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博客自传】暴风骤雨

2018-05-16 16:32 作者:博客自传第一人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暴风骤

05年6月14日早晨我有习惯在大哥公司周围转一圈就也有麦田和菜地的自留地,那天我的记载是麦田里那一片黄金般的麦子好像被谁盗割掉一样的一之间,就全是麦茬的影子晃晃着在我眼前像极了成片的反向钉子地毯仔细看,就也有刚发芽的玉米苗叶破土出生却被大面积的黄橙橙失去了活力,···临近中午,开始有大风把地上的尘土扬起来把玩在空中,尘土无奈就随大风抛头露面翻卷着细小的身子骨也好意思,跟随大风的屁股什么缝隙也敢钻谁的屋里也敢进谁的床上也干趴下,风的实力太过强大它自由驱动着风尘并把它送到每一个角落,尘土面对白云见了也要飞扬的大风毫无抵抗能力只有屈从的身份化作很潇洒的尘埃才稍稍不太讨人嫌的雅号,···马上,紧跟着来的就是,乌云遮天蔽日又迅速从远处从高空被大风裹挟着开始向地面压缩有点抬不起头来的感觉,紧接着来的就是闪电一道连着一道而且大雨前的闪电都是被乌云遮住的样子形不成明显的分裂曲线还有,雷声闷闷的也不缺席不敢间断好像要助威一定要鼓噪主角要出场就大雨从天而降。此时乌云依旧压头大风还在继续暴雨铺地下坠就只有少去了尘土的影子,也不知尘土在经历了风雨的涤荡之后有没有从良的感觉还是还原了本来的地上模样再看这场暴风,尘土是它扬起来乌云是它牵引来骤雨是它推下来你看这暴风,几乎是逮谁灭谁遇尘戏尘遇雨戏雨谈笑风生间把这一场突来大暴雨戏耍成了一幕雨的街舞剧。风郎最识雨心事,撕其成雾掩腮红。瞬时十级多的大风要把城市毁掉的吓人把那大雨变成暴雨又变成气势磅礴的雷暴雨在瓢泼看空中就是水幕在飞,···院子里满了水,大门边的路上也满了水屋里也进了水新盖的大车间也有进水迹象并开始严重落雨。此时节正是麦收季很小时候就记得母亲说过知道这时间段还好雷阵雨加大风的天气说来就来因此,麦收季时间短任务重要快要抢就会有三秋不如一麦忙的俗话说而且,千万别小看丰收的麦子已经在田里就能不能吃到嘴里还尚在两可就还要看天老爷赏不赏饭吃,老天爷一急眼来场暴风骤雨就把你到嘴边的饭给打到地里拾不起来···但大哥是谁,他还管你收不收麦子,面对这样子的场面车间里哗哗漏雨大哥有些心急火燎的开始慌张摸出电话来就打,我看见这位自私的人打了一串自私的电话也没有结果,你说你这个时候给你盖屋的包工头打电话有什么用就是他有空闲,他能来救急吗?你以为他是120啊,救急就还是要靠自己,这场雨就是个意外,是个谁也想不到,工钱都跟人家算清了来修也要等天好以后再说,这样的灾害天气,谁家不受灾。但是大哥是谁,自私起来根本就不会替他人考虑他还管你什么天气状况和人在不在家,就是先把自己的事解决第一位而且捞着谁逮谁一大口。大暴雨还在下大狂风还在刮大哥的自私电话还在打,这次是打给老家的父母这位半个农民出身的工人就在电话里大声疾呼:这么大的雨,这么大的风,碗口粗的大树都被拦腰折断,也没有在家的人,都在地里收麦子,也都被大雨冲走了不少,你看也没有用,没割的熟透的麦子都倒了,你还修什么屋啊,没人,···你等等,你妈要去找找和平,去找找看,你等等。大暴雨没有收场的意思大狂风也没有停歇的表情就都还是强劲之中的撒泼耍横,大哥和我看着被风雨搞得摇摇欲坠的大车间心如急焚却是只有望着屋顶兴叹的不动声色,这个时候就都是默默不做声响地听命只要大哥一声吼一声令下,我们就会奋勇向前的来抗洪抢险义无反顾也不怕牺牲就像要保护公共财产一样的心安理得。母亲有一个自私的长子也就放下面子去到邻居家求人也不好拒绝就有答应来看看,母亲就来电话说还要给足长子面子说老大随我脾气急你看这事给大哥弄的,这大雨天人家也没法来啊大哥就一道圣旨吓到我的心头说快去把他接来。我接到命令不由分说毫不犹豫毫无顾忌一步跳进大哥的破面包车里开起来就向着老家奔腾也不知道我是在水里开船,还是面包车掉进了水塘还是误入了一片汪洋就单凭记忆的熟悉出门上路拐弯那些黄泥汤子,淹没半个车轮的还有水花翻滚也不敢开的太快而且雨刮器还坏了不能用就开起大灯弓着双肩把脸贴到前挡风玻璃上,还要不停地用手掌擦去哈气才勉强猜出来前方的模糊是否有没有人和车又该向哪里直着过去,我也顾不得许多其实真正有本上路就算是正常的大好天也没跑千把公里就一路咬着牙小心瞪着眼找路憋足劲判断,也顾不得大雨冲刷了车底盘子车厢里进了水就摇摇晃晃我记得冲上了高速公路立交桥那场面,都看不见桥顶就都是水帘幕布的样子还好路况不太复杂也熟悉就拉上来看屋的乡亲再往回赶路他说:我的这片麦子倒得还不算厉害,就明天再扶起来,好天之后还能收割。其实大哥就一自私的心情没抓没落自己不安分自己守不住自己看着心焦他就把你们都忽闪起来跟他一样瞎叨叨因为,我刚刚把乡亲接到厂里天就开始停止了风暴雨也跟着逐渐变化后来也就不再滴答,乡亲来看看漏雨的大车间就随便说几句客套话也就再没有什么可说,大哥听着看着比划着答应着就也来了好心情渐变色我就再跑一趟再把乡亲送回家。后来我就想着就是端人家的碗受人家的管你看,恶劣的天气紧急的情况我就要先上阵打冲锋我的安全没谁来考虑,说的严重一点比喻大哥心里根本就没有挂念我的死活他就不管你在路上遇到什么不测有什么危险,他就心里只关心自己的心慌而且有这样随意摆布你的本钱,难道关键时刻我不去叫大哥自己去跟暴风骤雨打交道去接老家的乡亲而且,来回尽管很是艰难危险很有偶然状况的发生概率却也只有消费我在路上的生死四五十分钟却,来厂里一看一走也不过十分钟就谁也没有办法的结果只好如此满足一下有钱人的心态因此,这样一位暴发户大哥就算放个屁连父母也要让三分给面子不说破。

晚上下班回家我听妻子说中午下大雨时候给父母打过电话,也知道新翻建的租屋也有漏雨情况还知道地里的麦子都倒在地上了,家里人都没事。你看我妻子还知道往老家打电话我就很高兴,谢谢。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eimrkqf.html

【博客自传】暴风骤雨的评论 (共 5 条)

  • 王东强
  • 心静如水
  • 襄阳游子
  • 浪子狐
  • 淡了红颜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