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给妹的信

2019-02-10 15:38 作者:一明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小妹:

早上5:30醒来,第一个想法是还再睡一会儿,把闹钟重新定在5:45,放下手机。第二个想法,是要立即起来,坚持去早锻。所以就立马起床洗漱,然后换鞋出去锻炼。

外面天还黑着,楼下的早餐点灯火通明,四个人在忙忙碌碌。

我把风衣上的帽子戴在头上,护着头和耳。用口罩护着口鼻。但刺骨的冷风仍然不顾一切地吹着脸,虽然戴着手套,冷风也直往里面钻。

走在川流不息的阜蒙河边,看着无语的东流水。我想到了远在京城的姐,想到了还在医院忍受病痛的你。

脑海中闪现,昨天和姐通话时,姐的饮泣声。(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不知怎么,我想到了这样两个寓言故事——《东郭先生和狼》,《农夫与蛇》。我记不清这两个故事的原意了,但是却想到了妹你微信中文字所蕴含的态度和意思。

我想,不管怎么样。姐就是一千个不是,姐没有一点优点,姐也许对你发了飙……

小明过去在你眼中不也是一无是处吗?!现在呢,你借邻病友的话,说他很会办事。是的,通过短短的相处,小明是很好,会办事,也大方,也很细心体贴。这也是我当机立断快速离开的原因之一。我过去是怎么劝你的啊?!

如果不是姐,你想想,你会怎么样?我们家会怎么样?至于姐说过的什么有关父亲的事。你又何必当真呢?难道真的是想像中的那个样子,或者是你表达的那个样子吗?可以说,我不会当真的,就是姐说了那样的话,我也不认为姐不父亲,姐不疼父亲。要分清语境和环境。就像母亲大人在时,母亲有时想让父亲早点吃上热饭菜,按时吃饭菜。话说得也很难听。可是,你能说,母亲对父亲不好吗?所以,……

记得老表中,也就是申木,两口子N年前当着我的面说,姑曾在年三十早上烧香诅咒表弟,说让表弟死在外面,出门让汽车轧断腿等等的话。他们信誓旦旦地说是亲耳听到的。我当时听了他们这样说姑,我是怎么说的。我说,即使就是姑说了,也是一时气急,也是恨铁不成钢。可以说,姑是最痛爱表弟的。我知道,表弟现在对姑也很好。

一次次,姐去照看父亲,姐不说。

一次次,我开车去看父亲,我也没说。

我说了吗?姐说了吗?没有。

一句话,血浓于水,骨肉相连。我们是一母亲生。

我希望,你和姐,重归于好,一如从前!多想想姐的好!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dmlpkqf.html

给妹的信的评论 (共 5 条)

  • 淡了红颜
  • 漫舞洛城
  • 紫燕之约
  • 雪儿
  • 稚藕弋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