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那个炸棒子糖的

2019-05-03 15:01 作者:锦瑟  | 2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他出现在这条十字路口的第一天我就发现了,因为这条路是我上下班的必由之路。

他又瘦又高,看上去有些贫穷。我想买些棒子糖,想一想终究没买。

想买,有照顾他生意的意思,有同瘦相怜的意思;终究没买,这东西我并不吃,孩子也不吃,没有人吃的东西买来何用。于是在买与不买里徘徊一阵子,终究没买。

第二天看见他,我想起诸如:流浪者、吉普赛人、为了生活我们四处奔波之类的东西。我开始在心里称呼他为那个炸棒子糖的,有些同情他,可怜他。

第三天看见他,他正对镜抹面霜,所谓镜,是他那小皮卡后视镜。

第四天看见他,是里,十二点我值班回来,他居然就睡在车里,他的车就停在路边。(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第五天看见他,我问他每天都睡这里?他说是的。

第六天看见他,他正放声歌唱,一手拿着一个手机。我远远看着他笑,旁边卖花卉的小媳妇哈哈大笑着对我说,这小安徽可有意思啦!原来他是安徽的!跑这么远来卖棒子糖!我不由得杞人忧天,他结婚了吗?他一天能挣多少钱?他一路遇到过危险没有?他家人放心吗?

第七天看见他,他拿棒子糖跟旁边卖水果的换菠萝。

第八天看见他,他拿米花糕跟对面小卖部换泡面。

第九天看见他,他正刷牙。我想他从那里弄水呢?他去哪里方便呢?这附近没有公共厕所。

我发现他活的好帅!没人时他就玩手机,有人买他就让人家自己拿自己称,一点儿也不为生意着急发愁。

有时候一天来去两个来回不见一个人影儿,有时候又见围着一群大人跟孩子。没人不见他的悲观有人不见他的兴奋。

有时候见我在打量他,顺便送我一个浅浅的笑意。

这个棒子糖我估计殷实人家是不会让孩子吃的,不干净、不卫生、没什么营养,还上火。

这个位置是城乡分界线,往东就是去市区,往西就是去镇里乡下。这里往来路过的人们应该不会计较这么多,所以棒子糖还是有销路的。

第十天,他消失了。我以为他换地方了。

第十一天他又出现了。我发现他理了发,洗了澡,人看起来干净清爽了许多。

不知怎么,有事没事总会想到他。不由感慨人与人各有不同的活法。同样的年龄大多选择了打工,去工厂在流水线上挣扎,他却选择这样营生。有什么不好呢?

一年四季开着车,四处游逛,钱也挣了,至少养活自己不成问题,全国各地也旅游了。这皮卡白天是挣钱的工具,晚上就是居住的处所,美哉乐哉!估计也有旅途苦恼和凶险,但不为人知罢了。

但人活着是为什么?人干活儿是为什么?干什么样的活儿又是为什么?

只要自己乐意、快乐就好。

想起曾经的同情与可怜,我有什么资格呢?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doypkqf.html

那个炸棒子糖的的评论 (共 20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