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写给老妈

2019-07-23 17:52 作者:瘦马  | 1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您刚才在电话里说外婆好点了,也能吃点东西了,只是时断时续的。话语之间,您像极了遗落的诗人,音调沉郁赤诚,但终于没问儿媳的事,我知道这时您只是外婆的二女儿。”

……

老妈你好!你万万没想到吧,我会在这美丽的晚给你写信,你若知道了一定受宠若惊。但你别奢望能收到它,也别打听信的内容,因为我就没打算把它寄给你。你一定在心疼我家徒四壁,连几块钱的邮费都支付不起。其实还没到那般田地,只是一想到父亲诵读书信的严肃表情,再美的诗情话语也会碎成一粒一粒的石子,在他点燃一根烟的时候。

兴义近来杨柳岸晓风习习,又吹落了一地诗花思,和庄周遗落的蝶。门前爷爷种下的那两棵梨树,早已是“一枝带雨”了吧?我就钟那贵妃般的梨花,零落如寒枝上飘飞的,无争无扰,如诗经里的缕缕炊烟。

在这花落无声的夜里,老妈在做什么好玩的事儿?让我推开孩童的萱窗,天马行空地猜猜。一定以及肯定,在缝制那几双还未完成的布鞋。不怕你老人家生气,其实那布鞋除了不用我花一分钱,真没北京老布鞋好穿,最逗的它还自带皮鞋的咔呲声。在上星期,我穿着它去公积金中心送报纸,差点儿摔了个四脚朝天。你不晓得我当时有多尴尬,要是地上长个洞,我就躲里面眠了。一回到自己的窝,我就强制断绝了那双布鞋和我脚的亲密关系,还狠狠地把它打到了床底下,一连冷落了它好些日子。不过,你高兴就做吧,毕竟它是无法取代的。

在逝去的新的一天,父亲打电话说外婆病重,要来兴义治疗,但非常奇怪说你没随行而来。当时我就想啊,难道是受大老表结婚的刺激,心倍儿慌倍儿急了,到远方寻找儿媳去了?(你不知道远方在哪里,但你知道儿子一直为之痴迷)后来在小妹和小姨处方知,为了是否送外婆上来医治,你和舅舅们闹了分歧,生了气,听说还流了眼泪。(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老妈,你也太不爱惜自己了,又哭出病来怎么办?

在儿子的记忆里,你上一次流泪是在我第一次高考的时候。当时没考好(其实你知道,这是惯用辞令),录了上海的一所专科学校,去后发现学校没想象的好,费用还死贵死贵的,我心一横撕了录取通知书和档案,当晚坐着火车就去了深圳。那一夜我也哭了。后来你的三女儿告诉我,说你得知我不读书了,一个人去了广东打工,一连哭了好些天。我深知你痛哭的境界,非把自个儿哭病了不可。在我们六姊妹都还在家的时候,有好几次农忙时节你和父亲吵架,在床上一躺就是好些天,可地里的庄稼不等人啊,父亲的心那叫一个热锅上烤蚂蚁。后来没办法,父亲只好行使家主的权力,下任务喊我们几姊妹排队一个一个去请你吃饭。父亲喊了又喊,我们请了一遍又一遍、一天又一天,那场面真像一情景悲喜剧。不怕告诉你,我当时笑得不行,所以一听说你哭了好几天,加之也没好的去路,于是干脆借坡下了驴,回家继续寒窗苦读。

在你六个子女中,我成绩最混账,也最讨人生厌,常常被你家法(金竹条)伺候,每次无不痛哭流涕的。记得有一次,我和小华去“顺”三叔家的红薯吃,被婶娘逮了个正着,三叔气愤愤地上门要讨个说法。

那天运气也是霉得不行,正赶上你心情不美丽的时候。三叔还没把话说完,你拎着家法就冲了过来。好家伙,那真叫一个狂风暴雨,没几多时身上就见了效果。最气的是那些当哥的,别人被打得心慌,他们还在一旁嬉笑:“你憨啊,着打都不跑!”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有一次,小妹就受了启发,爽爽地玩了一把“逃跑计划”。事实证明,“肇事逃逸”是重罪!因此,一旦摊上这事儿,我就使劲哭,最好全寨的人都听到,反正我嗓门大,皮也够糙够厚。不过今晚我得好好唠嗑老妈几句,你打人也忒刁钻了好不好!你看被打了生生气,不吃次把饭挺正常吧,你倒好,不吃,行啊,接着打。每每趟上这事儿,我只好边哭边吃边流鼻涕,运气不好还会吃到些盐盐的不明物呢。

夜深了,天更凉了。老妈,还在缝制布鞋吗?我在说你的坏话儿,你是不是打了几个莫名的喷嚏?

我刚想停下生疏的笔,竟又看到了空空如也的钱包。去年春节的一天晚上,我们一家人围着古老的柴火拉扯了一会儿寨里的八卦,就各自玩起了各自的手机。没过多久,父亲刷“快手”无聊了,起身去了伯父家。你见期盼的时机已到,急忙把慈爱的目光移开手机,用乞求的声调对我说:“我那有七千多块私房钱,你添点儿把幺妹们的钱还了吧,自家姊妹也各是各的。”(老妈你真富裕,比儿子有钱)“年纪不小了,有合适的找一个……”见我态度坚决,你转开了话题。“老妈真老了,健忘了,你结婚时二十老几,在你们那年头算是老姑娘了吧?”……

你和父亲的婚姻父母包办的,我一度以为你们没什么感情,不过是将就的人,将就的一生。

在高中的一个夜里,家里刚买不久的猪仔掉进了茅坑,这可是一家子的“年猪”啊。父亲急了,没多想,驾着楼梯就下两几米的茅坑捞猪,哪曾想猪没捞着,反被臭气熏晕倒入了黏稠的粪水里——脚,不见了;肩,不见了;头,正在下沉……时间,空间,一下静止了,只有小妹的哀腔哭喊。忽然,时间狂奔起来,滴答,滴答……空间在收缩,嘣,嘣……世界即将窒息!“凤照亮,龙儿你去喊你二哥。”果决的话音划破死寂的空气,老妈就像回救彭城的项羽,百步飞剑一般跳入茅坑,一把抱起昏厥的父亲……老妈,你太可怕了,你的爱情是玩命的,织女根本不值一提。

如若天涯为邻,睡前给老妈讲个笑话。前几天我在网上冲浪,看到一个女星为幸福竟然和自己结婚,还举办了隆重的婚礼。自个儿嫁给自个儿,你说好笑不好笑?摽梅之年,嫁杏无期?老妈,你若再唠叨,我也学这么一出。不过,我不是嫁给自己,而是嫁给春风,省得被秋风误了我的春般前程。

母亲今夜心河流淌,眼睛不好,早些歇息,那布鞋改天再缝吧!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dnbpkqf.html

写给老妈的评论 (共 10 条)

  • 心静如水
  • 绿荫
  • 黄薛生
  • 诗心云卿
  • 风残炫舞
  • 淡了红颜
  • ★一生有你★
  • 聆听烟雨
  • 雀雀雀雀跃
  • 格列美湼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