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难舍的“湖南商专”情结

2019-06-17 11:11 作者:澧阳民政所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又是一年高考季,习惯性的浏览一下湖南高校招生目录,发现“湖南商学院”已悄然被“湖南工商大学”所替代,录取批次也由本科二批悄然跃至本科一批!

母校在飞速发展、提升,应该是件令人高兴的事,但我就是高兴不起来!相反,还有些失落!有点怅然!甚至还有那么一点犯嘀咕:这是我曾经求学过的高校吗?!是曾经培养过我的母校吗?!好象不是!但是,寻根溯源又应该是!湖南商业干校、湖南商业专科学校、湖南商学院,这一串串曾经的校名,真真切切又是湖南工商大学的历史前身,是湖南工商大学一步步发展的足迹!

虽然学校名称全非,单从校名上已很难找寻湖南商专的痕迹,但这就是我的母校!只不过是她已由弱小变强大、已由名不见经传的专科类学校在向叱咤风云的高等学府演变!

宛如一个个经过努力拚博、从贫穷的山村走向城市、已在繁华的都市扎根的农村子弟一样,尽管城市生活很舒适、惬意,但从骨子里认定、以前的山村仍是自己的“根”一样,湖南商业专科学校才是我真正意义上的母校!她,才是培养我成材的“根”!湖南商专学子,才是伴随我终生的标签!

(一)

我的湖南商专生涯,应该是从1988年的10月3日开始的。那年的高考,我发挥欠佳,仅以文科总分468分的总成绩,被湖南商业专科学校录取,在当年的8月下旬,收到了邮局转送的大学录取通知书,并按通知书的要求,于10月初远赴长沙求学。(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我是我们家的第二个走出农村的大学生,尽管没有专门替我办升学宴,对于我的升学,我们家还算重视旳,母亲还是安排了有长沙生活经历的哥亲自送、大姐姐全程陪同的“送学”阵容!

那次的入学经历,省城长沙,便给我上了“生动”、“惊悚”的人生第一课!

那天,我们一行三人到湖南商业专科学校办好了我的入学手续后,见天色尚早,因大姐和我都是首次到省城,稍有省城经历的哥,自当导游,带领我们转乘市内公交车,准备领略一下省城风貌、游览一回长沙烈士公园。

在长沙东风路的公交车上,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现在想想、更多的应该是故意吧,大姐站立的脚下,突兀的多了三张面值为一元人民币的纸币,毫无社会阅历的她心动了,感觉钱币的流失太可惜的,便下意识的弯腰捡了脚下散落的纸币,就在大姐弯腰的过程中,右手紧紧护住的皮革包移向了站立在她身后的一位年轻小伙,也就是在那一瞬间,皮革包的底部被划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包里面的部分物件洒落出来!左手拿着刚捡起的三张纸币、右手扶住包的大姐,一脸惶恐的将目光投向了站立在她身旁的哥和我!

亲人受欺,我们哥俩是绝对不可袖手旁观的!就在我们哥俩找准嫌疑对象、准备动手打架的时刻,公交车到站、那位年轻小伙率先挤出公交车、消失在人流中。见目标消失,我们清点了一下提包,损失不大,只是可惜了那个为进省城而专门购买的人造革提包!收拢心情,我们还是饶有兴致的购门票进入了长沙烈士公园。

也许是天意,那天,还真应了那句“冤家路窄”的俗语,游览完烈士公园,感觉饿了,我们找到了一个临近的便餐馆准备解决一下肚子的问题。就在那餐馆前厅,我们还真再次邂逅了那位划包的小伙子!他正坐在餐馆前厅,双眼向外张望,也许是在寻找下一个目标!也许是在等待同伙!就在和我们四目相对的一刹那间,他也发现了我们!在我们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瞬间,他跑啦!也许是他感觉到了潜在的危险!

在我们吃完饭、有说有笑的准备候车返程的站台点,几分钟的时间,一辆面包车急停在了我们面前,从面包车出来了表情并不友善的一群小伙子!足足有十多人!向我们呈扇形包抄了过来!

