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杀年猪

2018-12-24 23:26 作者:岁月无痕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江城子.年猪】

一吻生死两茫茫

不思量,自难忘

一栏相隔,无处话凄凉

节难免不挨刀

泪满面,心悲伤(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短暂相聚离槽帮

主人家,磨刀忙

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何时能够再相遇

红烧肉,灌腊肠

1970年代,养猪是农村人的主要经济来源,也是农村人改善生活的主要来源。由于粮食的匮乏,养猪的饲料全部来源于大自然,每天要到野外割猪草,割回来后把猪草剁碎了放大铁锅里煮熟了,加点米糠搅匀了喂给猪吃。因此,养猪也并非易事,一般每家也就养一头,勤快的养两头。大人每天要出工赚工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于是割猪草便成为家里小孩的一项专职工作

上学前,我就背着小背篓跟着姐姐出去割猪草,上学后,每天一放学就赶紧往家跑,好赶在天黑前能割回来一背篓猪草。由于大家都养猪,对猪草的需求量很大,在家附近根本就找不到猪能吃的东西,于是方圆五公里的山上、小河边、水稻田几乎都遍布了我们寻找猪草的足迹。

一般每年养两头猪的人家,大部分是一头卖给食品站,一头过年前在自家请屠户杀,大部分卖了,留少量的自家吃。因此,乡下每年腊月下旬便是屠夫们生意最忙的时候,每天都要奔好几个场子,很累人,但累得很值,每头猪杀完,屠夫都能收到东家送的大块猪肉。屠夫家一到腊月,家里的猪肉便当白菜一样炒着吃,这也成了屠夫的儿子在我们面前吹牛的资本,每次看到屠夫的儿子端着堆满肉的碗到外面吃饭,便让我们羡慕不已。

年关杀猪是年味临近的前哨。腊月下旬,村里到处是猪尖叫的声音,这意味着已跨入年关的门槛了。年关杀猪是一年之中家里最热闹的日子,除了屠夫以外,东家会邀请三五个身强力壮的亲朋过来帮忙,并邀请家里的亲戚过来吃饭。在杀年猪以前,肉都是提前就预订出去了的,按老家的规矩,来买肉的人,东家都会留着吃饭。

屠夫每天杀猪前都要拜神灵,求上天宽恕开杀戒之罪。屠夫每到一处,各家的猪们似乎会知晓,一股杀气弄得猪们嚎叫,求生的本能迫使猪们烦燥不安。屠夫开杀戒时,东家通常会点上香,并准备一些烧纸与鞭炮,杀猪的过程中,屠夫会在烧纸上沾上一点猪血,然后让东家拿去烧了,并点上鞭炮,以祭拜神灵,驱去晦气。杀猪时,主妇们照例会蹲在一边,不忍看见屠夫将尖刀朝自己喂养的猪刺去,怕猪望着自已掉眼泪。

屠户把猪杀了退完毛后开膛破肚,首先会切一大块后臀肉拿给东家去做,然后把猪肚子里的内脏扒拉出来放到一个米筛里,把大肠、小肠交给打下手的人去清洗干净,然后便开始卖肉了。那年代,大家一年可能也就过春节的时候买一次肉,肚里寡淡,都想要肥肉,一来可以用肥肉炼点猪油留待平时炒菜用,二来肥肉解馋。骨头多的地方(如猪头、猪腿等)以及猪内脏都不想要,所以肉都是要搭配着卖的。这就要考验屠夫的刀法了,哪块肉搭配什么都是有规矩的,手上功夫好的屠夫根据买肉人所需的斤两,一刀定乾坤,然后按斤两和肉的位置,该搭配什么就搭配什么,该搭配多少就搭配多少,最后等到肉都分完,大家都高兴。

等把一头猪分完,东家的饭也做好了,大碗的坨子肉、大盆的血豆腐,鲜香扑鼻,让人馋涎欲滴。父老乡亲围着八仙桌,吃着大碗肉,喝着大碗自家酿的米酒,尽情享受,忙碌一年终于可以闲几天了。

等人都散去后,主人便开始忙着收拾。家里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娘舅叔伯照例都是要送一点肉的,而且分量都一样,不能厚此薄彼,以免造成亲戚们误会。猪肚子里的板油和大肠一般是不卖的,主妇们会把板油切成小块,装在一个大砂钵中用盐腌好待用,平时炒菜等锅烧热后,夹一块腌猪板油放进去,用铁铲压着在锅底、锅壁涂上一遍,再把猪板油铲出来下一次用,直到这块猪板油再也榨不出油来为止。积攒下来的油渣炒辣椒,是我们寐以求的一道好菜。大肠清洗干净后,主妇们会把它切成小段,用盐腌好,再裹上米粉焙干,等平时过节或家里来客人了,拿出一些和干豆腐一蒸,便是一道美味。除了过春节要吃的肉以外,主妇们还会制作一两块腊肉平时过节或待客吃,将盐渍好的肉挂在火塘上方,烤火熏肉两不误。

那时候,养一头一两百斤的猪至少要一年的时间,杀年猪对于忙碌了一年的庄稼人来说无异于过节。现在不同了,年轻一代都进城了,留守的老人无精力养猪,屠夫们的生意一年难得撞上几回。市场充斥着用饲料和添加剂快速催大的猪肉,味道比不上过去自家用米糠、红薯、南瓜等伴着猪草喂养的猪肉鲜美,纯香。过去杀年猪时的那份期盼与热闹自然也无处寻找了。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eefpkqf.html

杀年猪的评论 (共 4 条)

  • 倪(蔡美军)
  • 雪儿
  • 寒添羽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