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黄风赋

2020-02-22 20:39 作者:李映泉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黄风赋

2020年2月20日

方欲寝,忽闻有呜呜声自窗缝来。吾初不甚意,然此愈来愈大,愈来愈烈!且夹杂器物碰撞与碎片散落之声,不绝于耳。刹时转成怒吼!如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似万马奔腾,急驰而过:疑江河倾下,一泻千里;觉电闪雷鸣,天昏地暗;更似石磙、战车,轰隆然过屋顶…

吾一时惊骇不已,夫妻俩睡意全消。顿知一年一度之沙尘暴不期而至矣!遂辗转反侧,难以成眠。寻纸下笔,速记此事。吾忆此风当在半月之后,三月之初。岂料今二月下旬即至,心甚速奇也。

沙尘暴,亦谓黄风,黑风,百姓之俗称也。吾乃陇中祖厉人氏,孩童之时,故里每岁三月初,即有北乡(实今之靖远)刮来之大风,老辈人称其为黄风。一时天昏地暗,尘土弥漫,好似地震来临。农人们或急急收工,或抱头鼠窜,小孩各奔其家,落荒而逃。此情景几每年一遇,三两日即散尽,之后方迎来明媚春天,融融暖阳。

成年工作之后,来黄河之畔,观靖虏卫地,方知每年春首发作肆虐之狂风,乃为沙尘暴矣!且处其北部腾格里沙漠之南缘,其剧烈程度,远甚于故里。每逢之必飞沙走石,阵势更猛烈!打人眼目,难以微睁,甚或踉跄不稳,几欲跌倒。(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祖厉黄风,相形见拙,虽则弥漫,其势难及;虽则惊恐,力弱几成。既无飞沙走石袭人眼目之状,亦无摧人倒跌之烈,只觉昏昏漫漫,有些许温顺,像今之雾霾,然加深了黄土呛人,加深了尘埃颗粒,加深了阴沉持重。今思之,乃境内崇山峻岭,重重阻隔,风势削减而已!

时吾地正新冠肺炎防疫值班,狂风呼呼,满街疯窜。诸同事发微信,但见帐篷顷散,炉桌掀翻,狼藉一地,纷纷慌救。吾事后知,昨夜尘暴属九级上,实乃飞瓦拔树倒屋之罕见!

靖地之风,不仅夺人魂魄,吹失牛羊,更于沙尘弥漫数日之后,毀屋舍,坏农田,不可胜计。或低温霜寒,冻死禾苗;或东倒西歪,损之大片。更有甚者,沙尘过后,人畜伤亡,田野荒芜,颗粒无收。

西北沙尘暴,起于内蒙腾格里,巴丹吉林,甚或远地新疆塔克拉玛之沙漠,刮向华北、陕甘宁新之大部。甚或越秦岭,过黄淮,蔓洒东南。且年复一年,每达数次或十数次。虽感祖国“三北"防林体系及腹地生态绿化营之多年,大见成效,然则,天公一年一度,任意猖獗,一如既往,非人力所能完全之控也。

查史知,此风久矣!班固《汉书》载曰:公元32年,大风从西北起,云气纵横,四塞天下,日夜下黄土…。此乃我古藉最早沙尘暴之记录也。

有史亦载:公元300年西晋起,至清末,共发沙尘暴达四百余。上纪西北呈上升趋势,至90后达23次之多。21纪来,举国植树,人人造林,防风固沙之效大显,沙尘天灾逐减矣。至2016年,更降史上之低点。

行文至此,老夫实感庚鼠之年,天灾之大,人难之深重矣!时也,势也?有感而发此拙论,聊为风赋。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dxkbkqf.html

黄风赋的评论 (共 5 条)

  • 淡了红颜
  • 浪子狐
  • 程汝明
  • 雪
  • 李映泉

    李映泉谢谢红颜、浪子狐等等文友推荐、阅读!期待疫情快点过去,我们共同迎来春暖花开的新春!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