第一次进大城市的大姐惊了!我也呆了!毕竟,大城市的阴暗面与不和谐因素,大姐和我是第一次面对!临场处置能力几乎为零!稍有见识的哥倒是相当的冷静,瞥到了一辆临时停靠出租车,拉起我们、快速钻进出租车,不问租费价格的前提下,催师傅开车溜啦!当时的情境,直到现在想起来,我们还是不寒而栗!

进了湖南商业专科学校的校院之后,我们才算稍稍安心!才重新有了“底气”!因为,她是我的新“家”!我是她大家庭新的一员!

从那时起,往后的三年,不管在外面遇到了什么困难、遭遇了什么自认为潜在的危险,恰如受到了惊吓的乌龟、及时把头缩进龟甲一般,我都会及时返回湖南商专校院!因为,她才是我长沙的“家”!是我生活、并培养我成材的摇篮!

自那时起,我学会了遇事冷静、不冲动的处世经验,学会了主动接受坏的、好的社会环境的能力!才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成长”!

我坚信,现在的省城长沙,应该是没有了我们那次遭遇的场面!三十多年过去了,长沙发展得很好,社会也文明了很多!经济的发展进步,法治制度的完善和健全,也应该荡涤掉了许多社会的沉渣!

(二)

三叉矶邮电分局,那三年,是我光顾较多的地方。那些年代的高校学子,都是解决了身份的,用现在时髦的话,叫作解决了工作编制的人员!虽然,那时我们商专学生每个月有23元的生活费补贴、还有22斤粮票定量、也有每个月二包平价烟的福利,但日常支出的资金缺口,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每月的生活费及其他开支的不足部分,家里都是通过邮局汇给我的,到三叉矶邮电分局取款,尽管每次也只有二十元左右的额度,也还是一件相当愉快的事!那年代,通讯信息的不畅通,给家里写信,问候一下在家务农的母亲、告之当月的收支状况,是我每月的必修课!每月基本按时到达的汇款通知单及汇单上的寥寥几言的文字回复,亦是对我写家信的回应!

 和现在大学生境况有所不同,我们那一代大学生,是没有网络购物平台的,闲余时间购物,不是我们那一代大学学子的好!我也没有追星活动的喜好和经济支撑能力!

   餐票、理发、洗漱用品、在校内电影院看几场电影、在校外附近瞿家餐馆偶尔一次的小范围内的聚餐,应该就是除学习之外、我那几年的主要支出活动!

 因个人兴趣爱好相近、学习生活轨迹基本吻合,文平、小平、振华及彭荃,我们五人自发的形成了一个“小团体”,因了年龄的长序,我成了这个小团体的老大!直到现在,尽管毕业了近三十年,工作地域也是天各一方,只要相见,他们还是要亲切的尊称我“老大”!不关乎能力、不关乎社会地位和经济基础!见面时的那份热情与亲情永在!这,就是我湖南商专生涯的主要收获之一!也是我今生最应该万分珍惜的一份“拥有”!

湖南商专三年,我们五个人的餐票,每每到了月底,基本上是共用的,只是平常各自保管自己的那一份。那几年,受“接济”最多的,应该是振华老弟吧,他爱抽烟、且烟瘾大!饭量也不小!当年,商专的餐票在学校的商店和食堂内是可以通用的,每到月底,他的餐票就将告磬!每当这种处境到来的时候,我们四个,都有可能成为他的“餐票”输送对象!输出最多的,应该是彭荃吧,她是我们几个中的唯一女孩子,饭量小,家庭境况也是我们几个中较好的。

学校内每周一次的电影,我们几个应该是一场没有拉下的。那时代,没有手机、也没有电脑、更没有网络游戏,看一场电影,是那代人最好的娱乐消遣方式!轮流排除购电影票,是我们几个不约而同的默契,在没有手机联系的时代,我们几个能准点准时一同进电影院看电影,也应该是我们多次约定俗成的“演练”结果吧!

