个老乡早已弄好了饭菜。两姐妹陪着牛二嫂说些开心的话题。牛二嫂躺了会儿起来洗了帕脸,边吃饭边打开电视看。电视里正在播川沙古镇的宣传片,看起来还蛮不错的,与周围的建筑别具一格,古色古香,深深的小巷子,花草精致,清澈的河水,还有石拱桥,各科美味小食,香气弥漫在巷子里……星期天我们去看看吧,离我们不远,反正在家也是闲着,两姐妹说。

星期六一早,她们姐妹三人收拾早饭,背包里装上水杯,零食,赶公交直奔川沙古镇老街而去。

她们坐车到农工商超市下车,穿过川沙公园,经鹤鸣楼,从北门出来,沿城南路向东到川黄路,再拐向北走,不多远便来到了川沙古镇老街。

古镇老街并没有电视上放的那么好看,但走在有些古色古香的小巷子里,也颇有情趣。仿佛到了另一个世界。

据说,川沙有着近五百年的建城史,在上海历史上是个历史久远的古老大镇。川沙作为一个历史上的文化重镇,这儿有深厚历史文化沉淀的清代著名金石学家、书画鉴赏家沈书镛祖上建于清道光年间,至今仍保存完好的“内史第”,而这“内史第”又与中国近代民主主义教育家黄炎培联系在一起。同时,这儿又是近代宋氏家族的发祥地。宋庆龄、宋子文出生于此。与著名的文学家、史学家胡适也有渊源。一个小小的“内史第”老屋居然同时与这么多的历史名人联系在一起,实属罕见。

川沙最早叫做八团,因为临近东海,在明朝初年,这儿便是盐商云集,帆樯林立的大钓友。在浦东新区成立之前它是上海十大郊县之一,唤作川沙县。

古镇老街并不是指一条街,由新川路以北的南、中、北三条市街组成。“内史第”、黄炎培故居是重头景点。

“内史第”的西面是古镇的南市街,南示街是条南北走向的老街。走不多这只见右手边出现了一个石制牌坊。这块石制牌坊的西面书有“彪炳千秋”四字,而朝东的一面则是“禦倭功赐”四字,西东两面均悬“恩荣”匾,显示来头不小。

牌坊旁是个1956年建成的稻香食品商店,现没有营业。门前有辆黄包车供游客拍照。再朝东走一段就是古镇的中示街。这是以前老城厢最为热闹的商业中心。街上有新华书店、点心店、人民饭店、还有农业银行、西药房、中药店等,她们去的时候,街面上人不多,显得有些冷清。

暑街前面是个小教堂(天主堂),在北市街南端,有个川沙营造馆,是民营企业打造的首个文化遗产纪念馆。

向南拐过新川路向东,过观澜小学,旁边就是川沙的古城墙公园。公园里保留有一段年代久远的古城墙。城墙上有一座岳碑亭,亭内保存有一块拓刻着岳飞手迹的不碑。城墙上还有魁星阁、古炮台,这些都是后人重新修建的。

回来时又经过鹤鸣楼,本想到楼上去看看,但目前还在维修之中,有些遗憾。

据说此楼琉璃瓦覆顶,下砌玉石平台,画栋四廊。连80根立柱,飞檐翘角,系60枚金钟,宏伟壮丽,气势非凡。

长空里弥漫着暖意,微醺的春风,不经意间就醉了。这是快乐的一天,忘忧的一天。

-

作者简介:任朝鹏,男。网名:小桥流水,四川绵阳人,中共党员。《西部文学》签约作家。《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会员,签约作家,《辽宁精短文学》编辑。文字散见于《西部文学》、《辽宁精短文学》、《江山文学》、《中国诗歌网》等期刊及其他一些文学网站。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elwpkqf.html

醉春风的评论 (共 16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