生日聚餐,是湖南商专三年我们几个约定不变的仪式!每当到了我们几个中生日的那天,其他的成员都会事先安排,相邀一起到距离学校最近的瞿家餐馆撮一顿。聚餐桌上,也是我们最开心最放松的时间,8元钱一瓶的邵阳大曲,应该是餐桌上必不可少的饮品,只是苦了我和彭荃两个,一个是酒量不行、一个是滴酒不沾!小平老弟的酒量大,往往也是主动劝酒者,每餐必劝酒,但很有度,实在喝不了的,往往也是说几名无伤大雅的顽皮话,也就罢了,从不会凭酒劲较真!因支付能力不足,菜品不多,但每次都是尽了兴致的,不喝到满面红光,一般不会散席的。记得有一次,因振华和文平老弟的酒兴也很高,相互推杯把盏兴致浓了,错过了就寝熄灯、校门关闭的时间,我们几个是摸着黑、相互拉扯着翻跃学校围墙进入校院内的!也算得上是集体违反一次校纪校规吧,也应该是仅有的一次!至于每次的聚餐费用,都是共同凑,实在凑不出的,也就算了,绝不会去斤斤计较的!因为,从情感上,从心底里,我们都彼此认定和接受了“兄弟姊妹”的身份!应该担负起“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情份!

彭荃应该是我们几个中唯一一个没有在瞿家餐馆享受生日祝福的人,因为她的生日在暑假期。这么多年过去了,每每想邀其余几一起共同为她补一次生日聚餐活动,但每次都会因这样或那样的原因不能聚齐!这也许就是一种冥冥中的另类不完美吧!

(三)

湖南商专学习和生活期间,在我的身上,发生过一件大事,一件令我现在想起来还感动不已的事情。那件事情发生在1990年的下学期,暑假返校之后的10月份。那一年,江南地区发生过许多起因鼠疫感染而引发的流行性出血热疾病!多名病患者因治疗方法不得当或延误治疗期而丧命!

不幸的是,我被感染了此疾病!万幸的是,我有一群亲如兄弟姊妹的学友!

因在暑假期间,我在老家下田进行过“双抢”劳动,至到返校,田地间农作物的培管劳作也没间断。返校之后,我一直低烧,因那时我身体素质尚好,就没太在意,认为挺一挺就好了,没有过多的去往坏处想,实在抗不住了,到商专医务室去诊治了一下,诊断结论为“感冒”,领了些治疗感冒的药,服用了几次,身体不适的症状时有时无!

就这样持续了几周之后,身体实在是感觉抗不住了!再次找学校医务室的医生看了看,受局限于学校医疗器械的检验能力、校医还是认为由感冒引起的发烧,只不过是病情较初期加重了些,应该输液!与当今偶一伤寒就打针输液治疗的办法不同,在那年代,感冒输液那是感冒升级治疗的诊治手段!是不经常使用的治疗办法!只适用于病情较重的病人!

听说要“打吊瓶”,大学室友们都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兄弟们是不会让我一个人孤零零的躺在学校医疗室输液的,自发的,他们开始了轮流陪护,陪我聊校院内的趣事、聊让我开心的事。

一天下午,外面下着大,也许是班级组织了集体活动,我一个人在学校医疗室的床上昏沉沉睡去,睡中,感觉浑身发烧、体内如蚁在撕咬!忍不住翻了几次身子,没有控制好自己的身体运动幅度,也许当时自己浑身无力,根本掌控不好自己的身体!翻身幅度大了,让外人觉得是“痛得在床上打滚”!

这一幕,刚好被进来探视的室友徐玉林碰见!

于是,一个快速救治通道开始启动!辅导老师杨润叶获悉情况后,马上联系了学校相关领导,紧急安排学校数量不多的学校公务用车送我上长沙市第四医院诊治!当天,一路大雨,送诊的车行驶到银盆岭时,车轮陷入泥潭而无法继续前行!当时,我的神智还是清醒的,只听见徐玉林带头大喊一声:兄弟们下车,我们去推!学友们也不管不顾没于裤管的泥浆,有的把鞋子丢到车上、有的干脆没有脱鞋,直接跳到泥浆路上,使尽全力、硬生生的把送诊车重新挤上了硬路基!

到今天,我仍然清楚的记得那些奋不顾身下泥巴路推车的兄弟姊妹们!我还想动情的大喊一声:感恩你们!有你们,真好!

到长沙市第四医院后,值班医生经过检查诊断,认为我病情严重,建议我转院至长沙市传染病专科医院治疗!

如果仅从医学名词上理解,传染病医院,应该是一个专门收诊传染病患者的。传染病患者,是一个令人不寒而栗,令人唯恐避之不及的对象!

能够主动进入传染病医院、并留下陪伴护理病患者的,应该就是“不是亲人、胜似亲人”关系人!那年,我就收获了一群胜似亲人的“关系人”!

那天傍晚,在长沙传染病医院办理好入院手续后,同学们陆续返校,振华和小平老弟留了下来,等待一切当天检验的医学报告;是,小平老弟独自一人主动留了下来,彻夜在我的病房里细心照顾!

当天,“送”与“不送”、“留下”与“返校”,同学们应该是有多种选择的,尽管,出血热疾病在人与人之间不会传染,但近距离接触感染源,终究不是一件好的事情!能够在病房内近距离护理,是需要下定决心和勇气的!也许,面对当时老大的情况,老弟老妹们根本就没打算做选择题!

两天后,接到徐玉林拍的加急电报,哥风尘仆仆的来到我的病床前,尽管知道了我是公费医疗,但还是随身携带了全部准备用于婚礼旳钱,以备不时之需!

流行性出血热患者,如果前期作了误诊、尤其是作了“感冒”诊治,十有八九是会难逃一劫的!我能够侥幸成为幸运儿,是因为我有了新的“家”,一个位于医疗资源较为丰富、医疗水平较为先进区域的新家!这个新家、就是我的母校湖南商专!还有一批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弟姊妹!两种因素下的完美机缘,促成了我的幸运,铸成了我的福祉!

感恩湖南商业专科学校,因为你在我人生旅途中如慈母一般的存在,让我贮备了知识的同时,收获了人生的一次无比幸福的“侥幸”、拥有了一批肝胆相照的朋友

我的母校湖南省商业专科学校能在短时间内实行三级跳,能够从专科类学校跃升于本科一类名校之列,除了抓住国家大力发展教育事业的机遇、合理整合教育资源、灵活运用国家教育政策外,也应该是那几代“湖南商专人”辛勤努力的成果!是母校的办学发展方向、培养实用性人材符合社会经济发展需要的必然硕果!

湖南省商业专科学校应该是有“校训”的,当年的校训语言,就处在学生食堂西北角、短水泥阶梯右手边迎校门而立的一块水泥宣传栏上,几行醒目的大字!只可惜离校时间长了,我还真记不起来了!湖南商学院的校训“至诚至信、为实为新”,应该就是那时校训的升级版,其精髓应该也一样!是母校踏踏实实办校、认认真真育人的方向!

在中国八十年代末期,“抽烟”、“喝酒”、“跳交谊舞”,哪一项不是被那个时代的社会所鄙视的行为呢?!但的的确确又是那年代“言商、洽谈”活动所必须的行为艺术!个人办“培训班”、“摆地滩”,虽然是现在的经济发展的必要补充方式,但在“割资本主义尾巴”时代的末期,亦是被当时的社会视为“洪水猛兽”的行为!

现在看来,我的母校,当时竟然顶住了那个年代一些“墨守成规”的浅意识流的压力!办校的发展方向、教书育材目的性的确很独特、开明,很前瞻!鼓励学生在校院内大胆举办各类培训班、在规则允许的范围内自由的摆地滩,默认了各类适应社会需要的“行为艺术”!让在校的学子亲身体验“言商、洽谈”的活动雏形,除了必要的理论知识贮备外,还极大的提升了在校学子的“情商”!为广大的商专学子毕业后快速的融入社会提供了快车道!这些,应该极大的迎合了“至诚至信、为实为新”校训精髓吧!

为您的务实的教书育人的手段点赞!我的母校湖南商专!

为您的良好提升发展态式骄傲!我们的湖南工商大学!

闲来澧水人

2019年6月于澧县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dorpkqf.html

难舍的“湖南商专”情结的评论 (共 5 条)

  • 听雨轩儿
  • 淡了红颜
  • 雪儿
  • 浪子狐
  • 心静如水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